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你可以不信,但不能不敬——三爷给你聊聊真实的古玩圈


作者:齐州三爷  分类:鬼话

  六
  宋小姐一死,宋家给司马家送了信儿,这就忙起来喽。


  老年间的京城死了人,那是大有规矩。
  皇帝驾崩、官员过世都有朝廷的典制,老人寿终,办个喜丧这些自不必说,单说少年夭亡和青年死去。
  本家有父母或祖父母在堂的,不能亲自出面,得请人,京城里有专一做这个,晚清开始大肆流行,或是老太太,或是老头,都有丰富的民俗文化知识和礼仪知识,能把各类婚丧嫁娶办的既体面又合乎规矩,即使有些小小不然的疏漏,本家和客人们,绝不敢挑礼儿,反而会觉得人家说的有道理。
  这类人,就好似朝廷里礼部郎官和内务府掌仪司的司官,对京城一带的礼仪门清儿。


  请来这类人之后,因为去世的是青年人,尤其是未婚的,那可不比老人去世,只能在门口挂丧吊子,不能大肆发丧帖子,请的也就是本家和最好的亲戚。


  接下来,请阴阳仙儿来定丧事日子、去棺材铺买棺材、扎纸铺买各类纸活计、连带着选坟地等等,都得由懂礼仪的管事人来指定。
  自然,阖府上下的大小家人们也得忙活着。


  父母亲友中,凡是五服之内的,不能穿大丧服,尤其是父母,连白带子都不能扎、白花也不许带,灵前祭奠,不能站着、更不能跪着,得坐着。还得从家人里年龄小的里,选出一个指定给死者做儿女,由他在灵前供奉香茶果品。


  这番折腾,就算把宋胖子一家累坏了。


  宋夫人痛哭悲惨自不必说,就是宋胖子,后来想想自己膝下无儿,就一个最小的掌上明珠还这么窝囊死了,又气又急又悲又痛,不惜多花银子来填补自己悲伤。


  因为本家死的是女儿,所以,请的管事人,是方圆十里最有名的管事姥姥,姓张。


  张姥姥做这行已然30多年了,快70岁的人,鹤发童颜身康体健,一身蓝边黑布大褂,宝蓝色的三寸金莲锈团花鞋,手里一个湘妃竹的长旱烟袋,精神矍铄神采奕奕,干净利落,一看就不简单!


  虽说拿人钱场与人消灾,张姥姥住的不远,对宋家这档子事儿,多少也有些耳闻,因而对宋胖子满眼的瞧不上。
  在小殓那天,张姥姥跟宋夫人说了,孩子还没过门就死在家里,不能委屈了她,应该把她活着时候用的东西,多多带了去,才能有助于在阴间消怨气。


  这番话,对于失去爱女的宋夫人听来,可是大获我心之词,于是乎,让管家定了一个硕大的杉木棺材,把宋小姐用的金珠玉串、金银首饰、房里摆的珠宝玉器和各种小玩意放进了棺材,光绸面被褥就放了7床,簪环衣服赛的满满的。


  宋夫人知道小姐心愿,便偷着,把那枚刘安生公子送给小姐的扳指,套在了小姐手上,看看面容惨白的尸体,又忍不住失声大哭。


  又请了观音庵的尼姑,念了一夜经文,第二天,小姐的灵柩就移送双林寺暂时安放了。


  十六人的大杠,压的十六个正当年的壮小伙子龇牙咧嘴)——各位心理都明白,这陪葬的东西,多了去了!
  那位问了,为啥第宋小姐第二天就出殡,还得送到和尚庙里暂安呢??


  这也是当年得老规矩————未婚的少女死了,不能进祖坟,不能进祠堂祭祀,只能先暂时存放在别处,等挑好了离祖坟近处的坟地,或者请阴阳仙儿凑合了阴婚,才能正式入土为安,当然,这是汉人的老礼儿,满人不这么办。




  张姥姥紧忙活着,算是在紧紧巴巴的日子口儿,给宋家圆了脸面,大面上,亲戚们也没看出啥。宋胖子和宋夫人,那是千恩万谢,宋胖子亲自封了一锭50两的大元宝,宋夫人又送了两匹绸缎、两对金簪,张姥姥在宋家又吃了一顿丰盛的酒席,这才欢天喜地的回家了。


  人家司马大人对这个没过门的儿媳妇死了,倒是很上心,给了500两祭银,拍了司马可亲自来上祭。
  亲事嘛,自然是算了,司马家也不想让大公子弄个死人当媳妇,宋胖子自然也是无可奈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