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你可以不信,但不能不敬——三爷给你聊聊真实的古玩圈


作者:齐州三爷  分类:鬼话

  文氏媳妇很担心,老公公孙老爷子,虽然把情况给他说了个清楚,可这几天,除了要去两床大棉被和家里的一麻袋石灰,并没有什么动作。
  这天,又下起了大雨,直等到晚上7点钟,外头麻黑麻黑了,孙二爷才陪着孙老爷子带着俩孙子回了家。
  文氏媳妇的眼皮蹦蹦跳的厉害,可看着几人,又没啥,就熬了一大锅姜汤,给大家驱驱寒气。


  等晚饭上了桌,老三也惴惴不安的回来了。


  孙德胜在饭桌上漠然良久,问“都处理好了??”


  孙二爷和孙三爷互相对视了一眼,“好了,放心吧爸爸,尸骨埋进大粪车已经出了城。这雨天,没人查。”
  “这下子,他可算遗臭万年喽。来,大家喝一杯!!”孙德胜舒展了寿眉,举杯,众人像完成了什么神圣使命一样,连着文氏媳妇和俩孙子,都举杯,一饮而尽。。。




  到了夜晚,风雨渐渐小了,座钟打了10下,孙老爷子把全家叫到一起“老三、老三媳妇,你们听我说,柱子和战儿,得走,今晚就走,老二给安排好了,先去湖北,再转道去重庆找他大爷。老三媳妇,给他俩收拾收拾!”


  文氏乍一听闻,以为耳朵出了毛病,想问,看看丈夫一脸死灰,嗫喏着说“爸,他俩还小,这么远的道儿,再说,咱们家这么多。。。。。”


  “都是大小伙子了!远道儿怕什么!这远道儿比杀鬼子汉奸还危险?!你俩说呢?”


  “我们愿意走,只是爷爷和父母。。。。”


  孙老爷子看了看抽着闷烟的三儿子,又瞅瞅玩着铁球的二儿子。


  “好样的!孙子们,北平不是久待之地,送你们出去,我早就想好了。1是咱们做了这事,再小心谨慎,日本人也得追查,2,你们走了,就留下了咱们孙家和张家的根本。你们把九龙阴阳和合归一宝砚带走,绝不能落到外人手里,一人背一个,万一有事,记住,就是砸了它,也不能让宝物落在日本人手里,它们,是咱们老中国的国宝,咱们老中国,是宁作玉碎,不为瓦全!要把宝物永远留在中华大地上!!”


  说的众人都是心里一热,老三媳妇抹着眼泪,收拾行李去了。


  孙德胜又把文老爷的刀和莲老板的宝剑,分给柱子和张战:“你们记着——好儿不靠父母养。自己的路,要自己走!咱们的老中国,是自打秦汉唐宋元明清历代列祖列宗们靠着金戈铁马、百折不饶的拼杀,才算传下来这一片辽阔的国土基业,绝不能让小日本子占了,也不能毁在咱们自己手上。。。。。。爷爷老了,不中用了,我和你父母,留在老北平,你们去重庆找你大伯,告诉他,爷爷没给咱们孙家祖宗丢人!爷爷。。。。。。要看着你们把小日本赶出中国去。别哭!去吧,收拾收拾,爷爷等着你们回来。。”


  俩人给众人磕了三个响头,各自洗澡换了短打扮的衣服,每人背了一个锦盒,其他两件章密的宝物,被孙二爷藏起来了。


  风雨漂泊中,柱子和张战,跟着孙二爷,一步一回头,离了家门,回首远望,一位长须老者,拄着拐杖,在大门口,凝视着自己,慢慢、慢慢消逝在雨帘中。。。。。


  章密失踪了。




  对于华北日军司令大将来说,除了大本营来的电报,说帝国海军在中途岛大败而归,就是这件蹊跷的事最头疼!




  因为自明治维新后,日本帝国的陆海军,就像一个桩子上栓了俩叫驴,谁也不服谁,平时为了军费、补给和名誉就内斗的厉害,到了战场,虽然上头有至尊至圣的天皇陛下亲自指挥着大本营,可两军还是为了针头线脑的小事儿,吵得天翻地覆日月无光!陆军听说海军大败,不仅没有兔死狐悲物伤其类的感觉,大部分陆军军人,包括大本营里的军官,反而都有些沾沾自喜,看热闹过瘾的意思。




  而章密的失踪,让大将阁下着实头疼无比。




  明摆着,定好了去东京献宝,大本营、内阁和首相乃至天皇都知道了,都一心热火盆似的等着呢,这可好,演戏的主角儿没了!




  八格牙路!这个混蛋老贼毛,跑到哪里去了呢??六国饭店被翻了一个遍,留在店里的俩保镖,被严密看押询问,打了个半死,也没看出啥毛病。
  气恼之下,驻扎在北平的驻军宪兵、特高课全城大封锁,挨门挨户的查,除了前门外的一家日本人开的店铺,说是接待过这么一位老头,还有人看见一辆挂着意大利国旗的豪华汽车,把章密拉走了。
  可再往下查,什么汽车,连根儿毛也没找到!!


  东京首相府,早就一天三个电报的催,东条首相正准备接收大东亚共荣的第一份礼物呢,可得到的却是特使失踪的密电,暴跳如雷的东条首相大人,下令必须查到特使的去向,而宝物必须按期送来。


  南京那边听说了此事,汪兆铭也大为不满的派来了特使,问询自己半拉子老师章密和失踪了两个76号特工去向,并向华北临时伪政府,提出了强烈抗议————怎么人到了北平就出事啦!!


  而驻扎在南京的支那派遣军总司令部,一向对各自为王的各地驻扎司令部不尊命令耿耿于怀,南京的大将司令官在参谋们的撺掇下,又密电东京大本营,把华北派遣军狠狠参了一本,直达御前。


  这里面,又夹杂着南北伪政府的不和、驻扎在中国的日本军方的不和、日本驻华军政首脑跟伪政府首脑之间的不和、东京大本营跟派遣军之间的不和、日本陆军和海军的不和。


  反正一句话,枝枝蔓蔓的所有矛盾仿佛一触即发,这事儿直接闹大了,闹得当事人,华北派遣军司令大将,整天在办公室里骂娘,骂的谁也不敢进门报告,东条首相大人忍不住,直接派遣内务省和东京警视厅的高级警官,来到北平查案。


  什么都不摸门儿的日本钦差更没章法喽,查了一个多月,什么也没查出来,倒是查出来不少日本军政官员贪污受贿倒买倒卖的真相,回去一说,被东条首相大骂一顿————这是战时!不要惹陆军!


  就这么着,司令官大将,好容易灵光一闪,见章密虽然失踪,可保险柜却在,便请来德国人,把柜子打开一看,三个锦盒完完整整,还贴了封条,便大喜过望————反正东京要的是宝物,谁送都一样,这年头儿,大家都得一床锦被遮盖严实点儿,与人方便自己方便嘛!
  于是乎,大将司令官亲自密电汪兆铭,说人虽然丢了,可宝物还在,赶紧派人来,再去东京献宝吧。
  还把俩关押的保镖放了,可属下报告,因为严刑拷打,俩保镖早就死干净了。


  死了就算了。


  汪伪政府也不想把事情闹大,又派了行政院的大员,亲自来北平,捧着锦盒坐了船,到了东京。


  礼物送上去,幸亏东条那个老窝瓜脑袋机灵,先憋着没启奏皇上,自己在家打开锦盒一看!
  立即下令把汪伪政府的特使抓起来送宪兵队了!
  原来,里头是个烂木头做的牌位!!上面用臭墨水写着————东条小儿之墓!
  大怒之下的东条,扭曲着鞋拔子脸,把剩下的俩锦盒打开了——一个是海军大臣的墓碑,一个,则是皇上万岁爷的墓碑,吓得他赶紧销毁了礼物。


  这事儿可不能叫昭和皇上知道,万一皇上知道了,还不得把自己看成无用的小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