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你可以不信,但不能不敬——三爷给你聊聊真实的古玩圈


作者:齐州三爷  分类:鬼话

  黑四爷知道这里面的弯弯绕,拉了脸——姥姥!好像老子真的是强盗!说多少钱!爷不差!


  “不卖年代、不卖工艺.、这次就卖这几个字,小的跟四爷拉拉手??“
  掌柜的低着头哈着腰,一甩袖子。


  古玩行跟珠宝行买卖东西,因为价格数量大,有时候俩人就得在袖子里交易,外行看不懂,有个名词,叫袖里乾坤,说的就是这。


  甭跟我玩那个,你就直说吧。黑四爷大喇喇端着茶。


  掌柜的颤颤巍巍伸出1个指头。


  ”1百大洋??我买了!!给钱,走人??”黑四满不在乎的扔出一张1 百的银票。


  ”啊??!!四爷,不是这个价,不是这个价!“快吓哭的掌柜的没接钱。


  到底是多少啊??1千?!————黑四扫帚眉毛一挑,就要发火。


  ”您老人家圣明,是一个字1百大洋,您凑个整儿,给1千块,小的就烧高香了!“


  ”滚他妈蛋!!“暴怒的黑四爷忘了学习名士气质,一撤大褂子就要动手打人。


  眼看不可开交处,门口站着一位说话了。




  这位50多岁年纪,身材瘦长、一身竹色大褂,圆口布鞋,留着三绺长须,戴着圆片眼镜,袖口翻着,亮出雪白的里子,往那一站,立刻给人如沐春风中带着不亢不卑的气度。


  ”哎吆歪我的郑爷!!哪阵风采把您老人家吹来了??!赶紧请进来!“


  把那只鼎拿来我看看————姓郑的这位冲黑四爷微笑着点点头,一撩大褂,又大方又风度。


  翻来覆去,这位郑爷还真拿自己不当外人,一边指点一边冲黑四爷讲解,从夏商的金文到秦小篆,青铜礼器的标准、制造工艺和鉴别方式,把个黑四爷唬得一愣一愣,大嘴岔子直流口水。


  这是哪位尊驾啊!!看来真有两下子!


  黑四爷害怕文化人,尤其是大文化人,整整2个小时,他坐也不是站也不是,小学生一样瞪着大眼听着郑爷的讲解,看郑爷也抽烟,没带火,赶紧从口袋里取出那支干爷爷海大人送他的,来自日本的镀金打火机。


  吓得周围四个保镖也是一愣————哪见过四爷给别人点火?!这不见了鬼了?!


  最后,郑爷气度端正的说——东西是老的,不到商,是宋朝后仿的,掌柜的,这个物件,六七百大洋贵了点,有看上的,500块卖给人家,跟人家说清楚,老物件都有传承,其中的文化和历史,也值这个价。这位老兄,这个价是现在的实价,宋代到现在,也800多年,不亏的。


  掌柜的心服口服的鸡啄米似得点头称是不已,嘴咧得跟喇叭花一般,还伺候着茶水点心,好容易来了救星,把刚才黑四那档子事给挡过去了。


  许久,黑四爷借着胆子问”敢问尊驾贵姓,在哪里高就??“


  郑爷微微笑着——不才郑仁,老兄的贵姓台甫是??


  啥叫台甫??黑四没听懂,看看保镖们,他们更是不懂。掌柜的一个劲儿使眼色,黑四爷也没看明白。


  只好学着斯文人,拱拱手——我叫黑四,外号台甫叫黑大蛤蟆,就是东城。。。。。


  话音未落,郑爷眉头一皱,放下茶杯点点头,嘴里说着:告辞了。这就飘然而去。

  黑四被闹了个糊涂,经过古玩铺掌柜的介绍,才知道,这位就是遗老中赫赫有名的郑学士郑老爷!正经八百的翰林院学士、当过直隶提学使,跟原来的袁大总统,那是好友!


  乖乖!!原来是这位爷!心里乐开了花的黑四扔下一张600大洋的银票,就让老板费心介绍认识,哪想到掌柜的头摇得跟拨浪鼓似得。


  话没明说,意思很清楚————你一个大流氓算那根葱?!人家一个翰林公会认你当朋友??
  当学生也行啊!他们不是流行拜师嘛?!黑四爷一脸兴奋。


  掌柜的憋着笑没敢说话。




  后来还是黑四爷亲自托了人,写了大红的门生帖子要拜师,还封了3000块大洋的贽敬,意料之中,被郑学士扔出来了。


  换了别人,早就恼了,可黑四爷办事跟练功一样,锲而不舍啊。知道郑学士爱古董古籍,家里经济一般,于是就投其所好,钻山打洞从各处搜罗宝贝,给人家送去。


  郑学士还是不要。不过一来二去,有些郑学士看上的珍版古籍东西,人家照价给钱,算是买下来了,自此之后,黑四爷仿佛变成了给郑学士府上打小鼓送东西的了,但是,郑学士有自己的原则——1 不收徒弟,2 不白要东西 ,3年节生日互不往来。4 绝不见黑四。
  这种不尴不尬的关系,外人看起来很过分,而对于黑四爷,他自己觉得,真是烧了高香!!给老妈牌位上香时还祈祷————儿子不仅有钱有势啦,还结交了翰林公喽!!




  这回,黑四请郑学士,人家自然是不出面,而派了自己的管家,在京城古玩行也算有名号的郑五哥出面,来到黑四爷家。


  这下子黑四爷自己就觉得轰动了,布置人大扫庭院,准备茶果。


  郑五哥来了,很平和的指指点点,最后,在一大堆破烂刘丢的杂货堆里,检出一只黑乎乎最不起眼的半尺长的木盒子,打开之后,里面也是一个油乎乎黑黪黪的物件。


  黑四爷一手端茶,一手敬烟,看着郑五哥沉思良久,摸来摸去,还用白纺绸的手帕擦了擦。不明所以。


  ”先生,就是它了,年头不是特别老,东西不错,如果自己供奉,不用打理,如果送人。。。。这东西,最好别送人,能有它,算是本家儿的福气。“


  黑四爷敬烟敬茶,人家都不接着,大眼瞪小眼的看着这个烂木头盒子里的黑乎乎玩意儿,满是狐疑”五哥,这玩意儿。。。。有没有啥说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