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你可以不信,但不能不敬——三爷给你聊聊真实的古玩圈


作者:齐州三爷  分类:鬼话

  众人终于到了德州府,自德州府往北这段运河,河道宽阔、水流平稳,众人刚到此处,便有青帮的兄弟们前来迎接,安排的妥妥当当,准备了两条大船,黄公子就此弃岸登船,顺流而上,不几天,就到了通州码头。


  黄汉恒命自己带的人先进了京都安置,自己跟大哥来朝阳门外,找广贸商行。


  一路从通州走来,那人流就拥挤不堪喽,进京的各种货物、粮船、水果瓜菜、胭脂水粉各类笔墨纸砚江南特产挤得挤得满满当当,人来人往车水马龙,各色人物络绎不绝擦肩掣肘、熙熙攘攘,真是天下辐辏第一地。


  朝阳门因为临近通州,又有水路码头,当年江南贡船货物到了京都,除去特别大的粮船货物因河道水位停在通州,其余金银细软绫罗绸缎一向是停靠在朝阳门外河道码头,京里的商铺、当铺、米面粮店和绸缎庄、酱菜铺、酒铺子,无不在此设立了存货的货栈,街上涌动的都是些衣衫褴褛精壮的力巴汉子,背扛肩运、车载斗量再把一船船货物搬到货栈,运入京都。


  可找来找去,跑了半天,才晓得,这广贸货栈生意不太好,换了名字,早已去了天津码头做买卖,这里的名号早就盘给了山西客商。


  孙玉宸听了,竟是晴天霹雳,这、这可如何是好??


  黄汉恒拍手大喜:”看来天意留大哥在此了,我看这样吧,大哥不必急着再去天津寻亲了。就在京都住下,咱们兄弟也游览一下神都风貌,我派人去天津找到大哥的亲戚再说。在京的一切用度大哥千万不用担心,也不必跟我客气!连我父母都知道了大哥的恩德,您要是这就走了,我可没法跟家里交待!请吧!“


  孙安也在一边撺掇,毕竟人生地不熟,先有个吃饭的地方嘛,也算能安身。再说,早知道黄家富甲天下,京都里的买卖铺户多如牛毛,跟了去,肯定吃香的喝辣的。


  三虎却有些郁闷,虽说他来了就跟青帮的兄弟们联系了,无论是通州和朝阳门的江湖兄弟,都来悄悄拜访过,又知道是救过执法长老的贵人来了,无不殷勤关切、竭力招待,想留孙公子在此安养,一家住几个月,十几年也供养的起,这里青帮的兄弟,包揽了绝大多数码头生意,外表看起来粗陋,其实富有的很。


  可三虎跟孙公子说了,发觉他并不想十分接近江湖人,当然他是世家公子,心里过不去。但公子是他的救命恩人,江湖人嘛,讲究个知恩图报,再者他也担心手无缚鸡之力的孙公子万一进京出点啥事,孙安肯定救护不及。
  想来想去,三虎婉言拒绝了帮里的兄弟,只拜托了他们给山东的大哥、二哥送了平安信。这才怏怏不乐,跟着
  孙公子一行人进了京都。。。。。。




  十九



  孙公子三人跟着黄汉恒入了京都,暂时安顿下来。


  黄家在京都的产业,绝大多数都是当铺,也有几家绸缎庄和粮食铺子。


  按说京城里的当铺,是徽商和部分晋商为主,老字号多极了,有些自乾隆年间便在京都开业,且徽商、晋商在京做官、经商的也有老传统,各自建有华丽的会馆和商行,别的省的商家,很少能有挤进来的。


  譬如说京都里银号、钱铺、绸缎庄、当铺大都是山西商人的经营范围,而文房四宝、丝绸和鲜货、银楼,却大多数是徽商的经营范围。
  而鲁商呢??那就很奇怪了,京城里大多数的水窝子、煤窑和澡堂子、饭馆,是山东人的专利。
  水窝子是送水的团体,那时节没啥自来水,都是挑水的水夫们,从井里挑了水,用水车挨家挨户的送到京都各胡同的老住家户里。
  紫禁城里的皇上,吃的是玉泉山的水,老百姓因为京都甜水少而苦水多,只能这么买水吃。
  山东大汉身高马大,很适合干这行,因此来京都混穷的不少年轻人,就做这行。


  可煤窑和澡堂子能开到一块儿去?这就是山东人的智慧喽。


  西山煤窑和河北煤窑不少,这活计也是体力活,来的也大都是山东人,干了一天活儿,全身黑乎乎的煤砟子,泥汗混杂,又臭又脏,夏天还好说,找个没人的地方擦擦,可冬天呢??


  因而在同治年间起,京都的山东商人们,一面经营煤窑,一面在四九城开了不少澡堂子,运完了煤炭,让这些汉子们过去洗洗澡,后来,连扛大个儿的也成群结队来澡堂子,也成了一个不小的买卖产业。


  鲁菜那就更有名喽。


  京城本身没有什么京味菜系统,顺治爷入关后,也是经过上百年南来北往的商人、举人和官员们交流,不断创新,才出现了京菜,南北东西风味俱全,其实呢,是以鲁菜为源头打底,乾隆之后,淮扬菜大兴,又融合进来。


  不信,看看大内御膳的制作,就可以知道,连历代皇上们吃的菜品,大多也是东北菜融合的鲁菜喽。




  黄家跟别家的不一样。也算是时势造英雄。庚子之变后,京师损失惨重,各种买卖铺户都被劫掠,单京都各大银号和当铺损失的金银就达400多万之巨,有些徽商、晋商连会馆都被烧了,残破不堪,而洋人们的银行、外贸商铺又大量进入京都,在东交民巷、东安门外开设,抢走了不少买卖,因此,不少人收了买卖,回老家去了。


  巨大的空缺呈现在眼前,黄家很好抓住了这个机会,而朝廷又“借了”人家100万两银子的巨款,说是借,其实朝廷哪里还得起,于是黄家又走了户部.、内务府的路子,把当铺一个个下围棋似得,摆进了京都这个大棋盘。




  黄汉昌的家,在前门外大栅栏附近的棉花胡同,跟他们家在京城的总铺,嘉恒号当铺离得很近。三进的大四合院,两个跨院,宽敞明亮,加之黄家豪富百年,很会打理,比一般王公贵胄还会享受,家里的生活中西合璧,什么中、西洋、东洋的好吃的、好玩的玩意儿琳琅满目,让孙公子这位世家公子都吃惊不小。


  黄汉昌也是山东人个性,敦厚仁义,早就听家里说了,见兄弟的救命恩人来了,全家人全部在大门外迎接,接天神一样把孙公子三人迎接进府,又听黄汉恒细说了孙公子来京的缘故,大为照顾,竭力恭敬的把孙公子安排在自己家里住,让黄汉恒陪着住在东跨院,一起在京都里游览名胜,再派人去天津访查广贸货栈就是。


  孙公子也只能听主人家得了,黄汉恒大喜过望,赶紧让哥哥预备酒宴接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