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你可以不信,但不能不敬——三爷给你聊聊真实的古玩圈


作者:齐州三爷  分类:鬼话


  可棺材里的中年汉子,查访了2月有余,也查出是谁,热闹看完了,人们把这事也慢慢忘了。。。。。。。





  话分两头。


  宋小姐尸体哪去了呢??


  有朋友猜出来了,这是不是牡丹亭里的还魂记嘛!!


  实话说,还真不是。




  那天,宋家送葬的人,把小姐棺椁安放在双林寺西配殿,留下主持的人吩咐和尚们念经超度,其他的就回去了。

  双林寺里,有个小和尚,法名广大,叫广大,人不大,20出头,长得眉目清秀,一表人才,因为父母双亡,没了饭辙,才出家做了和尚。


  这人,虽然出了家,可酒色财气一点没忘,端的是心猿意马的一个花和尚。


  双林寺虽然挺了不少棺椁,游览的人少了,但出门给各位施主做法事的活计,也不少。加上广大油嘴滑舌,嘴甜如蜜,方丈着实看重他。


  这样,广大没少干那种出入大户人家内宅、钻妇人床头的勾当。


  有句俗话不是说嘛——和尚们都是色中饿鬼。阿弥陀佛,罪过罪过。
  广大就是其中之一。


  听说宋小姐暴死,又是少年,所以,广大起了歪心思。


  因为宋家等着配个阴婚,棺椁看着厚重,其实并没有下钉子,只是合缝之后,等着刷漆。


  广大色心一起,有了主意。


  这晚,几位僧人在配殿里给宋小姐念经超度,香火缭绕,熏得人昏昏欲睡。本来嘛,这些和尚也就是在别人家丁在的时候,念念经表示表示,等宋家的人一走,就剩了两个留守的家人,跟着忙活了这么久,也偷懒跑去睡觉了,和尚们看没人了,又嘟嘟囔囔念了一会儿,就散了。


  三更时分,月色昏沉。城郊的双林寺,陷入一片黑暗。


  吱呀,僧房的小门开了,一个秃亮的脑袋漏了出来,广大四处看看,没人。。


  偷偷进了西配殿,昏暗的烛光下,硕大的棺椁赫然在目,借着窗外哗哗沙沙的树影和风声,让人心里毛毛速速的。


  色心壮胆,广大关了殿门,摸到了棺椁前,深深吸了口气,隔着棺材,他仿佛闻到了宋小姐身上的馨香呢。
  咕咚!咕咚!
  广大正迷醉在自己的想象中,突然,不知道哪里发出一阵响动,吓得他汗毛直竖!


  广大赶紧跪在棺材前,自己念叨着——小僧久仰小姐芳名,想一睹芳容一亲芳泽,小姐阴魂未远,别吓唬小僧,保护小僧心愿得成!


  说完磕了几个响头,果然,声音消失了。


  广大起身,仗着自己年轻力壮,使劲推了推,棺材盖吱扭扭扭扭,滑开了!


  一脸淫笑的广大松了松僧袍,闪目观瞧,棺材里,一片金辉璀璨、珠光宝气慑人气魄 !一位天仙似得小姐,正躺在那里悄无声息。


  广大火气上涌,哪还忍得住,闭眼俯身就要亲个嘴。不料,殿内烛火噗得声被一阵呼啦啦阴风吹灭了,一双冰凉的爪子抓住了广大的秃脑袋,一个奸奸瑟瑟的声音传入耳中


  “还我命来!!!!”
  广大和尚,正要轻薄宋小姐的尸体,此时一阵阴风骤然刮起,棺材里传出一个声音——


  还我命来!!!!!!!!!!


  那广大不听还好,乍闻之下,直吓得魂飞魄散,心胆俱裂,啊呀一声尿了裤子,软倒在棺材边,
  宋小姐,慢慢坐起来了!!




  此时,配殿的门吱呀呀开了个小缝,一个中年汉子闪了进来。


  冲到棺材跟前,也是一惊,仔细观看,宋小姐满身大汗,气喘吁吁,原来,她没死!


  要说无巧不成书,宋小姐被宋胖子大骂一顿,气涌咽喉,顿时身亡,其实是尸厥之症,中医讲体气素弱,气恼闭了静脉所致,但宋家人并没有发现就小殓入了藏。


  又赶上京城老礼儿,青少年在家亡故,不能按照风俗停灵三天,当天就得下葬,所以宋小姐在棺材里,被闷出一身冷汗,幽幽然又醒了过来!


  到了晚上,这才觉得自己身在棺材里,不能出来,听和尚念经,知道自己身在寺庙。


  要说宋小姐也是胆大,毕竟读过诗书,胸有城府,想到万一自己喊叫起来,怕惊了众人,慌乱之下,怕是诈尸,万一被一把火烧了,岂不冤枉。


  而满身的金银珠宝,又让宋小姐有了算计,只等待出来的机会。


  果然,广大和尚淫心大起,开了棺材就要轻薄,宋小姐急中生智,扮成幽魂蒙的一吓,才脱离了险境。


  然而,来的中年汉子看到宋小姐花容月貌娇喘吁吁,又见棺内珠宝辉煌,早已按捺不住,上前就要动手。


  原来,这汉子不是别人,正是那位礼仪奶奶,张姥姥的侄子!!



  张姥姥在宋家得了财物,又吃了酒宴,醉醺醺回了家,正赶上自己的亲侄子,张财来探望。
  张姥姥自己有儿子,跟着威泰镖局一直在口外走镖,成年下不回家,又没有儿媳,因而张姥姥自己过活,儿子不过半年六个月送些钱物特产,张财呢,不一样了,这小子,在京城是个有名的地痞无赖,踹寡妇门,挖绝户坟,干尽了坏事。


  从小,父母双亡的张财,是张姥姥的拉巴大的,平时再坏,对这位姑母,还算有些良心,时不常来探望探望,张财在街面上欺负弱小,开宝局子赌钱,也捞了不少,可贼心不死,知道张姥姥在京城大宅门里,赚了不少钱,儿子又不在身边,因此就惦记上了。


  张姥姥也是个老人精,看侄子接长不短儿的来探望,自己孤身一人,儿子又远在口外,担心出事,每次张财来家,卖点点心水果,老太太都不让张财空手回去,多少给他些银子礼物,算是维持着这颗狼心。


  这天张姥姥昏呼呼刚回来,张财就来了,提溜了两包核桃酥算是孝敬。张姥姥正得意呢,于是拿出一匹绸缎,送了侄子,又把宋家小姐出殡、陪葬了多少珍宝,炫耀似的说给侄子听。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这张财一听宋小姐棺材里全是金银珠宝,就惦记上喽。


  赶到天不黑就出了城,找了个野茶馆,吃喝一顿,夜半时分,才进了双林寺,就要动手,正赶上这一幕!!


  张财看广大和尚吓得哼哼唧唧趴在地下不能动弹,又见美女金银,恶向胆边生,蹭的声,从靴子里拔出一把匕首,猛地刺进了广大的后心窝,结果了他的性命。


  这才淫笑兮兮的抓住了宋小姐的手腕,


  “小姐,您命大,别抻着了,跟我回家享福去吧!!”拿了棺材里的绸缎,左右划拉划拉,把陪葬的金银珠宝打成了包袱,拉着宋小姐就要走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