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你可以不信,但不能不敬——三爷给你聊聊真实的古玩圈


作者:齐州三爷  分类:鬼话

  端着碗的老汉捂着鼻子,被道士身上的酒、屁臭气和身上的气味熏得要吐,扶着道士要喂水,谁知道老道士牙关紧闭,有的人就说“老人家,别灌水了,看看他是不是有啥毛病??病倒在这里??”


  老汉摸摸道士的头,确实有些烫。众人一听说烫,都吓得撤步躲开,扩大了一圈。那老汉扔了碗跑出去远远的,找地方洗手去喽。


  因为这里虽是大江北岸,可历年来,潮湿之气深重,跟大运河离得近,春夏之际,最容易犯时疫,也叫瘟疫,又因为离淮河也近,一旦淮河泛滥,便成了黄水滔滔之地,过了水,必然要发生大规模的瘟疫,先是头疼咳嗽,接着便是上吐下泻高热不退,最后一命呜呼。


  这种病在淮安一带,往北边直到徐州府,那是令人谈虎色变的病症,每次瘟疫,都得死伤十几万百姓!光绪初年淮河发大水,水后瘟疫,朝廷救援的及时,还病死了数万人,这时正好春夏之交,当街的百姓一听这话,当然害怕了。


  孙玉宸倒是满不在乎,他在舅爷爷家自学了数年医书,虽说临床上没有大锻炼,不过,什么七诊八法都背的滚瓜烂熟,回家几天给自己家仆人看过几个,不料都是几剂药下去,都痊愈了,看老道士十分可怜,又听说是个外乡人,想想跟自己命运相同,便起了恻隐之心。


  一群人看孙玉宸稳稳当当走到道士身边蹲下,立即有几个好心人提醒:”那位公子!!别动他!看来是犯了老道时疫!我们这儿就怕这个呢!救不得!!小心把病气过到你身上!一会儿报了官府,只能扔出城去!“


  有几个嚷嚷着作势要拉孙玉宸。


  孙玉宸神态安详,不紧不慢伸手搭在道士左手的脉上,深思一会儿,又换了右手。。


  ”咦?!!“


  孙玉宸发觉,这道士脉象很怪!心、肝、肾的脉象宏大沉稳、张弛有度、不滑不浮、不涩不滞,跟个小伙子似得,不过肺有些受凉而已,昏昏大睡,不过是喝多了酒而已。


  诊脉完,孙玉宸笑了”诸位父老!这道士没有得什么瘟疫,是大醉受了点风寒,不碍事的,哪位老哥帮个忙,我的店房就在不远,搬到我店房里,三剂药就好!“


  众人见这小伙子俊秀不凡,神态安详中带着浩然正气,都从狐疑变成了啧啧称赞”看看人家,多热心!!“


  ”谁说不是!这么年轻就是个先生喽!我看,保管没啥事!“


  ”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谁救不是救,这道士虽不是咱们这儿的人,咱们也得多积点阴德不是??这位年轻先生,您说,把他抬到哪里??我们出力!“


  要说那时节,真是民风淳朴,温厚善良,虽然都是普通百姓,可都敬天仁爱,几个老汉便指挥着年轻人,也不嫌弃肮脏,七手八脚抬着老道士,跟在孙玉宸后面,回了店铺。


  在一群百姓的啧啧称赞中,孙玉宸觉得自己心情大好,或许,这就是做好事的感觉。


  那道士被一群人抬着,睡得昏天黑地,还是紧握着那根木棒子。众人到了客店,老板一见有些皱眉”大爷,不是小的没良心,可这店里住了这么多客人,这道士又身份不明,万一。。。。。。。“


  孙玉宸淡然一笑:“老板,无妨的,就算在我的账上,我和仆人是一间房,再开一间吧,用什么东西,还得麻烦你店里的小二哥给跑跑腿。”


  老板一听有生意,便默许了,又听父老说孙玉宸是位先生,会看病,立即换了一副嘴脸,赶紧收拾了一间上房,让孙玉宸和孙安住,道士住孙玉宸原来那间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