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你可以不信,但不能不敬——三爷给你聊聊真实的古玩圈


作者:齐州三爷  分类:鬼话

  越想,孙公子心里越纳闷。突然想到什么似得,拉过孙安的手,写道——老道士借给咱们的那根棍子呢?


  孙安开始还迷糊,怎么公子问这个,偷偷掀开车帘往外看了看,那根黑乎乎的木头棍子,正是他,找了块红布,结结实实绑在车厢外头呢!!


  顿时就恍然大悟,写道——-我的爷!!他们哪里是认错了人!是认错了老道士那根棍子!看来,这老道不是什么好人!肯定是个山贼头目,这下子坏了!


  孙公子听了,顿时倒吸一口凉气,闭了眼,听天由命吧。




  外头车辕上的大汉,赶车也是一把好手,这车走的不快不慢,稳稳当当的,汉子还问:”这次长老来江北,怎么提前不发个帖子给俺们,哎呀,这可是好多年没有您老这么大的人物过来喽。记得上次帮里的大先生来,还是小日本子打威海卫,一晃都十来年喽!嘚。。。。。驾!!我们帮里这些兄弟们,虽说在山里待久了,可都还是劫富济贫,没敢打别的主意,都尊奉着关老爷的神位,请长老回去一定给众位大先生说说。今天是大水冲了龙王庙,一家人不认识一家人,也请您老千万别放在心上,您老放心,只要是在直隶山东这块儿,大大小小的山头,全是咱们帮里的兄弟们。。。。。。。“


  这汉子变得像是个账房先生,把哪路山头有多少人、领头的是谁,每年能收入多少银子,谁跟谁不太好,谁跟谁听话,听得孙玉宸像是听天书一般,如坠五云深处。


  过了大约小半个时辰,看看进了大山有一段时间了,转过几个弯,来到一座小山跟前,山也不高大,停了车,汉子把马车吩咐人好好照看,自己扶出孙公子,顺便解开了绑在车厢上,老道士送给孙公子的木头棍子,双手捧着,领着众位兄弟簇拥着孙公子、孙安,慢慢登山,不多时,满山树丛中,露出了一点飞檐。


  孙玉宸不紧不慢的走上山,显得很沉稳,反正来了虎穴,还不如镇定下来,说不定还能活下来。倒是孙安有些心惊,紧紧跟着主人。


  眼前是一座大庙,也不知是哪个朝代所建,怪石林立中,显得庄重大气,只是破败的实在厉害。孙玉宸看了砍外头东倒西歪的废墟中,有几块石碑,上面刻着”大定三年奉大都督。。。。。“,依稀可见的文字,昭示了这是座金世宗年间的寺院,大概800多年历史了。
  山门外,早就得了信儿的几位头领,也是彪形大汉,领着众人都来迎接,从山门外肃立着上百名喽啰兵,都持刀剑躬身,那排场,简直跟督抚大员检阅军队似得。
  孙公子心脏嗵嗵直跳,赶紧稳住心神。


  山门上有个40多岁的汉子,孙玉宸看着跟身边这位很像,应该是孪生兄弟,那人见孙玉宸快走到近前,大步流星过来,领着众人大声喊道:”小的们不知长老亲临,有失远迎!!给长老问安!!“
  哗啦啦,外门内外一片跪倒声,再看汉子磕了三个响头,过来又是一揖:”长老亲临,我们这些帮内的兄弟脸上有光!赶紧请!!来人,摆酒宴,给长老接风!“


  那些山贼的大小头目,都喜气洋洋围着孙玉宸,温顺的像是小猫,孙玉宸听了介绍,才知道,这座山叫大虎山,为首的汉子叫王大虎,刚才抢他的那位,叫王二虎,还有一位王三虎,号称山东三虎的便是,江湖上也是大名鼎鼎。
  王二虎捧着那根木头棍子在前,众人进了山门。
  除了山门,前头的大殿、钟鼓楼和二进院子里佛殿都坍塌了,转了几个弯,眼前豁然开朗。一座五檐大殿,左右三间配殿还算齐整,院子里都是青砖铺地,整齐摆着两条足有2丈多长的木头桌子,木头椅子,也不知是从哪儿弄来的,各种样式都有。大殿外头的台阶下,排列着12个黑铁的大油缸,缸里是灯油,上头浮着铜碟子灯捻。还有两溜刀枪架子,插着眼花缭乱的飞虎旗、飞马旗、飞豹旗和刀枪剑戟斧钺钩叉等18般兵器。


  大殿后头,还有屋檐隐隐,看来是他们住的地方。


  大殿前头的丹陛上,摆了三桌热气腾腾的酒菜,两长溜木头桌子上,也是大块的肉和大盆的蔬菜。后院还有川流不息的小喽啰,往前顺菜。


  孙玉宸早就饿了,看着王二虎捧着木棍送进大殿,恭敬的供奉在佛前,自己也随着王大虎、二虎参拜了佛祖金身,先在殿内坐了,孙安也忐忑不安的坐在一边。


  等小喽啰奉上茶,王大虎亲自端给孙公子,这才问:”我听小的们说了,这回二弟可是犯了帮规!幸亏您老人家大人不记小人过,不然,他这顿大板子,非得揍死不可!您老可得在这儿多住几天,我们兄弟多尽点儿孝心!可惜我那三弟前些日子为了一单生意,伤了身子,俺们这边也没啥好大夫,正病着,不然一定让他前来拜见,打只豹子孝敬您老人家!“


  言下之意,大又不忍,看来这位哥哥,倒是很疼弟弟。孙玉宸喝了半杯茶,品了品,竟然是安徽出的祁门红!
  看看杯子,也是细瓷镶金边的,就知道这处山寨,不同寻常。


  只是自己的身份尴尬,想了想,一咬牙,还是说了实话,不然,这群杀人不眨眼的山贼知道了真相,自己还能活吗??


  孙公子微微笑道:”众位英雄,我想你们误会了,我不是你们帮里的什么长老。“
  咣啷一声,孙安手里的茶杯顿时落在地下摔了个粉碎,吓得脸色惨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