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你可以不信,但不能不敬——三爷给你聊聊真实的古玩圈


作者:齐州三爷  分类:鬼话

  到了四月底,镇长领着几个胆大的小伙子,晚上偷偷藏在黑影里,等小媳妇儿买了吃的,一路跟随,要看个究竟。


  等出了镇子,小媳妇儿又找不到了!!镇长也害怕,领着壮丁找来找去,就找到了镇子外2里地远的坟地上。


  镇上的坟地,是各家各户自有的,林林总总大小不一,举着火把灯笼的年轻人找了半天,突然发现前不久刘二毛家吊死的媳妇儿坟上,封土开了。。。。。。上头黑乎乎一个大洞,深不见底。


  镇长赶紧让人看着,回镇上叫来老夫妇,再找了镇上珠宝行的老板们过来鉴赏那两件首饰,谁知乍一看,珠宝行老板们全都变了颜色!


  那首饰,就是刘二毛傻儿子大婚前,从几家铺子里半抢半买来的!!


  有见识多的老板说了,这小媳妇儿肯定不是好东西,身怀有孕吊死,那是暴死,母子双亡,孕儿未见天日就母子双亡,戾气最重,鬼有几种,一般的小鬼儿怕个朱砂、红色物件,但是,一旦鬼魅修炼成形,再用了大红服饰,这就麻烦喽。


  厉鬼!


  只有厉鬼才敢如此。


  镇长赶紧从德州府请来道士,又叫了壮丁趁着大白天挖开刘二毛儿家的坟地,镇上人呼啦啦都去瞧着,太、太吓人了!


  刘二毛家每个尸身都长了1寸多长的白毛!龇牙咧嘴、指甲长出来2寸长,呼呼喷出臭气!傻儿子的媳妇儿墓穴内,装烧饼的小篮子赫然在目!里头的烧饼还有牙印呢!


  道士说,这些尸体因暴死、戾气冲天,这才化了死僵,幸亏发现的早,不然,整个镇子就要完了,而天旱无雨,也是戾气所冲。为这,镇子一面报官,一面下令把这些死僵全部焚烧了,填平了刘二毛家所用墓穴。那臭气直熏吐了多少人,整个镇子几天都恶心的要命。
  可是,小媳妇儿的尸身却不翼而飞!!挖坟的人找了1天,挖地三尺也没找着。

  等道士回了德州府,众人觉得烧了死僵,这回肯定没事了。


  不想,更大的劫难来喽!!”


  小胡子心有余悸的喘着粗气,握着茶杯低头喝了。


  “挖坟的第二天夜里,镇长家就鬼哭狼嚎的厉害,等大家过去看,镇长一家子十几口都死于非命!全都开肠破肚!五脏全无!百姓们觉得是刘家媳妇来寻仇,谁也不敢照应,等官府来查案,又说冤鬼害人,是道听途说、扰乱视听,把尸身焚化了就走了。只有个老仵作透出信,说镇长一家子,是被野物撕咬而亡,五脏自然是让野物吃了!


  这下子,大家伙儿更是人心慌慌,不得安宁,原本镇上的小庙成天围满了烧香拜佛的人,有钱的又请了和尚来超度,不料连和尚也暴死了好几个,这下惊动了济南府的巡抚大人,找了不少高僧大德来驱邪镇魔。


  ”后来呢??“孙玉宸越听越冷。


  ”哪里镇得住吆!!公子爷,您是不知道,来一波死一波,谁还敢来!最后官府无法,只能草草了事。


  到了去年五月节过后,咱们这儿,就开始爆发了瘟疫!!患者先是高热病不退,全身打摆子,还没等吃药,顿时没命!

  死的人多了去喽!很多人家早晨起来还好好的,等到中午吃饭,一家子全都暴死绝命!连同周围几个村子,一片一片的死人!

  您打尖那王家庄,就是去年死绝的第一个村子。。。。。。


  众人没法子,有钱有势的都避祸搬走了,四邻村子里的农人,都不敢在村里住,成群结队跑到刘家镇,这里的客商货栈也都迁走喽,就此逐渐凋零。

  一开始,死了人还有人发送有人埋,后来,我的天爷!谁家死人大家都不敢去帮忙,就这么着,从西街到东街,您瞅瞅,多少人家都绝户啦!官府也不敢再管,就派人把有的尸体烧了,实在烧不过来,连棺材也没有,就找些木头盒子装了,扔在镇子北边的破庙里!


  说来也难过,那座庙供的神佛,求了多久,也没啥用处,镇子里的人起了众怒,把看庙的和尚都撵走,神像牌位全都打倒,哎,造孽啊!现而今成了存尸的地界,大白天都没人敢去!”


  孙公子三人这才明了一路走来的疑问,其中的惨状太触目惊心了。


  “可那些看起来的活人怎么到了晚上就变了呢??”孙安眨巴着眼,像在听鬼故事。




  “这。。。。。。”小胡子闷闷得,看样子实在不愿意回想那种可怕景象。


  “那不是活人!那都是些尸体!俺们这儿之所以看起来家家关门闭户,就是不知道大街上走的到底是活人还是。。。。。。!”



  脸色惨然的小胡子哆嗦着嘴说。


  这场天灾加上人祸,让死的人实在太多,官府和士绅们唯恐避之不及,来不及收拾,有些没死的就发觉,身边的邻居、街坊们,昨天刚埋了,今天大白天就突然出现在大街上!!说话跟活着差不多!
  还有些家中死绝,没过两天,忽然又有了人烟气氛,出来进去的,也看不出到底是人是鬼,说是人吧,可一旦夜晚碰见此物,必死无疑!说是鬼吧,它们又大白天在四处溜达,还不怕阳光和火焰!!


  因此,这刘家镇,竟然是人鬼混杂,群魔乱舞,等太阳落了山,简直变成了阎王爷的酆都鬼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