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你可以不信,但不能不敬——三爷给你聊聊真实的古玩圈


作者:齐州三爷  分类:鬼话

  青帮内,组织十分严密,不仅有一套严密的家法,还有一整套完整的传承秩序和辈分,三位祖师爷位下的大佬们,俗称大先生,轮流主持帮内日常事务,另外,有专门两位大佬,俗称执法长老,选取辈分高,而德高望重的大佬,终生任职,每人配备一条仿制乾隆御赐的龙棍的法棍,对帮内大小违反家规的人进行处罚,一人留在总堂监督,一人巡视各路的纪律,端的是威严赫赫,除了大先生,任何人不得不敬,也绝不能违反执法长老的命令。一旦触犯,小则重仗处罚,大则直接处死,威慑众人。


  这条规矩,随着青帮的兴盛,一直流传了200余年,到了晚清,虽然朝廷大权陵替,不过因为朝廷解散了漕运衙门,那些大大小小靠运河吃饭的老少爷们,没了饭辙,大量的流民加入了青帮,使得青帮极具膨胀,更胜往昔。


  不过,虽然青帮越发兴盛,但参加的人数太多,造成了龙蛇混杂,这几年,年成又不好,很多山东、直隶一带的帮众,多少也占山为王,成了土匪,远在江南的总堂,鞭长莫及,只有时不常派执法长老,沿途看看而已。
  毕竟家大业大,越来越照顾不过来。


  而清廷自顾不暇,对于这种情况,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还有,则是青帮的兴盛,对大清朝廷的内心,还多少有点期待——因为青帮毕竟叫“青”嘛!


  其实,不少帮内的大佬,从帮内秘本传承中可是发觉,三位祖师爷,都在雍正末年神秘的消逝于诡秘的地方,从此再没有出现于人间,这段绝密故事,只有总堂的人才晓得。可也影响了不少帮众,对于大清朝廷,他们可是敬而远之,清廷也算一厢情愿喽。




  孙玉宸救起来的老道士,就是青帮内的左执法,已然在位30多年了,在帮内势力广博,南北各省甚是尊重,几人见了,才大吃一惊,结实了孙公子。


  三虎从佛前的供桌上拿来了那根棍子,孙公子这才细细观看,原来,这是一根用铁力木制作的法棍,上头细细雕刻了一只上升的蟠龙,龙头正好在棍子顶端,因年深日久,外头包了一层琥珀似得浆,才没发现。


  “这、这棍子真能打死人??”孙公子问。


  “呵呵呵呵,三弟真能说笑,这只是本帮内执法的象征,谁还拿他真打人,打人用别的大棍。但是只要执法,必须有此物在场,才合家法。原来乾隆爷御赐的那根棍子,据说洪杨之乱时,流散了,也有的说,被大先生们秘藏起来了,反正,说法众多。三弟算是门里人,虽没有入帮,我才略略说了说来历,可不要说给别人,不然,我们几个都得家法处置哦!”


  听王大虎一说,孙玉宸连连答应。


  “说起山东黄家,也是一段故事呢。”王二虎又敬了兄弟们几杯,缓缓道来。
  十


  这黄家更是不简单。


  黄家祖上在清初,就是山东胶东地区的大地主,良田数万顷,牛马农庄遍布,后来,兼营商业。
  做啥呢??那当口,除了当官和盐务,没有啥特别赚钱的买卖,可黄家另辟蹊径,开起了当铺。
  当铺分好多种,黄家做的这种,是最严格的按照山西当铺的规格,开设的。加上黄家家业富豪,底子强盛,这买卖可就做开喽!


  到了康熙爷六次南巡,黄家祖上几次在山东捐款接驾,贡献的贡品送到御前,不由得康熙爷龙颜大悦,见黄家孝敬的优越,又知书识礼,便颁布特旨,将山东一省的盐务,有条件的让黄家“参与酌办”。



  好家伙!一掺和到盐务里,这黄家更是财源广进、日进斗金,像蜘蛛结网一样,把自家的当铺开设到了两京十八省,自北到恰克图、南到广州、西至甘肃青海、东北直到盛京,自家铺子遍布天下!跟晋商和徽商的当铺世家,并驾齐驱。据传说,他家主人光查一遍各地的账目,就得花两三年之久。
  咸丰之后,国事日衰,黄家的生意却越来越好,在全国各地开设了3000多家当铺。就这么找,他家在山东直隶一带,可谓富可敌国,家中米烂陈仓、珠耀北斗、金银满库、仆人数千,同京里的大佬们,也多有相与联络。
  等闲的地方官儿们,可不敢小瞧他家。


  为啥当铺利润大呢??原来朝廷自清初定下的制度,200年来,每家当铺每年只要缴纳区区50两银子的税,其余一律不问,这才有了各省巨商们为了利润,喜欢投资。然而,从光绪末年开始,朝廷库存短缺,便大力加税。
  知道庚子之变后,朝廷签到《辛丑条约》,被洋人们逼着赔款4万万5千万两,分39年还清,连利息,竟然要赔给各国9万万两白银!


  这种巨额勒索,对于年收入才8900万两的朝廷来说,哪年是个头??连首期的5000万银子都没着落。只有向民间大户富商们伸手要,自然也不白要,拿官衔抵偿呗。


  那几年,朝廷从吉林的船厂牛家、山西晋商的乔家,一次各“借”了70万两银子,而黄家一家,就凑了白花花100万两银子,送交给朝廷,其他零零碎碎凑了不少,才算解了朝廷的燃眉之急。


  黄家为此还搭上上百间铺面,也算因祸得福,老佛爷听说,给了他家一个三品衔,黄家当家的,可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因此收了不少铺子,开始做药材、绸缎买卖。


  黄汉恒就是黄家的小公子,这不,第一次出门办货,就让三虎兄弟给劫了,正巧碰上孙公子搭救,也算逃出生天。


  孙公子听了,嗟叹不已,想到自己孙家也是江南赫赫扬扬600余年的家业,赶上这么个乱世,怎么了局哦。


  孙公子又把自己和家里的事略略说了,本来想拉他入伙的三虎兄弟一听,也不好张嘴,只是每日陪他在山寨里游览吃喝,半个多月过去,孙公子要告辞北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