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你可以不信,但不能不敬——三爷给你聊聊真实的古玩圈


作者:齐州三爷  分类:鬼话

  小胡子见了银子,乐得屁滚尿流,笑眯了眼道:”爷,用不了这么多,统共也就几百钱,就是俺们的酒好,您几位稍等!“ 说罢匆匆去了,孙安多机灵,下楼去车厢里拿出在枣庄绿林好汉们送的酱牛肉、咸肉和香肠,回来找盘子摆好。 三虎笑道:”娘的!从没遇见过这种事儿!在咱们自己地面上都神神叨叨的!跟他娘见鬼似得!“


  孙玉宸有些心事重重,此路多艰险哦! 不大会儿,小胡子满头大汗往上端饭菜,木耳炒青菜、韭菜炒鸡蛋、大葱炒鸡蛋、凉拌豆腐丁、红烧茄子、醋溜白菜、酸辣黄瓜,一大盆粉丝汤,一笸箩两面掺和的大馒头,还有七八个小酱菜和几坛子老酒。 就这也铺满了一大桌子,红黄蓝绿香气四溢、热气腾腾,三人都饿了,一时间也不谦让,各自开口大吃大嚼,小胡子看在2两银子面子上,三孙子似得在旁边不断伺候三人,不是斟酒就是递手巾,殷勤的过分。 三人胡乱吃喝了一阵,三虎一个人的饭量就顶孙公子俩人一天的,端的是饱了。 小胡子又奉上香茶,孙玉宸抿了一口,这才沉住了气,问:”店家,你这儿到底是怎么回事??偌大个镇子,死气沉沉、冷冷清清的厉害,昨晚我们在离这里四十多里地的村子里打尖,听一位老人家说。。。。。。“




  哐啷!一只青瓷茶壶掉在地下摔了个粉碎。 小胡子让”鬼“气沉沉的鬼字吓得一哆嗦,瞬间惊惧得脸色铁青,嘴唇变紫,脸上不停抽动:啊!啊。。。。。。您、您几位是从哪里来的??!!“ 啪!~桌上震得盘子碗蹦起来老高,三虎阴着脸问:“娘的!你们这里说话能不能说全喽!!都一个死样!有话快说有屁快放!再遮遮掩掩,老子一把火把你的鸟店烧了!”




  小胡子膝盖一软,噗通跪了,眼泪汪汪:“我的天爷!!您们几位,是、是昨晚在王家庄打尖??”


  “是啊!!到底怎么了!”


  “那、那里。。。。。。那村子里的人。。。。。早就死绝了!!”


  哇的声,小胡子嚎啕大哭起来。 三人一听无不变色,孙玉宸示意孙安扶起小胡子,又递给他一杯热茶,循循善诱:“不对啊,我们还见着不少老人在哪儿,一起吃喝呢!再说,那里的人死绝了,跟你们镇上有啥关系,怎么我们沿途过来,看镇子内外都荒寂呢!” 抽泣了很久,又喝了热茶,小胡子才期期艾艾止住哭声,长叹一声:“哎,几位远方来的贵客,有所不知,我们这儿是天灾人祸哦!” 听得孙玉宸心头一跳!怎么跟昨晚那老头说话的腔调一模一样!

  三虎不禁多留了个心眼,握住了火枪。 “要说天灾,其实也不是,这几年虽说算不上风调雨顺,可也没啥大灾大难。”小胡子抹了把脸,四处张望了张望,又把住楼梯口,往下瞧瞧插好的门栓,这才小声起缘由。。。。。。
  这里,叫刘家镇,方圆2、3里,都是镇子的属地,比不上大城大镇嘛,可也是运河沿岸一处繁盛的镇子,沿途南来北往的客商、赶考的举子、朝廷的官员、游览名胜的士绅书生,那是整年的络绎不绝,自打康熙爷那阵,就成了南北客人们落脚之地。


  再者说,此地离德州府城不远,四处的村庄也不少,附近的农人们,多年来有个赶刘家镇集的习惯,把种的粮食、蔬菜、水果和作物,四时八节的拿来摆摊,赚点儿酒醋钱,也是乡下人的一乐。


  可是,去年年初,刘家镇出了一桩邪性事!


  刘家镇有个恶霸,叫刘二毛,因为世代做看牢的牢头,又兼着本地的税官,算是个坐地虎的大富,田地上千亩,镇子里的店铺也有几十户是他的产业。


  别看刘二毛当了个屁大点儿的小官,可坑蒙拐骗、杀人越货、欺男霸女的坏事,做了真是不少,身上有十几条人命。可刘家镇天高皇帝远,谁也拿他没法子,再说他表亲在省府济南臬司衙门做捕快头儿,跟按察使大人都说得上话,谁敢冒犯他老人家。


  说来也奇,刘二毛虽说家大业大,强势欺人,可子嗣一直不旺,光小老婆就娶了5个,加上大老婆,给他生了8个女儿!!气的他整天在家里骂鸡打狗,恨起来就揍这些小老婆,打得皮开肉绽,鬼哭狼嚎的。


  拜佛求神、求医问药,闹了多少年,也没见个儿子,也不知是哪路神仙爷爷帮忙,等到40出头,他才有了个儿子,可天意昭昭,这儿子,生下来就不会说话,是个傻子。。。。。。


  镇子上的老少爷们,背地里都骂这刘二毛坏事做绝,老天爷给的报应!!刘二毛却把傻儿子当成了掌上明珠,从小爱的跟眼珠子似得,吃的是山珍海味、穿的是绫罗绸缎。


  等到这孩子16了,刘二毛又着急了——要给儿子说个媳妇。


  然而,这方圆百里,都知道刘二毛不是个好东西,他儿子又是傻子,谁敢跟他接亲?!


  等了2年,到了孩子18,刘二毛急得火上房似得,找了镇子里最能骗人的媒婆——张婆子,花了100两银子,从王家庄,给儿子买来个媳妇。


  要说这民间最坏的人,就是三姑六婆了。尤其是里头的媒婆,是不断走东家、穿西家、登堂入室蒙老李、骗老王,从中弄钱,不知坏了多少青春男女的性命!


  果然,王家庄这位娶来的儿媳妇,见丈夫是个傻子,公公霸道厉害,婆婆又不管事,抑郁积累在心,渐渐生了疾病,后来一个午夜,刘二毛这个畜生,趁着夜深人静之际,偷偷潜入儿媳妇卧室,干出了扒灰的丑事!


  儿媳妇气闷愤恨,第二天就上吊死了,却不知儿媳妇已然怀了1个月的身孕。恼羞成怒的刘二毛,不仅不收敛,还把亲家老两口给打了一顿,老两口老年丧女,又身有病痛,也一病归西!


  等到去年年初,过完了正月,刘家镇就出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