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你可以不信,但不能不敬——三爷给你聊聊真实的古玩圈


作者:齐州三爷  分类:鬼话

  今天是父亲节,祝愿天下所有的父亲快乐健康!!




  长话短说,孙玉宸公子一路很是顺利,孙安赶车,又有三虎骑着快马左右保护着,逢村过带镇,凡是青帮的地界,都有帮内的兄弟们接风洗尘、送盘缠、送吃喝饮食,一路走,一路平安,又有三虎的旗帜,江湖绿林的好汉,谁敢不给个面子??
  等过了济宁府,收的东西实在太多,孙玉宸都老大过意不去了,三虎见了满心高兴,又买了一辆大马车,把各位江湖送的物件,满满堆了一车,自己给孙玉宸赶车,让孙安照顾后头,这一路吃喝游览,就到了德州府。




  这一日,离德州府城还有百十里地,三虎骑马想找个镇子,安排几人打尖住店。
  可找来找去,也不知怎么了,方圆几十里,全是倒塌的房屋和荒凉的土地,乌鸦漫天、腥气浓郁,连个人烟也没有。


  夕阳西下,远处隐隐约约滚滚乌云翻腾着过来。急的三虎直骂娘,孙公子也觉得奇怪,听说德州府是大运河在山东的第一码头,康乾盛世,两位万岁爷都从这里驻跸过,怎么会这么荒芜呢??


  好半天,才从荒野里找到个破败的小村落,看看真实惨,青年人都不知哪儿去了,只剩下几个骨瘦如柴的老头老太太在那里淘洗着野菜,村子里的房屋也倒塌了大半,毫无炊烟人气。


  三人进村,找了家还算齐整的屋子,这家主人是个80多岁的老头,满脸皱纹一脸悲苦,见客人到家,显得很热情,就是没啥吃的,只烧了开水待客。


  孙公子心下不忍,赶紧命孙安把江湖好汉们送的吃喝食物都搬了下来,对老人家说:”正好,我们往前走,也没法带这些东西,请老人家请村里的百姓过来,大家一起均分了,能撑段不少时候呢!“


  二虎见三哥如此古道热肠仁厚仗义,也帮着卸车,老头噗通跪了给三人叩头:”好人呐!!你们就是菩萨派来搭救俺们村的!!“


  找来找去,就剩了30几个老人家,老头把大家都找来,分了分孙公子带来的这些米面熟食和布匹瓜果,喜得人人念佛不已,家家户户领了东西,赶紧做了菜饭,一起端到老头家里,请恩人吃喝。


  齐鲁真是仁义德化之地!


  等吃了饭,上灯了,几人靠着一座小油灯闲说话,外头黑乎乎的,仿佛还掺杂着什么野兽的叫声,村子里,一片死寂。


  “听说德州府是山东数一数二的大城,怎么成这样了??”


  老头好多天没吃饱过了,这时正撑得厉害,打着嗝,从手里的蓝布烟荷包里,搓出一点烟叶,按进烟袋锅里,接着油灯点燃了,深深吸了一口:“恩人哪,我劝您还是走水路过去,这地界不祥当!哎,天灾人祸!”


  见三人不解,老头昏黄的眸子里,闪动着恐惧微弱的光,突然,窗外呼呼传来一阵幽幽乎乎的像是风的歌声,细听,又像个女人在唱歌,老头像是想到什么似得,牙齿咯咯打颤,浑身乱抖,脸色霎时惨白惊惧的说:“听!!它、它来了!!“噗的一口吹灭了油灯,原本黑暗的屋里,陷入了一片死寂的黑暗。


  。。。。。。。。。

  十一


  孙公子见老汉吓得变颜变色,又疑惑又惊惧,听着孙安喃喃自语念着佛,心里更慌张。


  外头起风了。


  这风不是夏风、不是冷风,也不是自然风,破烂的窗户纸,一点儿没动,侧耳细听,只有毛骨森森的一种冰凉的气息,悠远而近,渐渐接近了漆黑一片的村庄。


  村子里,连声狗叫都没有。


  幽幽怨怨的歌声随着气息四处飘荡,回想起来,只有家里死了人,办丧事时大门内外树立的那些白纸人和惨白的帐子,被不知名的气息浮动四处飘荡的挽联和昏暗的灯光,一霎时从记忆深处涌了上来,孙公子全身冰凉,觉得这屋子,黑的不见五指,另外几人都不知哪去了,连喘息声也顿时全无!


  是、是坟墓的气息!!


  孙公子全身一震,哆嗦着就要逃跑似得站起身,一只温热的大手一把握住了他的臂膀。


  “三哥不要惊心!待小弟去外头看看,谁在此装神弄鬼!!”


  是三虎,黑暗中吃饱喝足的三虎,浑然不惧,紧了紧腰带,顺手提起四尺长的雁翅刀,就要开门。


  老者┗|`O′|┛ 嗷~~的一声哭了出来,“大爷!!我的爷!可千万不敢开门出去啊!俺们村子里,多少青壮年就是横死在它手里!!公子,快,快拦住你的伙计!”


  孙公子一把拉住三虎的胳膊,正要说话,三虎却贴着门板小声说:“三哥,你听!”


  拉着孙公子,两人侧目偷望着门外。


  稀疏的天空中,像是起了一层淡淡的薄雾,连月光也差不多遮蔽了,那股森森然的气息,越来越浓,孙公子眼神不错,定睛看着断墙外头的黑乎乎的狂野,使劲睁大了眼。


  啊!!一个白红相间的不知名物件,身上飘着惨白的雾气,就在四野里飘荡着,像是一条白森森的绸缎,左右旋转。。。。。


  三虎看了也是一惊,对于未知的东西,尤其是山里的百姓们,对狼虫虎豹不在乎,可自原始传下来的种种诡异故事里,让他们也惧怕一些东西,那就是鬼魅。。


  孙公子觉得自己大腿都抖动了,幸亏三虎镇得住,稳稳在后托着。


  ”老人家,这、这到底是什么东西?!“


  孙公子觉得奇怪,怎么没人回应呢??还是三虎警惕,也不顾老者说的什么禁忌,猛然从随身的百宝袋里,找出火折子,晃一晃,火光出现。


  见了光亮,哪怕是微弱的,也能给人些许胆气和力量,这也许是发明火的燧人氏被后世子孙尊为圣人的原因之一。


  刚舒了一口气,孙玉宸问:孙安??老人家,这到底是。。。。。”


  话音未落,忽然听见角落里孙安嗷唠大哭着惨戚戚一声叫喊:“公子爷!!别回头,我的妈呀!!”

  一只惨白的爪子,悄无声息搭在了孙公子的肩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