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你可以不信,但不能不敬——三爷给你聊聊真实的古玩圈


作者:齐州三爷  分类:鬼话

  孙玉宸答应了,喜得老太太赶紧命人预备,这孙家家大业大,豪门办事方便,不几天就预备妥当了,就请人去赵家说亲。正巧,这天孙玉宸去净心禅院为去世的父亲祈祷冥福,又把自己经过的变法维新和要成亲的事,在佛前祈祷了。


  倒不是他怎么信佛,而是孙家传承下来的家规,这座净心禅院,乃是大明嘉靖年间所建,当时孙家还承袭的北平侯的爵位,端的是朝廷的勋贵人家。那位老祖先侯爷,非常信仰佛法,又从库房里,找到了当年初代侯爷孙振祖自元宫大内得来的藏地唐卡,重金塑造了佛像,尤其是七座狮吼观音,那是冠绝一时的宝物。这才修建了寺院顶礼膜拜,也算是孙家自己的家庙。


  后代子孙们,无论信与不信,逢年过节来此礼拜,祈祷家族繁华安康,成了多少年来的规矩。


  祈祷完毕,烧了金银纸帛,孙玉宸移步,细细欣赏着这座历经数百年的家庙,不一会儿,孙老太太也来此上香,孙玉宸便搀扶着母亲,一起游览。


  其实这家庙里的风景,母子二人都很熟悉,只是分离六年,母子情深,都想好好亲密的走走。后头仆人们远远跟着。

  放眼望去,殿阁严整、琳宫辉映,山门内钟鼓楼罗列左右,正中,是一座大雄宝殿,中间供奉着三世佛祖,

  各有两个胁从菩萨也系铜铸镀金,座后壁上绘五百罗汉贴金像,也都一个个天风衣带宝相庄严,栩栩如生。

  殿庑两侧一色浓金沥粉,一面绘着番佛、天仙、罗汉、鬼使,都是天衣装扮,戴着护肩、头箍、花冠、缨络……张牙舞爪神情诡异,不知都是什么故事。一面满墙金紫交错,绘有华盖、琵琶、降魔杵、流云托、九环锡杖和牛耳刀……还有什么宝幡、宝珠、方旗、风火轮,却是我佛在成佛前的种种故事以及在菩提树下证果后,诸天神佛前来迎接的往事。


  那一幅幅壁画神采奕奕,众位神仙佛像有的和蔼慈祥,有的若有所思,有的神情悲怆,有的笑语嫣嫣,都是前朝工艺,真是说不尽的仙风佛果,富贵潇洒。


  转到后院,是一座三层高楼临空矗立,飞阁碧瓦、红柱叉云、丹檐彩画、金绿耀目。这就是前朝嘉靖年间的孙侯爷,专门为尊藏七座狮吼观音建造的大慈阁了。


  母子二人进了大慈阁,边谈边走,一面礼佛一面看着种种金银辉煌的壁画、佛像和法器,来到第三层,就是尊藏七座观音的法堂了。


  孙老太太先礼拜了,孙玉宸多年未来,细细欣赏,正中是个一丈多长的红木大案,分别整齐摆放了大红五彩泥金的佛龛,里头隐隐约约坐着七座狮吼观音像,因为楼阁深邃,看不真切。
  只是佛前摆放的供器,端的是珠宝辉煌,晃人眼目,每座佛龛前头,都有一组镀金铜胎掐丝珐琅的五供,白银的七珍一份、赤金八宝一份,上头满满镶嵌着珍珠、珊瑚、松石和红蓝宝石,七珍八宝前头,还有和田碧玉贲巴壶一对,里面插着孔雀羽和吉祥草,镀金的金刚铃、金刚杵各一对,掐丝珐琅盆二尺高的珊瑚树盆景一对、尚有掐丝珐琅镀金的日月宝塔各一对、紫檀木座银镀金的小坛城一对。
  红木案的最外层,则是一对高二尺余玲珑剔透的象牙宫灯,里头燃着朱红的蜡烛。


  ”你看,这都是咱们祖宗摆设的,外头人不知道,其实,这些法坛和摆设的东西,自前明以来,就这么摆放的,祖宗们有话,不得随意更改。看着咱们家赫赫扬扬的,这些年我心里头有数,只这座家庙里的东西,有些个,跟大内的不相上下,你父亲怕有什么忌讳,就把这座大慈阁锁闭了,逢年过节的,你堂伯他们,也是在外头行礼,就怕这些法器东西让外人知道了,觊觎起来。
  你瞧,这是前些天你回来才打扫过的。我都很久没上来了。看着稀奇吧,这座佛堂,跟中原汉地的不同,七珍八宝,是建庙的老祖宗塑造的,仿的是藏地蕃俗,那碧玉贲巴壶,还是前明末年,从周延儒府中得来的,象牙宫灯,就是你老祖爷爷,乾隆爷南巡备办皇差,从杭州行宫里买来的,哎,说起来,也是100多年前的事儿了。。。。。“


  孙老太太絮絮叨叨指着珠宝辉煌的法器给儿子指点着,孙玉宸连连点头,他都忘记了自己家庙里,竟然还有这么多金银法器和珠宝。对于这些古董珍宝,自小以来,家里太多了,什么琉璃碗、玛瑙缸,也不知道被幼年而调皮的自己打碎了多少个,父母知道了,也是一笑而罢,今日从母亲的话语里,他才感觉到,原来这件件古物,都承载着家族的无数历史,还有深沉过往岁月中的故事和记忆。。。。。。。




  孙玉宸从没见过狮吼观音的造像,正走到红木大案上的佛龛前,要细细观察一番,不料,下头蹭蹭蹭有脚步声响,孙老太太心里一惊,没等开口,门口气喘吁吁跑进来一人。


  正是孙府的二管家!


  ”老太太、少爷!!快!。。。。。。快!!。。。。。家里出事了!多少。。。。多少穿官衣的兵丁衙役,把。。。。。把咱们府给围上了!!。。。。。把我们都赶到下房。。。。。。。一窝蜂的乱抄乱抢的,过不了多久,就抄到这里来了!!。。。。。。。。请老太太、大少爷赶紧想法子躲避!!“


  ”啊?!“孙老太太唬的脸色惨白,一口气没上来,顿时昏死过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