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你可以不信,但不能不敬——三爷给你聊聊真实的古玩圈


作者:齐州三爷  分类:鬼话

  二

  孙府的二管家来了匆匆忙忙来了家庙,一番话吓得孙老夫人连同孙玉宸并一家老小魂飞魄散,原本孙家是地方数百年的豪门大户,孙家又人才辈出,科举功名上出身的京官、外官颇多,这些在位的,虽说都不是特别嫡系的近支派,毕竟是一个老祖宗,相互之间多有照应,再者,孙老夫人的娘家亲戚里,也有几位叔伯兄弟在江南各省为官,所以,上回孙玉宸参与维系变法,惹下滔天大祸,才能在舅爷爷那里优哉游哉的渡过了几年。


  这些亲戚,皆是一荣具荣,相互联络有亲,天高皇帝远,这么大的地方豪门,别说县令一级的,就算是知府衙门和道台衙门,等闲也不敢随便来骚扰,孙家的在常州府的势派,简直比教过光绪爷的两朝帝师他们家,毫不逊色!


  连上回孙玉宸出事,都有人上上下下维持着,只追捕孙少爷,孙府这广阔富丽的大宅门,丝毫没有惊动,这会子突然有人来抄家!!这。。。。。难道是朝廷里头有了什么变化?!


  孙玉宸尽自少年英才、才华出众,毕竟才20出头,顿时慌了手脚,在大管家的协助下,先使劲儿给母亲掐人中穴,救醒了母亲,50多岁的大管家孙福还算镇定,又指挥着二管家回府打探消息、机灵的下人立即去常州府衙门探听。


  忙乱了一阵,孙老太太醒了,欲语热泪先流,脸色青白沧桑。对孙玉宸说“儿啊,看来咱们家这番劫难,是免不了喽,你不能在这里傻等,我老了,为了守住祖宗的基业,得留下,你赶紧收拾收拾,快走!越远越好!”


  说完,久经沧桑的老太太已然镇定下来,由众人扶着坐在拜佛的大红金彩跪垫上,抚了抚花白的头发。孙玉宸眼圈一热“母亲!!。。。。。。。何出此言!儿子在外头东奔西躲这么些年,好容易见了慈颜,母子相聚,儿子怎么能让母亲独自承担大难?自己溜走呢?!不行,我不走,我要留下!”


  ”住口!!听、听娘说,你这次回来之前,我就在家庙里求了一支签,我心里早有感觉,这回你还得出去避避,天意如此,娘年纪大了无所谓,你可是咱们孙家唯一的嫡脉,你真要是有个三长两短,别说我对不起你爹,更对不起咱们孙家的烈祖烈宗!!再说,只要人在,什么都会有!咱们孙家,自太祖公大明洪武年间,为太祖高皇帝东征西讨、屡立战功,才创下了这两朝600余年的基业,不能毁在你手里!“


  ”可是。。。。。。“孙玉宸跪在母亲跟前,有些不甘。


  ”没有什么可是。你是我儿子,还得听我的。这么办,孙福派人去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府、县两个衙门,也要去探听探听,现在回家拿细软和衣服都来不及,赶紧在这里想想办法,给少爷凑一凑,派人去咱们家在东街和北门里的买卖上,不管那处,先把现银都拿来,预备一辆好车、好马,先让少爷走脱了再说!“


  孙福连声答应着赶紧去办,众位下人见孙老夫人如此镇静,也都放了一半心。
  孙玉宸急的百爪挠心,还得听母亲的吩咐,只见老太太从袖子里拿出一张签纸条递给他”一会儿在路上看。“


  忙活了一会儿,孙福匆匆来报:”老夫人、大少爷!真是怪事!方才进咱们府的那些穿官衣乱拿乱抄的人,都被赶来的府台衙门的衙役兵丁撵出来了!有几个还被绑了,在大门外头示众,听带队的班头说,知府大人过儿会就来。。。。。。咱们是不是不用让少爷避难去了?“


  孙老夫人默默思索了会儿,断然道“不行,得让少爷赶紧走!看来这阵仗不小,即便是咱们想错了,可光天化日之下,没有朝廷命令,突然闯入咱们府中,不会是什么好事。银子预备的怎么样了??”


  孙福有些为难:“回禀老夫人,咱们出来的急,又没有料到会有这么一场事,都没拿什么银子,车马是现成的,各家买卖店铺,因没到年节该算账的日子,现存的银子都不多,只拿来了600多两,咱们现在又不能回府,这么紧急,我看。。。。。。。”
  孙福哈着腰,只用眼神往供桌上的金银宝石供器上打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