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你可以不信,但不能不敬——三爷给你聊聊真实的古玩圈


作者:齐州三爷  分类:鬼话


  东条首相又密令华北派遣军司令大将破案,限期1个月,后来改成3个月,又变成半年。在日本皇上面前,东条就黑不提白不提这事儿了,仿佛原来大张旗鼓宣传的献宝一事,根本没那么八宗事儿似得!!
  华北伪政府也闲不住,调动军警四处搜捕,还是没用,最后,老汉奸们想起了京城老顾问的孙德胜,求爷爷告奶奶,总算把他老人家请出来,帮着查找案情——本来嘛,人家孙老爷子可是能人!还许下诺言,等破了案,高官爵位随便挑!


  孙德胜肚子里暗笑,假装不情不愿的,优哉游哉帮着查了半年多,求神拜佛闹得北平军政界乌烟瘴气,最后给了一句话———疑案!!另请高明吧!


  好家伙!连孙老爷子都没咒念,那这案子,十成没戏了!!


  就这么着,这桩悬案,就被记载在了华北伪政府的机密档案里,没了下文。


  可小日本的皇上,正为绝对国防圈被美国空军不断击破,日本海军转进、转进、一直转进快到了菲律宾!
  正在气头上的皇上,发现东条这个秃脑袋,真像日本帝国那位号称半个战略专家、被东条修理得冷板凳快坐穿了的大人物——石原莞尔说的那样:东条就是个能管十挺机关枪的上等兵!!


  昭和皇上的发小儿、内大臣、御前大臣木户侯爷,看东条失了圣宠,见风使舵的立即把那件献宝的往事密奏了,气的皇上万岁爷不依不饶————姥姥!!你连朕都敢骗!你小子等着,没你的好!
  转过年来,便示意木户侯爵,让东条赶紧递辞职书,官瘾非常大的东条首相,还不明所以的要求皇上信任,最后被皇上一顿训斥,当天一道旨意,便让他免官罢职,回家抱孩子去喽!


  冬去春来,民国三十三年的春天来了。。


  孙德胜叫上了老内弟李有德,慢悠悠走在老北平的南城大街上,街面儿上,尘土飞扬,鬼子们为了打赢太平洋战争,停了粮食供应,弄了些草料树根掺上高粱米、豆饼渣子,美其名曰——混合面卖给北平的人民,老百姓的日子更加难过了,可每天早晨看见孙老爷子,也就有了些许心气儿,觉得老北平,还是老北平。
  李有德坐在马车上,抱着把胡琴昏昏欲睡,快一年了,他身子骨越来越差,但精神还好,孙德胜怕老弟弟就这么去了,每天早晨,二人约好了,在南城见面,一起去天坛根儿吊嗓子。


  只是,他迈着四方步,李有德坐着马车,反正他累了,也能上去一起坐坐。


  孙二爷还在火车站做扛大个儿的大把头,三爷和媳妇文氏,也操持着家务,只有柱子和张战走了后,每年偷偷来个一两封信,报个平安。


  这就足够了。


  来到天坛根儿,李有德由伙计搀扶着下了车,摆好了凳子,跟孙德胜一站一坐,倒上香片茶,呼吸几口老北平干爽空气。


  “今儿来哪段??”李有德脸上的老年斑越来越多,可笑起来,依然是那位翩翩公子的模样。


  孙德胜玩了玩大拇指上的扳指——今儿,咱哥们来一出《定军山》。看看四周无人,远处的人玩鸟的玩鸟、吊嗓子的吊嗓子。便压低了声音:老弟,告诉你,小日本子在东南亚大败,海军快玩完了!你瞅着,估摸着这两年,日本人就得玩完滚蛋喽!!


  李有德老迈衰败的身躯忽然震了震,挺直了,手里的胡琴儿也越拉越快:老哥哥,您擎好吧!


  孙德胜酝酿了许久,伴着愈加嘹亮而高亢的琴声,掐着腰,提着气,张嘴就唱

  。。。。。。。

  这一封书信来得巧
  天助黄忠成功劳!
  站立在营门高声叫。
  大小儿郎听根苗:


  头通鼓,战饭造
  二通鼓,紧战袍
  三通鼓,刀出鞘
  四通鼓,把兵交


  进退都要听令号
  违令项上吃一刀!
  三军与呀爷归营号!
  (散板)
  到明天。。。。。午时三刻。。。。。成功劳。。。。。要成功劳。。。。!!


  那声音穿透力极强,庄重洪雅的音符,传遍了驻扎在南城的每一座日本军营,有些懂戏的日本兵,不知不觉摇头晃脑的跟着锣鼓点儿摇晃,还挺自然。。。。。。


  老黄忠一样的孙德胜,那高大伟岸的身躯,影影重重,像是飞起来一般,在天际中盘旋蔓延,一直笼罩了沿着燕山山脉绵延上万里的古长城、黑压压碧沉沉被老树丛枝覆盖的严实高大而灰暗的老北平的城墙,和那些锯齿样的城碟。
  就那么完美的、和谐的融为一体,傲然巍峨而坚韧的矗立在华北平原上,一年年、一代代,从不屈服,也永不低头,即使千万年后,变成废墟,也要用高大坚固的身躯,诉说着这个民族曾经的辉煌和胜利。


  这是一个怎样的民族,其坚韧、其强大,其深厚的耐心,其雄伟的力量,坚强弘毅的品格,就如同万里长城一样,历经千年万载而光辉万丈、而永恒不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