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你可以不信,但不能不敬——三爷给你聊聊真实的古玩圈


作者:齐州三爷  分类:鬼话


  一


  且说光绪三十年朝廷举办新政,慈禧老佛爷以光绪爷的名义,再度下旨大赦天下,所谓几家欢乐几家愁。
  自大明王朝边赫赫扬扬500多年的常州府孙氏家族,真是欢天喜地,高兴的无可无不可。


  为啥呢??


  原来,这孙家自乾隆爷之后,尽自门阀鼎盛,科甲出身的进士、举人在常州府的缙绅录上比比皆是,可是家中嫡派后嗣却是门丁不旺,传到了玉字辈这一代,孙家只有一个嫡子,叫孙玉宸,大有祖辈风度,生的长身玉立、风度翩翩、眉目俊雅、卓尔不凡,自小牙牙学语之极,便由太夫人教育了三四千字在腹内,到了13岁便进了学,诗词歌赋、琴棋书画样样精通,端的是贵门之后,16岁乡试就中了举人,在常州府是鼎鼎有名的少年俊杰,读书人的表率!!


  可惜那年进京会试,正赶上光绪爷有心大振天威,重新振兴皇朝,独立于亚洲,康有为、梁启超等人发动公车上书,闹腾的京都天翻地覆,各省举人数千人,参与此事。而孙玉宸正好血气方刚、忠义正直,就参与了上书一事。


  不料那位假装在颐和园悠悠岁月听戏赏花的老佛爷,见儿子要夺取大权,废除祖制家法,勃然大怒,立即调动荣中堂的武卫军入京护驾,康、梁得到光绪爷的密旨,跑得快,一溜烟去了东洋,只可怜那些举子和军机四卿———谭嗣同、杨锐、刘光第和林旭,吃了康梁的挂落儿,被老佛爷一道谕旨,在菜市口开刀问斩,落得尸骨不全!!


  礼部、刑部、步军统领衙门的兵丁衙役们,也奉旨把各省参与变法维新的举子们打得打、关得关,连同外省支持变法维新的督抚大员们,也被慈禧太后指令军机大臣、大学士们合议清洗,一时间大清国是风云变色、日月无光。


  由此,轰轰烈烈103天的戊戌变法,在老佛爷的乾坤玉掌的翻覆之下,被击得粉碎。


  而当年参与变法的孙玉宸,正好是江苏省极力保举之人,朝廷里的江苏大员,都着实看好他。不想他文采超绝,为强学会、保国会写了不少文章,成了名动京师的少年英才,连荣中堂、铁大人、张大人等人,都风闻了他的名字。


  俗话说人怕出名猪怕壮!!


  这下子,别的举子们被打被关了一阵,也就算了,毕竟朝廷与读书人共治天下,这位孙玉宸,却直接被老佛爷点了名!


  刑部正好是铁英铁大人掌管,铁大人不仅是刑部尚书,又兼着协办大学士、参与军机处,而且是八旗贵胄,最腻歪的就是江南读书人,听见内廷传出话儿来,说要拿孙玉宸等一干人贩,又高兴又解恨!立即传令,发了海捕文书,画影图形,要把孙某人拿入天牢,办个大逆之罪!


  幸亏朝中有几位江苏籍的大臣,风闻了此事,为爱惜地方人才,维护文脉,派人连夜将其送出京都,赠了银子,让他逃命去喽。

  这一走,就是6年,等到朝廷举办新政大赦天下,孙玉宸已经成了端庄稳重、儒雅俊逸的青年了,在杭州他舅爷爷家避难六年,连头都不敢露,只闷在书房里读书习字,烦闷了,就踢踢腿、练练太极拳,只是他聪敏好学,又天赋极高,六年里,广读经典,喜欢上了医学,便下了苦功夫,暗暗使劲儿,多多少少对古人的验方也颇有所得,后来竟然无师自通得会了医术,自然,这都是偷偷瞒着舅爷爷家的。


  听说朝廷大赦,孙玉宸异常高兴,又接到了家中母亲来的书信,思念之情尤盛,便告辞了舅爷爷,带了个小仆人,回常州府家中团圆。


  回了家,母亲一见儿子,俩人抱头痛哭,孙太夫人又细细问询了儿子当年的往事和舅爷爷起居,这才放了心。
  说“儿啊,你今年都22了,这么大人,又经历了这番大难,赶紧娶个媳妇,娘可等着抱孙子呢!!咱们孙家门丁不旺,可都看着你呢,你堂伯、堂叔叔几个房头,虽说科甲成名的不少,怎么都是人丁稀少,为了这,你爹临去世,还念念不忘,嘱咐了我好几遍呢!” 说着便抹眼泪。


  孙玉宸侍立在侧,又是安慰又是给老太太顺气,陪笑道:儿女婚姻,一切听母亲做主,前些年。。。。。。是儿子不懂事,闯下了祸患,让父母担惊受怕,父亲大人去世,儿子也没在跟前儿伺候,这回大赦天下,儿子没了罪。要好好读书,考个功名出来,慰藉二老。母亲看谁好,就是谁了。”


  听儿子这么一说,老太太转忧为喜,琢磨了半天才说:“倒还真有一家,也不是外人,常州府人士,还是咱们孙家的世交。”


  “哦??世交??”孙玉宸疑惑。


  老太太乐了”你那年在你爹书房里看书,不是还夸奖那部《二十二史札记》写的深刻,还让你爹训了一顿,写那部书的,就是这家的祖爷爷。“


  ”原来是他家!咱们常州府的赵家。儿子记得他们家俩小姐都出阁了,怎么还有女孩呢??“


  ”说起来也是,赵家自赵云松之后,也算诗书传家,不过功名上,没有咱们家繁盛就是了,他家女孩个个知书达理、人也俊俏。也巧了,去年你父亲去世后,他们家老爷子还来祭奠,后来我托你舅舅去答谢,你舅母见了他们家三小姐,真是不错。他们家老爷子跟你舅舅说起你,言语之中很是赞赏。后来我借着机会去拜访过了,见那姑娘也好,年纪小点儿,那正好。正好你又回来了,我看最近就把这事办了,正好遂了你父亲的心愿,也不必在意守孝三年。“


  ”既然如此,一切听母亲做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