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你可以不信,但不能不敬——三爷给你聊聊真实的古玩圈


作者:齐州三爷  分类:鬼话


  孙玉宸摸着包袱,想起了家,家里那座5进的大宅院,楼阁峥嵘、庭院深深,楠木和铁力木建造的大客厅足足五间大小,门前康熙青花大瓷缸里,开的鲜艳的莲花荷叶,川流不息的仆人们托着红漆盘子,给来往的客人们上茶。


  那茶叶,除了西湖龙井,还有自北宋以来便入贡大内的小团龙凤饼、黄山云雾、庐山的白针寿眉、杭州的碧螺春,配着一色前明万历五彩或是本朝乾隆青花的茶杯,冒着阵阵入鼻的香气,紫檀雕花大桌上,摆满了康熙素三彩的小碟子,里头都是江南应着节令的干鲜果品,大都是自家田庄里出产的。白嫩的脆藕、香嫩的菱角、金色的桔饼,那是外头都不易见的。


  老爹跟众位相邻里的文人雅士或是看家中收藏的唐宋古画、或是观赏元明传下来的玉器,或是吟诗、或是对联、或是饮酒、或是小唱,钟鸣鼎食而风雅存,真真应了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那句话。


  自己呢,从小看到家里就是这个印象,有时候跟着母亲在一众丫头陪着,转过几道或方、或圆、或方瓶的门洞,去后院的花园玩耍。


  花园是孙玉宸小时候的乐园,跟其他江南园林一样,不大,前头是玲珑飞插入云的太湖灵璧石峰,足有2丈多高,听母亲说,那是当年宋徽宗遗留在江南的花石纲,前几代祖宗花了重金从杭州买来的,转过石峰,前头一片碧绿湛蓝的湖水,周围小桥流水、怪石天然布列、鲜花簇拥古树参天,最是捉迷藏的好地方。


  母亲总会拉着他的小手,一边转动着手里的念珠,清幽自在的在花园里消散一下午的闲雅时光,午睡就在池水北边的楼阁里,醒来喝杯香茶,就成了他的自由时光,跟那些美丽的丫鬟们在山石丛中钻来钻去,嬉笑打闹,成了他童年生活中,最丰富多姿的景象。


  后来看书,他看书才知道,自己就是绮罗丛中生长的公子哥,但他又不忿,自己长大了,必然要做一番事业,谁说公子哥不能见风雨、吃苦头??不能用自己的力量干事业的??正因如此,当年入京赶考时,才年轻气盛的参与了公车上书。


  后来。。。。。。


  满脑胡思乱想的孙玉宸迷迷糊糊睡不踏实。


  也不知过了多久,耳中听见一阵熟悉的声响,不是山风、也不是骡马叫声,那声音飘飘忽忽、幽幽怨怨得,让人身上发冷。


  门外突然进来一人,满身华服,孙玉宸抬头一看,面前竟然是自己日思夜想的母亲大人!!


  母亲还是那天拜佛时的华服,头上金钗玉簪手上套着南珠念珠,满头银发,望着自己慈爱的微笑!


  再也忍不住的孙公子起身一把抱住了母亲,断了线似得泪水扑簌簌滚下,像小时候跟邻居家的孩子打了架,受了委屈,总要钻到母亲怀里找些安慰温暖一样,孙公子在母亲怀里,轻轻转动着头,眼泪把老人的衣服都浸湿了。


  母亲没有说话,直笑吟吟看着他,像那天他刚从舅爷爷家回家一样,满眼疼爱里隐藏着泪光。


  “母亲,您怎么追到这里来了!!这么老远的路程,得上千里远呐!我和孙安一路还算平顺,没遇到啥大风大浪,我真想你,想咱们家!您看看,儿子长大了,也能走这么远的路了。”


  孙玉宸滔滔不绝说了半天,老母亲还是一言不发,笑着。


  “母亲,咱们家到底怎么样了??官府如何处置的??您和家里的人还好吧??”

  “母亲,我临走,赵家小姐还送了衣食盘缠呢。”


  “母亲,谁陪您一起来的,怎么不见管家呢??”


  “母亲,咱们明天得快走,这里有邪祟呢!”


  “母亲,你的身上怎么这样凉?别是晚上吹了山风吧??”


  “母亲,你手指甲怎么这样长?丫头们都懒了吧。”


  “母亲,你的脸怎么这么白??晚上涂粉对皮肤不好。”


  “母亲,你的嘴唇怎么这样蓝?是那里不舒服??”


  “母亲,你的舌头怎么这么长?还流口水呢??”

  “母亲,你的眼怎么这样红?”

  “母亲,你的牙怎么这样尖?都呲出嘴了,”

  “母亲,你的脚上怎么绑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