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你可以不信,但不能不敬——三爷给你聊聊真实的古玩圈


作者:齐州三爷  分类:鬼话

  王大虎哈哈大笑起来,看了一眼也笑着的王二虎,对公子说:”您老别瞒着我们喽!您不是我们帮里的长老,怎么会有这执法的法棍呢?!我知道,这几年江北不太平,总帮的大先生们也不派人来看看,可我们在帮的兄弟们。时刻没敢忘了帮规呢。“


  孙公子摇摇头,便一五一十把怎么在淮安府救了老道士,怎样一见如故,道士怎样把棍子借给他,又怎样嘱咐的说了一遍。


  王大虎俩兄弟听了,大眼瞪小眼,这才明白过来,顿时起身,再一次噗通跪倒:”原来是俺们帮长老的恩人哪!!请受俺们兄弟一拜!“


  孙公子扎煞着手扶起俩人,一瞧这情景,得!这下子,还走不了喽!




  八



  咱们书接上回。


  孙玉宸公子被众位山贼好汉恭恭敬敬得恭请上了山寨,正在大殿里喝茶,孙公子知道是老道士的木头棍子起了极大作用,可他不能贪天之功,只有老老实实说了实话。


  谁知这一说,两位头领更是恭敬、敬佩有加,不仅参拜有礼,还得知孙公子懂医术,请他务必给自己的弟弟三虎治伤。


  孙公子还在懵懂,不知这黑漆漆的棍子的来历和众人参拜的缘由,王大虎笑道:“先请公子救了小弟,我们几个一定知无不尽!这话说起来可就长了!您既然救了本帮长老,长老又借了这跟法棍,可见长老也是心有所属,您就是本帮的恩人,也是我们的恩人!请!”


  孙公子无法,心存疑问,却没法子推却,只好起身,跟着大虎、二虎,去了后院给王三虎治病。


  出了大殿,转到后面,还是几个纵横的大院子,都是粗粝的山石修葺,配着漫山的松柏野花,倒也显得清幽。
  转过一个弯,面前是个阔大的院子,也是正屋五间,侧屋各五间,院子里是刀剑架子和石头磙,看来是兄弟仨经常练武。


  ”大王饶命!!我家上有老、下有吃奶的孩子!请大王放了我们几个,情愿把货物金银送上!“
  不远处一所外面围着铁栅栏的石头屋子里,传出几声凄惨而柔弱的叫喊,听得直叫人发毛。


  见孙公子面色有异,王大虎摸着胡子无所谓笑笑:”公子莫惊,这是前些日子,我们几个做了一单买卖,没啥大不了!财货倒是不少,就是人不老实!这几天,不是我兄弟病重,早把他们宰了!“


  孙公子听了心中一动,已然有了主意。


  三虎住在西屋,因为兄弟仨干的是刀头舔血的江湖买卖,因而都没娶媳妇,三个人一个大院,老大住在正屋,老二住在东屋。


  进了西屋,摆设倒还豪气,墙壁上挂着野鹿、野猪和野狼的皮,满满一墙,仔细闻闻,倒也没啥腥臭的气息,南屋里是一些刀、剑、火枪和鹿角,散落在桌子上,还有几本烂乎乎的旧书,只是看不清名字。


  北屋,则是卧室,老远就能闻见一股浓重的药味,熏得人头疼。


  几个小喽啰,陪着个50多岁战战兢兢的老者,正忙活着什么。大虎进来沉了脸喝到:”都他娘过来参见咱们的大恩人孙公子!!看看你们这群废物!连个人也治不好!“


  一群人赶紧过来见礼,孙玉宸点点头也不说话,看了看老者。二虎介绍说:”这是我们从不远处的村子里招来的郎中,方圆百里,哪有什么信得过的人,只有他还能治个头疼脑热,可我这兄弟治了多半个月,一点儿不见好!哎!请公子爷多多费心!!“


  卧室不大,收拾的还干净,窗户纸都是新糊的,四百落地刷着白灰,靠墙是一张极不合极不合适的雕花红木大床,不知道这些人从哪儿抢来了这么个东西。
  床上的被褥都是土布粗布的,床头一个粗木的小桌子,上头摆满了药瓶药罐,还有半碗米粥,几碟点心。


  ”这屋里的药味太浓了,好人也得熏坏了,请把药罐子抬出到院子里。“王大虎赶紧命小喽啰照办。


  床上躺着个年轻人,看起来也就20岁出头,人高马大,浓眉大眼,肤色有些黑,看起来还算英武,盖着一床薄薄的蓝花被子,可是昏昏沉沉、一脸虚汗,身上还微微抖动,看起来很是痛苦。


  ”大、大哥,二哥,你们、来了,坐。“
  小伙子就是王三虎,有些虚脱的跟几人打招呼。王大虎满眼都是关切,坐在床边,二虎也是唉声叹气,肃立一旁。


  ”这位公子爷,算是咱们门里人,救了本帮的执法长老,今日有缘把他老人家请上山,给你治病来了!兄弟,要听话啊。“
  王大虎轻声细语的嘱咐着,三虎有气无力的想打招呼,却抬不起手来。


  孙公子让那位乡村医生在旁看着,自己坐了床边,拿过一个小枕头做脉枕,拉过王三虎的左臂,轻轻按了寸关尺,开始诊脉。


  半晌,换了右手。


  大虎、二虎有些焦急的望着孙公子,他俩心里也打鼓,这么年轻的公子,还能治病救人??可脸上一点也不敢表现。


  孙公子起身,又问战战兢兢脸色惨白的村医:”老先生,别怕,这年轻人您看是怎么个症状??“


  这一问,村医吓得噗通跪下,嗫喏着说:”小人只会给乡亲们看个牛羊猪鸡的瘟病,有个头疼脑热也还懂些,这位大王的病,小人看着是外感伤寒,内里有积滞,可用药小人就不懂了,只用了几味健脾开胃的药。请公子救命,跟大王们说说饶了小人!“


  说着眼泪汪汪。


  王大虎顿时大怒:“你他娘的早说啊!原来是个兽医!你。。。。。。”一眼瞧见孙公子盯着他,便立即不好意思的收了骂人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