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你可以不信,但不能不敬——三爷给你聊聊真实的古玩圈


作者:齐州三爷  分类:鬼话

  孙玉宸一面落泪一面诉说,不停抬头打量着老母亲。


  猛然间,他觉得那里不对。到底哪里不对呢??


  此时,他觉得脖子里冰凉黏糊糊的一片,是母亲掉泪了吧??


  不对!!


  他想起来了,母亲脚上怎么绑着死人才绑的绊腿绳?!!
  殿门被顶的死死地,母亲怎么悄无声息的进来的?!!


  老年间的风俗,人去世了,都得在两腿之间绑上一条红色的绳子,为的是怕家里有什么东西冲撞了尸身,发生诈尸的惨剧。


  据说一旦诈尸,除了专门看守者手里世代相传的砍魂斧能压制住,一般都会跳出棺材见活物就扑,扑上去就咬死!!


  一阵透骨的凉气从孙公子脚底嗖的声传入大脑,他抬头再看,顿时惊得魂飞天外————面前哪里是自己的老母亲,一个被老鼠啃掉了一半脑袋、一颗眼珠子吊在鼻子边、满脸臭烘烘蛆虫爬里爬外的死尸正张着大嘴喷着臭气,对准他的脖子猛地啃下去!!


  啊!!!!

  孙玉宸哀叫一声,醒了。


  原来是噩梦入怀。。他长长出了口气,满脸的冷汗滴答滴答,手捂胸口喘了半天,才缓过神来。


  不知为什么,木格子窗户外又传来那阵熟悉的响声,山风吹得破窗户纸飒飒直响,殿内一片幽暗,那些马灯、汽灯和蜡烛,都像浇了水似得半死不活,光亮越来越暗,殿中间的篝火,也奄奄一息,看火的、看守殿门的那些伙计都困得直耷拉脑袋。


  黄汉恒公子和仆人睡得正香,孙安也蜷缩在被子里打着呼噜。


  咦,三虎呢??


  孙玉宸刚要起身,温热的大手扶住了他,背后传来三虎低沉的声音:“三哥,别乱动,出事了。”


  此刻,被顶的死死大殿门,悄无声息的开了。。。。。。




  十六



  孙公子噩梦入怀,惊惧乍醒,却发现原本顶的死死的大殿门,悄无声息的开了。
  还没来得及叫人,三虎在他身后小心提醒”出事了!!”


  三虎心里很急,也非常焦虑,他不敢给孙玉宸说得太多,因为,他刚才就发现,鬼气森森的寺院好像被什么气氛包围了,而方才他透过窗棂,看见的一幕,也绝然不敢说出口。


  孙玉宸紧紧握着拳头有些不知所措,小声问:“兄弟刚才去哪儿了??,这殿门怎么开了??”


  三虎来不及细说,只吩咐道:“三哥,沉住气,您就在这儿静观其变,千万别出去。”说着提刀起身侧身站在侧门口。


  孙公子耳中又传入幽幽怨怨的声音,只是那声音在死寂的夜晚传来,像是唱了一曲丧歌。


  远远望去,看守殿门、篝火的几个伙计,都傻愣愣目光呆滞、口中留着口水足有1尺多长,半睁半闭着眼睛歪斜靠在地下,也不知怎么了。


  吱吱吱。。。。。。吱吱吱。。。。。。门外水银泻地般涌进一片潮水般的小东西。


  是老鼠!!


  所用老鼠都长了一双令人心悸的血红眼珠子,小小獠牙龇出口,死命往里拥挤,一层层一片片甩动着小尾巴叫的欢实,全都肆无忌惮的冲向两位公子带来的食物上吃的香甜。


  有几只还玩耍般溜到呆滞傻愣愣的看守身上,从小腿直溜溜爬到大腿、腰腹直到脸部,长长的胡子蹭来蹭去,竟像看见什么好吃的甜点,恋恋不舍。


  孙公子赶紧摇晃孙安和黄汉恒等人,可几人也不知道怎么了,双目紧闭口中也流出涎水。。。。。


  坏了!这是中邪了!!



  三虎却稳稳盯着老鼠们不动,他知道,这才是小卒子呢!

  踏踏踏。。。。。。踏踏踏。。。。。。外头又想起一阵声响,初听,像是脚步声,细琢磨,又不是,哪有嘭嘭嘭的脚步声呢?


  直溜溜,一个接一个,几个人影蹦了进来。

  孙公子咬着手指发抖。接着昏暗的月光再看,啊!!这不是白天订棺材后暴死的那个人!


  此刻这人早已变了模样,青灰色的脸色,发白的眼珠只有眼白,直勾勾瞪着殿内,双脚一蹦一跳、一蹦一跳,两手伸出了几寸长的黑紫色指甲,咧开的大嘴里,伸出两条血红的舌头!不停舔着被老鼠咬了一半的嘴唇。


  后头跟着大大小小好几个尸体,全是这幅模样,一个小孩,三四岁的年纪,刚死没多久,还天真可爱,伸手一把抓住只肥滚滚的老鼠就是一口,猩红的血满嘴都是,一条扭曲的老鼠尾巴还吊在她唇边,左右晃动了好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