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你可以不信,但不能不敬——三爷给你聊聊真实的古玩圈


作者:齐州三爷  分类:鬼话

  ”道长,既然如此精通,请给小可算一算此次远行吉凶如何??“


  见孙玉宸诚恳,道士笑道:”公子既然有慈母求签,何必由贫道再算?“


  ”啊?!!“孙玉宸大惊失色,母亲给他那张签条,被他秘藏起来了,这道士怎么会看见??难道他会穿墙不成?!


  ”道长真是活神仙!~!小可临出门前,家母确实给了一张签字,只是意思太深奥,想了半天猜不透,还请道长指点迷津!“


  说着,从怀里掏出一个五彩缂丝的荷包,拿出一张纸条递给道士。


  游人杜陵北。 送客汉川东。
  无论去与住。 俱是一飘蓬。
  秋鬓含霜白。 衰颜倚酒红。
  别有相思处。 啼乌杂夜风。


  道士看了一眼,递换给孙玉宸,笑道:"公子的令堂是不是为此忧虑??”


  “是。小可也读过几本书,只是这首诗,实在想不起是哪位先贤写的了,这诗意也难解的很。所以才请道长指点指点。”


  道士慢慢踱了几步,有些意味深长:“什么神仙??这世上神仙是没有的,要是有,我还能在这淮安偶然风寒,遇到公子搭救??这是隋朝末帝杨广的诗,原名是——别宋常侍,一首送别故友远行的诗作而已,没有什么,令堂多虑了。”


  “哦,那。。。。。。其中还有别的深意吗??”


  “嗯,深意??说到杨广,史书中对这位天子多有误解,其实不论他末年所为,就是修了这条贯通南北,流传千年而还在造福庶民的大运河,也算功过相抵喽,后代大唐帝王们,不也是跟他有亲戚??不过是王朝流转抹黑前代的权术而已。所谓纣之不善,莫如是之甚也!


  据此诗看来,公子前途漫漫,还有几番奇遇,有道是天道茫茫、圣人难知,望公子敬身修德、格物致知,多多谨慎 小心,敬天命、尽人事则可保无虞。乱讲一些佛道因果,说什么天恩祖德,对于公子,岂不是闭目塞听、昏茫茫不知所措,徒乱人意的想法??”

  孙玉宸听道士之言,悚然心惊!这番话,直入他的内心最深处,说中了他的软肋!!自己正好有些对前途渺茫,身上又背着朝廷抓捕,怎么道士全都知道了似得?!!


  这道士,让他突然觉得有些可怕。。。。。
  月明星稀,微微的晚春风气挂着些花香,轻轻拂面而来,让人顿时轻松了不少。

  老道士还是笑眯眯看着孙公子,淡然说到“公子勿惊,咱们只是闲聊嘛。贫道着实喜欢公子的风度神采,才多说了几句,不过,贫道一心朴诚,公子却有所保留,所以被贫道的话语说中了心事而已,你我二人相识便是缘分,按我道教说法,这就是“数”,就是佛家说的“缘”,既然有缘相见,公子又仗义搭救,贫道行走江湖多年,岂能坐视不理??公子且安心休息,贫道少不得陪你走上一程。“说完打了个稽首,回房睡了。


  起初孙玉宸觉得道士故弄玄虚,可一席藏头露尾的话听完,却让他对自己救的这个老道士真心敬佩起来,看着他道家打扮,可言语中又儒、释的涵义都在其中,这道士,太不寻常喽。



  第二天启程,孙安不情不愿的赶了马车,车上的孙公子和老道士俩人却聊得热火朝天,腹有诗书的孙公子无论聊起什么经史子集文章典故,这道士都能对答如流,还讲述一些自己的看法,一会儿谈禅、一会儿说道、一会儿聊江湖往事,一会儿说前代帝王,俩人说的天花乱坠地涌金莲,不大一会儿,连坐在前头的孙安都听得津津有味。


  走走停停,孙玉宸发现,顺着运河两岸走,果然不太平,车马一路走来,或是打尖儿、或是下车吃饭喝茶,道路上、运河里,不时有各色人等,或者穿着破烂、或者衣着光鲜、或者是彪形大汉武士带刀、或者是茶摊路边做小买卖贼眉鼠眼的商人,都不时盯着自己这俩赶紧华丽的马车细看。


  没到这时,老道总要把那根从不离身的木棒子伸出窗户,梆梆梆在车窗外头敲上几声,可煞作怪!有些方才还虎视眈眈不怀好意的目光,顿时变成了温顺的绵羊,有的在河里船上还抱拳拱手,更多的是双手在胸前、前额上比划着什么奇怪的动作。



  这道士也不含糊客气,每到一处住所,都半个主子似得大喊大叫的吩咐孙安跑前跑后,要酒要肉,每日三餐,都大口喝酒大块吃肉,胃口好得跟棒小伙子一般,吃完就往床上一躺,睡得昏天黑地,银子自然是孙玉宸支出。
  有时到了名胜古迹,还拉着孙玉宸一起登高望远、游览胜地,完全不拿自己当外人。


  这可把孙安快气疯了!整天想怎么作弄这不长眼的道士一番,又埋怨小主人不懂事———逃难之中,谁知道这道士是何方神圣,哪路贼王?!!万一是个坏人,把他俩宰了,俩人还帮着人家数钱呢!因此十分不乐,可道士这头儿,看在眼里,却并不在意,只是每日聊天、走路、喝酒吃肉,时常游览。


  这一路,就走了数百里地,过了徐州府,又过了淮河地区,进了山东地面。


  孙玉宸跟道士也越处越熟悉,每日谈天说地,一点儿也不寂寞,反而觉得路途中有此朋友,真算是因祸得福了。


  大运河到了山东,就比江苏那边好一些,毕竟100多年前乾隆爷六下江南,山东这段修的比较坚固,又没有经过很大的灾荒,所以,孙玉宸准备走水路,谁知老道听了,却劝孙玉宸还是走旱路,这里离直隶省不远了,过了山东德州,就算进了直隶,又不赶时间,还是走旱路稳妥些。


  这天刚到枣庄,老道又嚷嚷着吃肉喝酒,等找了家客店,三人入住,摆上酒宴吃完了,第二天起来要启程,老道却说:“孙安小哥,找些酒肉来。吃完再走吧。”


  等摆了酒席,老道却不似原先那样吃喝,只浅尝辄止,孙玉宸觉得奇怪,正要开口问,道士说:“孙公子,送君千里终须一别,这些时日,贫道陪伴公子游历,自己也跟公子学了不少典籍文章,但贫道还有些俗事要料理,这样,今天就算贫道为公子践行,祝公子主仆一路平安。”


  说着,道士跟孙玉宸、孙安碰了杯,也不管那俩人目瞪口呆,自己饮了。


  这些日子孙玉宸正跟老道相处的亲密,又驱逐了路途寂寞,一听老道要走,大为不忍,顿时有些难过:“道长何出此言??你我虽萍水相逢,但相处有日,小可不忍心跟道长离别,何不一起再走一程,到了直隶省分别不迟??或者道长跟小可一起入京,游览一下神都风采畅游一番,也好。”


  老道并不回答,只笑吟吟说“这一路就走的够远了,再说千里搭长棚,没有不散的宴席,公子不必忧伤。呵呵呵,莫愁前路无知己,天下谁人不识君!这一路多亏公子和孙小哥照料,贫道也很久没有这么高兴了。临别之际,没有什么相赠,上次公子让我推一推吉凶祸福,贫道只暗暗推算了,只是请公子记住那日在淮安府你我聊的,入京之后,敬天命、尽人事,修身养德,不到三年就可还家。

  还有一句话奉上————身有异宝,不可轻视于人前,身怀技艺,不可轻露于人前。莫道昆明湖水浅、二马相逢黄粱熟。


  哦,还有贫道这跟拐棍,跟了我40多年,没有什么大用,公子前途也许用得着,贫道就借给你用些日子,公子可要好好保存!!行路时,把这根棍子用红布包裹,绑在车厢外头,一定记着,入了京都,摘下来保留好,待日后,贫道自然自己来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