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你可以不信,但不能不敬——三爷给你聊聊真实的古玩圈


作者:齐州三爷  分类:鬼话


  就这,也没耽误他老人家发财,老佛爷经常谆谆教导他:“福王啊,你说你爱财也有个限度吧,你看看你闹得那些事儿,万一有一天,把大清国闹亡了国,你这财,上哪儿发去啊!”


  说归说,别看在老佛爷面前唯唯诺诺,一转脸,人家福王该怎么贪还是怎么贪,还变本
  加厉,连外交经费也捞了不少。朝廷有些重臣看不过去,那管啥用?!人家毕竟是皇室
  正根儿,又是老佛爷的宠臣。


  这位振大爷比起老爹,更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那势派和权威,简直混账到了极点。


  到了清末年间,八旗贵胄们早把200多年前入关时祖宗们金戈铁马气吞万里如虎的热血
  豪情和武勇刚正,都扔到东洋大海去了,除了吃喝嫖赌抽、坑蒙拐骗偷,就是坐在家里
  玩鸟、玩蛐蛐、养花、遛马、噗通噗通的生孩子。

  朝廷给的制度太优越了,优越到把这些原本可以忠勤报国、勤劳王事的精英们,都养成了一群废物点心和蠢猪。

  咸丰爷的宠臣肃顺不是说过嘛————咱们旗人都是些混蛋王八蛋,懂得什么?!!还是汉人厉害!他们那支笔是得罪不起的!


  可这种明白人,到了,还是让两宫皇太后联合恭亲王给宰了嘛。


  同、光中期,还有文祥、宝鋆、恭亲王,到了此刻,大厦将倾,连个支撑大局的人都变
  成了福王这种样子。


  振大爷就更不用问了,从小含着金汤勺出生的,7岁就赏了国公的爵位,16岁进了贝子
  爵位,从小生活在绮罗丛、金银堆里。旗人贵胄子弟嘛,一落生,就在宗人府记了名
  字,按月发粮饷工资,一大堆太监、保姆、谙达伺候着,衣来伸手饭来张口。加上老爹
  是首席军机大臣、总理大臣,又极为喜欢振大爷这个顶漂亮、机灵伶俐的儿子,因此,
  更助长了振大爷的胡天胡地的乱闹。


  这位爷是吃喝嫖赌抽样样精通,从小就不学好,书读得乱七八糟,不仅遗传了老爹爱钱
  的传统,还添了一样好色。家里美娟如云,还不满,成天泡在八大胡同里,那里的姑娘
  和老鸨子,最喜欢这位挥金如土、手面豪阔的贝子爷,别的荒唐事就更多了——有时候
  叫上几十个婊子大白天去逛茶馆,有时候跟别的王公子弟打架斗殴斗鸡走马赌钱,有时
  候还跑到亲戚家看美女,闹得人烦狗厌。


  到了前几年,朝廷新政,老佛爷看在他阿玛面子上,又加上着实喜欢这个漂亮小伙,不
  但让福王继续主持中枢大政,还让他做了农工商部尚书,也风光了一阵子。不料去东北
  巡视时,奉天巡抚送了他一个小姑娘,俩人如胶似漆,让新闻记者给曝了光,都察院那
  帮子清流狠狠奏了他一本,弄的老佛爷都看不下去了,撤了他的差事,让他在家闭门思
  过。


  其实,谁能拦住他呢??做官对于振大爷来说,那是跟坐牢一样辛苦,还得天天早起上
  衙门理政,不如天天坐着马车,四九城乱逛好玩的多。这不,这几天,振大爷就回过神
  儿了,没事就跑到颐和园给老佛爷作伴玩,反正老佛爷年纪也大了,管不了那么多事
  儿,就喜欢遛弯、养狗、照相、坐船游湖,振大爷这张漂亮的脸蛋儿和乖巧的嘴巴,正
  好派的上用场。


  用银子,振大爷也从来不跟他爸爸要,因为要巴结他爸的人太多,福王收的钱太多,有
  时候还记不住,有些就送到他这儿来了,振大爷又发扬大方无私的精神,把银子大把的
  撒出去,结交妓女、太监和各种各样谄媚拍马屁的人。也算取之于官,用之于民喽。


  跟善王爷比扳指,其实不那么重要,今儿他可是来憋宝的,可遇上了善王爷,又把他的兴致闹没了。


  福王爷和善王爷,算是一个后党、一个帝党,俩人虽说都是宗室亲王,可谁也看不上
  谁,善王爷最厌恶福王爷贪污受贿卖官鬻爵那一套,而福王爷,也看不惯善王爷整天忧
  国忧民、装忠义大臣,照应皇帝,对变法维新很感兴趣那一套。所以,俩人满拧。


  今儿看见善王爷领着几位年轻公子坐车而去,振大爷来了精神,他觉得,有必要跟老爹说一声,善王爷私底下是不是搞啥猫腻?正好也把老佛爷最近的一桩心事透漏给坐在家里捞钱的爸爸。


  振大爷这辆豪华的马车飞奔不就,回到自家,西城定阜大街,福王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