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你可以不信,但不能不敬——三爷给你聊聊真实的古玩圈


作者:齐州三爷  分类:鬼话


  五 夏雨越来愈大,一声接一声的闪电猛烈的撕开天空,瓢泼似得大雨下的京城一片雨幕。 一声偷偷的敲门声惊醒了正在熟睡的刘安生刘公子,练武之人,本来睡眠就警醒,加上最近听说宋小姐要出嫁,那是心乱如麻,谁还睡得着??
  “谁??”
  没有应声,门环又悄悄响了两声,刘安生披衣起床,开了一条缝隙,两个黑影婷婷袅袅闪了进来。 屋里没有点灯,刘安生忽然闻到一股淡淡的脂粉香气,血气方刚的少年情怀,立即被引得心猿意马起来。 赶紧平平心情,问——是翠环吗??
  “刘公子,是我们家小姐带了翠环,前来搭救你!”
  黑暗中,刘安生只能借着闪电和霹雳的震动亮光,注视着面前的宋小姐。 批了雨披的宋小姐,看不出穿戴,只是强忍着镇定,脸上也不是雨水还是汗水,只瑟瑟发抖着。 刚要开口,刘安生的读书人书呆子脾气有点犯了——宋小姐,这么晚了,男女授受不亲,刘某是个正经人,只是。。。。。。 ”我的公子爷!你是糊涂油蒙了心啦!我们小姐不是正经人?!是有人要。。。。杀您!!“
  翠环压着声音为小姐打抱不平,气的都想拿扫帚抽他——这爷们儿,看起来高大魁梧的,书呆子气太浓了。
  ”没工夫细说了,刘公子,这里不是善处之地,我爹和那个狼羔子要杀你,已经准备动手了,公子赶紧出去避避吧。如果。。。。如果有缘分,咱们再会。。“
  刘安生一时毛骨悚然了!!几乎忘情的握住宋小姐的双手,根本不信她的话,宋老叔确实对他很是失礼,脸上的冷漠,是个人就能看出来。可、可公然在天子脚下杀人,他瞬间有些动摇! 但由不得他不信。哪有自己知书达理的闺女污蔑父亲的?!立即攥紧了拳头,握得小姐一阵疼。 窗外轰隆隆又是两个闪电过去。 ”千万别耽搁了,这是翠环的妹子伺候酒宴才听来的,宋公子,岂不闻知人知面不知心的老话儿??我虽是个女儿家,也读了几本书,知道世道的险恶,公子大才,必有出身的那天,千万不可为此不顾身家性命,既然我相中公子,必当来救护,这是300两银票和几件首饰,就当个盘缠,公子速速离去!“ 看的出来,宋小姐第一次见了父亲之外的成年男子,还是自己心仪的,脸色涨的红润。
  说着递过一个小包袱,想想,又从腰间解下一块玉佩递过来“公子权作纪念吧。翠环,送公子从后门走!快!“ 刘安生急切间听出了宋小姐的无奈和急迫,感动的不知所以,他是身无长物之人,赶紧把玉佩揣进了怀里,又把宋小姐的包袱赛回去——大恩不言谢!小姐之情,刘安生毕生谨记,这些东西我不能要,我这里还有些积攒。
  说着立马收拾了自己行李,想到小姐的温情,想赠给小姐一件随身之物,可找来找去没啥东西,猛然想起父亲去世前给他的那个小盒子,说危难之时打开,这不就是危难之时吗?! 赶紧打开了,里面是一把小刀和一件扳指,底下还有一封信,来不及多想,刘安生随便摸了扳指塞进小姐手里,那冰凉的触感,激的小姐一阵颤抖。
  出了屋,翠环在前,刘安生随着小姐慢慢走进后院,淌着花间小道上的积水,转过一个小屋,眼见一个黑乎乎的角门,翠环站着摸索出一串钥匙,打开了,刘安生一看,外面黑洞洞伸手不见五指,闪电不停划过天空。
  四周一片翻江倒海风雨雷电声,震得人肝胆欲碎,激动、紧张而感动的刘安生紧紧握了握宋小姐的手,抱抱拳头,转身大步离去。。。。。。

  又是一声闷雷在头顶上划过,宋小姐借着翠环的手,谨慎的回房,手里紧紧握着那枚扳指,手中刘安生身上那股炽热还留恋不已。 转过天来,宋小姐就一病不起,起初只是普通的伤风,可毕竟是花一样的年纪,心里装不下事儿,又惦记着刘安生,又怕父亲来追查,又害怕病好了就得出嫁,整天胡思乱想,因此身病好治,心病难医,这么着,病体就越来越沉重了。

  宋胖子听家丁说刘安生不告而别,大惊失色,心知有内鬼报信,一时间却查不出来。毕竟京城杀人跟战场上不同,加上心怀鬼胎,惶惶然了几天,后来,还是司马可手面大,暗地里,请了五城兵马司的老爷,下了搜捕文书,说刘安生盗窃官帑、畏罪潜逃,四处捉拿。闹了好几天,也不见人,可听说小姐病了,就成天大包小包的送礼,来探望,虽说进不了闺房,也算隔岸闻香吧。

  十来天过去,宋小姐竟然气若游丝了,吃了多少药都跟泼在沙滩的水一样,不管用。 宋胖子和夫人长吁短叹,来了闺房探望,夫人哭天抹泪的呼喊着,眼看这位花容月貌的女儿,就要去了。。 ”咦??“宋夫人见昏睡不醒的女儿手攥着拳头紧紧的,想掰都掰不开,以为是女儿心理有事放不开,叫宋胖子来看。

  宋胖子一手掰开女儿的手,赫然出现了一枚晶莹翠绿的男子带的扳指!!脸色立即沉了下来。 那当儿,尽自外面世界大势早已风起云涌,京城里的那些王孙公子、八旗子弟,还沉迷在祖宗的功劳薄上,竞相奢华,各种老的、新的、中国的、外国的玩意儿层出不穷,珍奇斗艳。

  话说旧时京城有这样一话由儿,说“子弟手中三件宝,扳指鸟笼玩核桃。”其意明显,是指京城纨绔子弟们平时所玩不外乎老三样儿,斗大的扳指套大拇指上,养八哥金丝雀儿提个鸟笼,手里把玩俩核桃,没事儿出前门听个戏,寻俩小妞儿喝个花酒,这日子也就一天天过去了。

  这三件儿玩意,加上鼻烟壶、京绣八件和扇子,那是京城八旗子弟们最爱的物件,鸟笼子和核桃,还得分个品级、阅历和年龄,而扳指,那是京城里,上到亲王贵胄,下到年轻少爷,内到皇帝皇子中堂侍卫、外到督抚将军们最爱之物。 这物件,没有任何材料、年龄和品级上的限制,因而,各人都龙王爷赛宝似的,花了大价钱从四处踅摸。

  连京城子弟书里,都有专门形容这玩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