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你可以不信,但不能不敬——三爷给你聊聊真实的古玩圈


作者:齐州三爷  分类:鬼话

  六

  离别了老道士,孙玉宸若有所失,可孙安很高兴,他觉得,终于把个混吃混喝的老头给弄走了。
  少爷也是,从来没出过远门,还整天跟个身份不明的老道士念叨着聊个没完,谁知道他是干啥的?!江湖深远、世间险恶哦,孙安从小就听爷爷说,反正,他的想法就是陪着公子爷平平安安到北京。


  要不说还是世族大家,那车马,溜溜走了上千里地,人吃马喂的,还算强壮,拉着孙公子,继续前行。


  这一日出了枣庄,人迹就开始荒凉喽。说是华北大平原,可这地界广阔得在江南长大的孙氏主仆看起来,简直是无边无际、辽阔到了极点!


  放眼望去,不论视线所及,全是一望无际远到天边还在不断蔓延的田地、山川、河流、村庄和森林野地。映着初夏的阳光,潺潺袅袅的薄雾和炊烟佐以粗壮的男男女女和洪亮的歌谣,都让两人入迷,很像进入了另外一个陌生而神秘、苍茫而壮阔的世界。。




  天空有些乌蒙蒙的,车厢里的孙玉宸百无聊赖,坐在那里发呆,赵小姐送的吃食已经吃完了,衣服也穿在身上,只有那一大包细软,安安稳稳陪伴在他身边,除此之外,还有孙安不时为了让他打起精神聊起的家乡事。


  孙安自然没有啥学问,可是作为忠诚的仆人,他觉得自己有义务让公子高兴,虽然他说的笑话一点也不好听。


  赖洋洋的太阳,像是摇摇欲坠,触目所及的运河里,也没有啥船只,只有岸边一些破败的商铺和小饭馆儿,在那里等待客人。


  突然,西边山地上,由远及近传来一阵细细粗粗的马挂銮铃声!


  嗒嗒嗒。。。。。。


  孙安放缓了马车,还举着手往远处看,一股烟尘滚滚而来,幸而他眼神好,仔细一看,大惊失色!


  是几十匹快马如飞似电,直冲着二人马车飞奔而来!!


  ”啊!我。。。。。。。我的爷!!怕是响马!!这山东地界,自古就有响马甲天下的说法,公子爷!咱们遇上响马啦!您可抓好啦!“


  孙安这一咋呼,惊得孙公子撩开帘子一看,那几十匹飞骑眼看就到近处了,为首的乃是一位彪形大汉,黄灿灿络腮胡子,身高体壮,更骇人的,他身后都是壮年的小伙子,个个凶神恶煞一般,背后都背着火铳,有的马上,还挂着雪亮的雁翎刀!!


  这汉子更是威风,全身玄色短打扮,得胜钩上挂着一把紫金鱼鳞阔背刀,足有5尺多长,腰里隐隐约约还插着两把撸子!!(撸子就是清末对手枪的俗称)


  汉子大声吼道:“那边的马车!!给老子停下!!再他娘跑,老子全宰了喂狼!!”


  这声吼,如同半天里打了声响雷,吓得孙安差点从车辕上掉下去,哪还敢停车?!立即挥动长长的马鞭子“嘚!!。。。。。驾!!!”下手又快又恨,抽的马生疼。


  再看这匹马,四蹄飞腾、口中咆哮,一溜烟开跑喽,两边的车轮咕噜咕噜震得车厢里的孙公子昏天黑地,昏昏沉沉,后头几十匹快马打着唿哨越来越近!


  眼看危险将至,孙安下了死命抽打车马,他可知道,自己这条小命无所谓,可公子爷是位才子,又是孙氏家族的嫡传后人,孙家虽然富贵了600多年,可千顷地,就这一根独苗子,万一死在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荒野,岂不冤枉!!还有主人家、爷爷对自己看重的期望呢!


  后头的汉子在马上微微邪笑着大喊:“好小子!!敢他娘的不听爷爷话!哈哈哈哈,想从爷爷手里逃出去,也不打听打听爷——山东三虎的名号!来人!给老子放枪!先往马上打!”


  汉子后面青年们都呼啸着大笑,摘下长枪就要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