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你可以不信,但不能不敬——三爷给你聊聊真实的古玩圈


作者:齐州三爷  分类:鬼话

  几人似久别重逢的老友,热络极了,周掌柜的长叹一声:“妈呀,可把这位王爷送走了。”自己小跑着在门外招呼车马。

  几人正要蹬车,远处传来一声吆喝声:“嘚!!。。。。。驾!!都闪开!闪开点儿!”


  只见一辆大马车缓缓而来。


  周掌柜的一看,呦呵!!这辆车,华丽极了!是西洋人坐的那种玻璃厢车,一色硬木雕花嵌金银丝的车厢,深雕了花鸟山水芙蓉牡丹,前头两匹枣皮红的高头大马威武赫赫,车厢四周,是大块水晶玻璃的窗户,里头是蝉翼纱的窗帘子,踏板、窗棱子,都是精铜镀金的,左右门把手,是镀金掐丝珐琅做成如意形状,四个辐辏的车轮,竟然是胶皮充气的!在京城,这可不多见!

  前头那位赶车的,高高坐在紫色天鹅绒高背车椅上,收拾的干净麻利,穿着绛红色的绸缎短衣,玄色缎靴,头上是水晶顶子凉帽,满脸横肉叼着洋烟卷,得意洋洋的呵斥着众人。


  相形之下,善王爷那辆菊花青拉的紫红围子镶金黄缎子的车,可就变成了仍货喽!


  这车,周掌柜认识,他脸色突然就变了,小心翼翼看着善王爷:“王爷,您还是赶紧起驾吧,这会子,别碰上才好。”


  善王爷两眼灼灼,放出恶狠狠的光华,一道阴狠闪过,握紧了拳头,一只脚踏上了车辕,嘴上还是不服输:“碰上?!!碰上又能怎么着?!他敢跟爷刺毛,爷废了他!!”

  孙、黄二位公子不知究竟,连三虎也探着身子远望那辆西洋厢车,少时,车走到附近,桀骜不驯的车夫好像突然看见了善王爷的马车,回头不知跟车厢里的贵人说了几句什么,那马车,竟缓缓停住,改道了。。


  玻璃窗里探出一个油头粉面的年轻脑袋,笑嘻嘻冲善王爷拱拱手,晃了晃手上一枚晶莹碧绿翠森森的翡翠扳指:“王叔!!您早班啊!怎么跑到当铺来啦!是不是找扳指来喽??明儿我再去跟您请安,预备好了扳指哪!咱爷俩比比。嘚来,回见您呐!”


  真是车如流水马游龙,一眨眼,西洋马车不见了。


  “敢跟爷叫板!!小东西,看明儿爷怎么收拾你!”善王爷像是受了巨大的侮辱,一闪身上了车,啪嗒一声,腰里缀着的青玉福寿佩碰在车辕上,摔了个粉碎。


  刘大人眨眨眼,摇摇头吩咐周掌柜赶紧回去做生意,也跟着王爷上了车,孙、黄二位公子坐在车里,外头是三虎和孙安一边一个跨车辕。


  孙安冲三虎挤眉弄眼:“三虎哥,你瞧瞧,那小子胆子太大了,连王爷都敢锵锵!真是活腻歪喽!”


  三虎却若有所思似得没听见,直到孙公子问他:三虎,周掌柜的刚才进去嘀咕什么呢??


  “哦,”三虎有些沉闷不乐:“周掌柜的说,真是冤家路窄,那辆西洋马车,说是振大爷的,咱们也搞不清。”


  “振大爷??!”黄汉恒眨眨眼,目瞪口呆。


  “是谁??”


  “难道是领班军机大臣、总理大臣的福王爷的大公子?!”


  “不会吧,怎么会是他??”孙玉宸喃喃自语,陷入了沉思。。。。。。
  二十四


  这位振大爷,可是名满京都、顶漂亮、顶出名的年轻八旗贵胄之一!他出名,倒不是因
  为像前些年去世的荣禄荣中堂一样公忠体国、俊才无双,而是有俩缘由——一是他有个
  好爸爸,二则,他做的那些好笑无聊的荒唐事,满世界都知道,连四九城的老少爷们,
  都当成茶余饭后的谈资笑料。


  振大爷他爸爸福亲王,可是三朝元老喽。他们家祖上,是乾隆爷第十七皇子,永寿的后
  人,跟嘉庆爷是同父同母最亲近的嫡亲兄弟,年纪轻轻,就被封为亲王,正赶上嘉庆爷
  亲政,诛杀原来乾隆爷的第一宠臣,大学士、领班军机、一等忠襄公的和珅和大人,永
  寿多少也算出了点力,又加上跟万岁爷同父同母,嘉庆爷着实喜欢这个幼弟,就把和珅
  的府邸,赏赐给了永寿。


  福亲王永寿算是享了多年的福气,玩的太厉害,年纪轻轻就死了,留下个爵位,是代降
  一等承袭,可等到嘉庆爷宾天,道光皇帝登基,后来的王爷不知犯了什么罪过,被降了
  好几级,成了镇国公。


  咸丰之后,皇帝都是从道光爷这支论的,乾隆爷那几支,就慢慢成了远支宗室,福王这
  一支,更是姥姥不疼、舅舅不爱,也没有差事,就吃个公爵的俸禄,残喘度日。
  皇室跟老百姓家里一样,家大业大的,哪能都照顾过来??咸丰皇帝刚登基,又宠爱自
  己的弟弟恭亲王,把福王这支从偌大的王府赶出来,御赐给了六弟恭王。


  到了同治年间,福王这支继承人,家里穷得叮当响,还得装门面,过的那叫一个惨,把家里值钱的东西不是卖给古玩铺,就是送到当铺里去喽。


  说来也怪,不知道他们家哪个祖宗坟上烧了高香,还是乾隆爷躺在裕陵里看着小儿子后代受苦,降下了好运。

  这位福王,就是振大爷他爸爸,从小就爱读书,刻苦学习、努力上进,小小年纪就把朝
  廷和皇室里勾心斗角、尔虞我诈、逢迎拍马、偷奸耍滑的套路学的炉火纯青,正巧,他
  家有个邻居,不是别人,正式那位西太后老佛爷的娘家弟弟,老佛爷的弟弟,自小就纨
  绔子弟,仗着老姐姐在宫内和朝廷的威风,着实风光,可他除了整日抽大烟、听戏、斗
  鸡走狗,正事一点不会干,连家里也乱糟糟的。


  老佛爷那当儿还年轻,知道弟弟无能,也不派差事,短不了经常给家里赏赐些金银珠宝、绫罗绸缎啥的补贴补贴,只是经常写信问候家里大人小孩的情况和市面儿上的境况。


  可老佛爷的这位弟弟,连大字都认识不了一箩筐,也不懂规矩,怎么办呢??知道邻居是福王的后代,又懂点诗书规矩,就把写信这差事,交给了福公爷。


  别看福公爷家里穷,可人精明伶俐,知道给老佛爷弟弟代写家信,是青云直上的第一
  步,这巧宗,怎么那么巧,就让自己赶上了,于是乎,福公爷开足马力,把回复老佛爷
  的家信,写的文辞典雅、天花乱坠,又夹带着讲述市面儿上怎么赞颂老佛爷垂帘听政的
  功绩,普天下百姓们对老佛爷怎样顶礼膜拜、山呼万岁的。


  加上福公爷一笔好字,在大字不识几个的满蒙贵胄里,确实别具一格。


  就这么一来二去,老佛爷觉得奇怪,自家弟弟咋变样了??等家里头进宫会亲一问,就把福公爷记住了。


  简在佛心的福公爷,就这么着青云直上,不几年的功夫,从一个吃干薪的落魄公爵,扶
  摇直上九万里!补了御前行走,再晋内大臣,照顾弘德殿事务,再晋中正殿事务大
  臣,再晋御前大臣,又从公爵升了贝勒,赶上光绪爷登基,又升了郡王,管理宗人府。


  福王爷就此成了皇室重臣,而且,这人在老佛爷跟前儿,非常谦逊、体贴、听话、孝
  敬,到了老佛爷六旬万寿,大修颐和园,作为监督大臣的他不仅捞足了油水,还被封为
  亲王爵位,成为朝廷上少有的远支亲贵第一人。

  赶上戊戌变法,老佛爷天颜震怒,福王爷还帮着出主意,绞杀变法维新,跟荣中堂一样,成了老佛爷跟前最红的宠臣。

  闹义和团那会儿,身为各国事务总理衙门大臣的福王很谨慎,八面玲珑、四处讨好,一
  会儿在老佛爷跟前买好,一会儿再洋人面前安慰,还不怕替老佛爷背黑锅,跟李中堂留
  在京都,与八国商谈条约事宜,为把老佛爷从祸首名单里去除,算是立下大
  功,最后才签订了《辛丑条约》,赔了洋人四万万五千万银子,终于救了老佛爷一回,完成任务。


  李中堂一死,荣中堂也命归西天,自此之后,朝廷里重臣凋零,老佛爷看来看去,就看
  着福王顺眼,又听话又忠心,自西安回銮之日,便把福王当成了大清国的支柱,升为领
  班军机大臣、外务部总理大臣,又加政务处总理大臣、练兵处总理大臣、新政筹备大
  臣,福王爷就此成了大清国一人之下,万万人之上权倾天下、威名赫赫的第一人。


  不过这位王爷,虽然小聪明不少,为人又圆滑机灵,老谋深算,可有个致命的短处,就是爱财。


  等到他老人家做了首席执政大臣,家里的门槛差点被当官的挤破喽!整日的人头攒动、
  人山人海,贪污纳贿、卖官鬻爵、穷奢极侈,把朝廷当成了自家的菜园子,想怎么卖就
  怎么卖,想卖给谁就卖给谁,全部官爵明码标价,童叟无欺!

  数不尽白花花的银子就流入他老人家的腰包。


  连袁大军机也拜他为义父,整个福王府的一应开销,什么过生日、娶姨太太、吃喝拉撒都被袁大军机包圆了,都在北洋衙门开支,高兴的福亲王一听袁某人,就乐得直流哈喇子。


  这位王爷贪污受贿,名目繁多,而且,老人家还有个规矩,细大不捐!!人家送100
  万,他收,人家送100两,他也收,反正抓到篮子里都是鸡蛋,他才不管多少呢,连他
  家大门的门房,他也下了命令——凡是来求见的内外官僚,送来的门包,不管是几百两
  还是几千两,门房不能独吞,得跟王爷我五五分成!


  好嘛,这位王爷只做了几年的领班军机和新政总理大臣,家里就成了金山银海,着实是大清国数得上的富豪金主儿。


  福王爷还挺有头脑,把搜刮来的银子,都存在外国洋行,朝廷也没法子查。反正他位高
  权重,只要把老佛爷哄好了,谁敢在太岁头上动土?!


  因此,这位王爷搞得朝廷鸡飞狗跳、乌烟瘴气不说,整个朝廷风气,被以他为首的满蒙亲贵们败坏的荡然无存,本就百病缠身、积重难返的大清国,更是风雨飘摇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