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你可以不信,但不能不敬——三爷给你聊聊真实的古玩圈


作者:齐州三爷  分类:鬼话

  四


  孙公子打尖儿的淮安府,在大运河沿途的口岸里,可是大名鼎鼎,这江北的繁盛,比江南苏杭一带,丝毫不差。


  自先秦时代,吴王夫差开凿了境内的邗沟运河,淮安一带就成了运河端点上一滴绝不可或缺的明珠,后来隋朝炀帝大开运河,这里更加成了连通南北的支点之一,宋元以来,更是参差十万商贾、贸易集散之胜地。

  连已然废除的南河总督衙门,也在此有公馆。


  大街上鳞次栉比熙熙攘攘的人群,丝毫没有减轻孙玉宸心中的离愁别绪,虽然他不是小心眼儿顶不住事儿的纨绔子弟,可这几年漂泊生涯,真的让他对这种生活特别厌恶,古话说——读万卷书,行万里路,毕竟人家古人可不是因为避难逃亡在外嘛!!


  因此,看到大街上热闹的人群,不由得他又想起来雍熙和睦的家族和日渐老迈的慈母。


  随心所欲的随便走了走,孙玉宸突然想起,淮安府最近在大清国出名,还是近100年前,嘉庆年间出的一桩奇案————也是晚清四大奇案之一的淮安奇案。


  说的是新科进士李大人被吏部派来两江查赈,后被山阳县知县王某伙同李大人的跟班下毒暗杀,又伪造现场的大案,最后李大人的族叔上京告了御状,先帝嘉庆爷龙颜震怒,一下子撤了上百名官僚的顶子。


  好歹那时候朝廷毕竟有些正经事儿,可现而今呢??听说连袁慰廷这种首鼠两端不学无术的人,都要升大军机,入主军机处喽,而那位领班军机大臣,福王爷,更是颟顸贪婪到了极点,卖官鬻爵、贪婪无耻,竟然在荣中堂身后,升了首席军机大臣!!老佛爷还用他主持新政!真是引狼入室,把咸鱼放在猫食盆里,这新政能搞成什么样子,真真不可问喽。。。。


  母亲临走塞给他一张纸条,说是拜佛抽签得来的,孙玉宸看了,却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那是一首五言绝句——

  游人杜陵北。 送客汉川东。
  无论去与住。 俱是一飘蓬。
  秋鬓含霜白。 衰颜倚酒红。
  别有相思处。 啼乌杂夜风。

  这首诗,在孙玉宸记忆力,仿佛是隋唐时期哪位帝王所作,当时因情况紧急,来不及细细思量,要是手头有部《文苑英华》就好了,不过诗意并不好,可也坏不到哪里去。
  具他想,母亲也略懂些文墨,必然是看了游人、送客和衰颜等等,觉得诗意大不吉利,才心里惴惴不安,说了那一席要诀别的话。

  但细细思量起来,这首诗应该送朋友远别,游历远方所作表现自己离愁别绪和深深怀念之意,按诗里的说法,并没有什么生死别离。


  所以,想了半天,孙玉宸并不觉得此行有什么生死攸关,反而跟他的心情有些相同,于是便稳住了心神。


  赵小姐送来的东西里,除了金银细软和吃食衣物,倒是什么信也没有,但此处无声胜有声,那些零零碎碎的东西,更表达了赵小姐的一番心意吧。


  正胡思乱想着,孙玉宸已然过了两条大街,前头街口上,里外三层围着一堆人,正在看什么热闹,孙玉宸平时不爱凑热闹,今天却站住了,他身材高挺,踮脚往里一看,不由得“咦”的出了声。



  原来,街边嘻嘻哈哈的人群里,躺着一个老道士,看起来60开外了,全身穿着补丁摞补丁、脏的看不出原来颜色的道袍,光脚穿着一双前后漏洞的破云履,脚趾头还漏在外头,腰间系着条草绳子,头上挽着个凌乱的道士样式的发髻,别了个小草棍儿,胡须、头发原本是花白的,可脏的乌突突,简直像个灶王爷。看脸上,连心事重重的孙玉宸都禁不住乐了————道士脸上皱纹缕缕,眉眼看不出来,上头都是泥垢和灰土,也不知道多长时间没洗过手脸了,厚的能搓洗下多少斤油泥,手上也是灰一道、黑一道,油乎乎的不知沾了什么。


  更可笑的是,道士手里还紧紧握着一根半人高黑乎乎粗圆的木棍子,想必是他的拐棍,四仰八叉的躺在街上,呼噜噜打着呼噜,看起来睡得挺香。


  一群闲汉和看热闹的人,都挤在近处指指点点,嘻嘻哈哈说着什么。几个有年纪的老汉看不过去,赶紧去附近店铺,说好话,端来了热茶和热水,给老道士喝,有的热心人,还跑去买了几个烧饼和热糕,用纸包了放在老道士身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