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你可以不信,但不能不敬——三爷给你聊聊真实的古玩圈


作者:齐州三爷  分类:鬼话


  十八



  两位公子见前方敲锣打鼓披红挂花的一众人等,好像要到寺庙里烧香还愿,熙熙攘攘的人群十分热闹,两位公子正对着领头那人施礼,却发现那人正是四天前买棺材后一家子暴死的中年人!!


  那人却毫无异常,亲切问候了俩人,并说明来意,原来是三天大雨一次缓解了久旱无雨的灾情,而刘家镇蔓延了一年多的诡异瘟疫,就在这两天大雨降下之际,也像这雨一样,神秘的消失了。。。。。。


  镇上的人,三天前的午夜,都做了同一个奇怪的梦,梦里漫天香花纷纷、彩雾浓浓,无数仙官力士围绕逢迎着一座南海观世音菩萨,缓缓而来,救护了一方百姓和一众生灵。


  等到天晴,百姓们纷纷涌上街头交头接耳的一说,才知道真不是做梦,旱灾、瘟疫一起退去,必然是观音菩萨见百姓受苦,降世临凡搭救众生来了,这才都聚集一处,凑了份子,前来谢神,准备把庙宇改成观音寺,大家伙儿也一起摆酒宴庆贺庆贺。


  正好碰上孙、黄两位公子在此住宿,不如一起热闹热闹。


  孙公子觉得匪夷所思,跟黄汉恒上下左右盯着中年人看了好久,也没发现面前的中年人有哪里不妥,更何况,他一家人正在人群里载歌载舞呢!


  这可真是奇哉怪哉喽!!难道前几天午夜的恐怖场景,真的是众人一场黄粱大梦??




  孙公子谢绝了好意,赶紧令着自己的一行人踏上路途。孙安眼尖,一眼瞧见那天来寺庙运送棺材的几个小伙子,都兴奋的脸色通红,高高兴兴一起过来。


  ”嗨,兄弟!你们几个不在棺材铺干了??“孙安欣喜的问。


  “棺材铺??!尊驾,我们从来没在棺材铺干过啊??你这是说哪里话??”


  “咦?那天我明明看见你们拉着大车来的,上头堆着七八具棺材板子!咱们还说话呢!”


  “啊?谁跟你说过话??!你这人是不是疯了?!我们都是商贸行的伙计!”


  “。。。。。。”孙安惊得哑口无言:“那、那个镇子口卖棺材的胖老板不是还请了好多外地木匠嘛!”


  “胖老板??棺材铺??”边走边笑的几个小伙子哈哈大笑:“你说的是刘胖子吧!!他一年前早就死了,棺材铺也关张了,这位外来的兄弟,你是做梦做糊涂啦!哈哈哈哈,不跟我们一起去庙里白酒庆喜啊”


  孙安傻了。


  回望刘家镇,一片安宁祥和欣欣向荣。





  远去的路上,两位公子一众人等全都惊诧不已,黄汉恒在车里琢磨了半天,也没想明白到底咋回事。


  天边白云悠然、清风徐来,路上虽然泥泞,可很多沟渠河道里都满了水,一阵阵雨后的清香伴着无数花木嫩苗伸出枝桠,令人非常惬意。。




  “大哥,看来贵府中尊藏的那座神像,真是一件通灵的宝物啊!!我就是想不明白,怎么今天咱们见得景象全变了??!”
  孙玉宸心思有些深,眨眨眼,忽的想到那天老道士临走说的话:宝物不可轻泄!可是,这次确实是大出意外。


  便说:“这件事贤弟得吩咐你的手下仆人,千万不要声张出去,贤弟也饱读诗书,知道匹夫无罪怀璧其罪的道理,这件神像,是祖上传下来的,到我这里,都四五百年了,连我都不知道竟有如此神通呢。看来,圣人所说的六合之外存而不论,真是圣者之言。


  神道设教本来就是教化庶民,后来才不过以儒为尊,但世间万事光怪陆离、包罗万象,哪能只是一种学术才能解释得清楚呢??现在西洋文化逐渐传入我中华,那些声光电物理化学等学术,也是意义深远。如此说来, 并不能说那晚的事是假的,可从刘家镇这些人看,也不一定是真的。”

  “不真不假”黄汉恒参不透。


  “人生本来就是一场大梦,形形色色光怪万千,也许是咱们做了一场黄粱噩梦,也许,是菩萨的大神通法力无边,只要灾民获救,全活了一方生灵,又何必去追究因果呢??你说对吧?”


  黄汉恒默默听了无言,觉得自己这位哥哥,读书养心、见识心胸,真是高人一等,不愧是参与过变法的卓越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