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你可以不信,但不能不敬——三爷给你聊聊真实的古玩圈


作者:齐州三爷  分类:鬼话

  黄公子和满屋的人正肚子里暗笑不止,连孙安都伸着脖子往外瞧,这位大嗓门到底是谁。




  “让让嗨,让让,都让让!!”


  门帘一挑,外头周掌柜的和两个全身是汗的仆人,架着个50出头的中年人进来,大热天,这人也不知为啥,还穿着四爪八蟒的宝蓝宁绸袍服,外头罩着缂丝孔雀补服,还套着月云纱的外袍,剃得赶紧的大脑门,辫子盘在脖子里,周老板手里高举着一顶官帽,大红缨子上是颗珊瑚顶子,后头珐琅镀金翎管里,插着一直翠森森的单眼花翎。
  这位可能就是南书房的刘学士喽,看样子,是三品文官加了二品衔。

  再看这人,脸色惨白,呼吸带喘,全身瘫软,显然是中了暑热。


  周掌柜的赶紧指挥着伙计和仆人,把刘老爷扶到东里间,又一溜小跑跑回来,噗通一声跪在门帘子边上,掀开了帘子。


  黄汉恒也是一愣,外头一只大手掀开了竹丝门帘,大喇喇挺着胸脯子进来一位爷。


  这位爷身高马大,胖墩墩的十分健壮,足有六尺多高的一条汉子。30多岁年纪,宽大胖墩的四方大脸上,留着小胡子,豹眼权腮、浓眉方口,精气神儿十足。两只大手,一只带了个碧玉的大班指,一只握着个红玛瑙的鼻烟壶。

  穿一身酱色秀云纱的袍子,下头一双青缎短靴,身上是宁绸裤褂,却赫然围着条金黄色的蓝宝石扣腰带,左右挂着一巴掌宽的赤金圆环,套着两条牙白色的细长带子,还夹着几个缂丝五彩的金丝荷包和一柄嵌了松石、猫眼的顺刀,带子 下头缀着金黄色镶嵌米珠宝石的穗子,十分醒目,脑后的大辫子下,也是半尺长的金黄穗子。


  别人不知道,孙公子心里一惊!这、这可是皇室宗亲的打扮!


  掌柜的跪在那里不敢抬头,回头小声急忙叫黄公子“少东家,这是咱们京师赫赫有名的善王爷!!”


  几人看避不开,赶紧跪倒请安。


  孙公子心想,这可坏了!想避开官府的人,这回可好,遇上了宗室王公!


  “哈哈哈哈,都起来吧!大热的天儿!别装幌子喽!什么王爷!如今晚儿,这王爷也不值钱喽!生在皇家,就是王爷的命,生在平民百姓之家,还不如你们过得自在哦!!”


  说完一抬手,众人起身把这位看起来豪爽实在的爷,迎进了东里间。


  黄公子见了这位不太着调的王爷,肚里笑的厉害,可看看孙公子和三虎在这里,很是不安,也觉得不好,正想走。那位善王爷见刘大人还是昏睡,皱着眉头掏出柄川金折扇,呼呼给他扇风,一边问周掌柜:“掌柜的,你派的人跑到通州去要酸梅汤啦!!怎么还不回来!老周这趟差事不容易,本来万岁爷是让我躬代祭祀大典,我想着老周对这事熟,拉他一起走走看看咱们满洲的礼仪规矩,这可倒好,一阵阵头晕!我们本想从东安门回家,他说要来逛逛,嗨,我说,这两位年轻公子是谁啊??”


  周掌柜急的热锅上蚂蚁似得,满头大汗先斟茶伺候,又派人去催,又忙着给刘大人宽衣,听见王爷问,小心陪笑:”哦,这是我们少东家,那位孙公子,是少东家的好朋友。一向在山东家里,这次来京都游览的。“


  ”好嘛!这个天儿游览,也就是西山还能去玩玩,别的地界,秋凉就好了。坐吧!少东家,打扰打扰喽!“


  这下子还走不了啦,黄公子拉着孙公子坐了,让三虎和孙安去外头,自己躬身施礼,却不知道跟这位豪爽的王爷说啥。


  善王爷刚喝了口茶,就放下了杯子:“你这水不行,不是玉泉山的水,茶叶还好,赶明儿我送你2斤好的。下回再帮着爷找找有没有好玉,给我送到府上去。小振子跟我比,嗬!能的他!不就仗着他阿玛是领班军机。。。。。”

  这位爷也不见外,扇子呼呼晃得人头疼,嘴里的言辞不停,像个炮仗嘟嘟嘟直蹦。
  周掌柜的低头哈腰接着话儿,幸亏是老生意人,应对的十分自然,不多时,外头小伙计提溜着大木盒子:爷!酸梅汤!酸梅汤送来啦!还是冰镇的呢!!掌柜听说是王爷喝,还给打了八折!“


  ”呸!才打了八折,不是爷瞧不上他,怎么着也得孝敬咱,是吧??哈哈哈哈哈”王爷从荷包里掏出几个金瓜子扔给小伙计:“剩下的赏你买糖吃喽!快去给人家钱!”


  大木盒子打开,屋里顿时凉森森冷冰冰的寒气袭人,原来是两个大号的瓷坛子,上头贴着信远斋的楷书字号,十分精神,青花的瓷坛周围都是凉森森的大冰块,滴滴答答还在滴水,打开盖子,一股酸甜香气瞬时弥漫了整个东里间,真香!!


  周掌柜洗了手,亲自拿出两只精致的白玉碗,拿白色手巾细细擦了,才用铜勺盛出来两碗,端给善王爷一碗,又伺候着歪倒在椅子上的刘大人喝。


  只见善王爷大马金刀直着腰端坐,端起玉碗好似金龙饮江,一扬脖子咕噜噜干了!“真爽快!!掌柜的,给你们少东家和这位公子,外头的人都端碗尝尝!别抻着啦,算是爷请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