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你可以不信,但不能不敬——三爷给你聊聊真实的古玩圈


作者:齐州三爷  分类:鬼话


  二十五

  



  (大清国领班军机大臣、皇族内阁总理大臣、总理外务部大臣、世袭福亲王,这里用的是化名,大家都知道他是谁呵呵呵!!)


  振大爷有好几十处外宅,都是各省督抚将军们孝敬的,每座宅子里金屋藏娇,奢华无
  比,不过,每个月还是得回府住一阵子,毕竟老爹还在,他兄弟几个没分家。这座王
  府,是福王晋封亲王之后重修的,买了周围两条胡同的土地,面积广大,比醇亲王的南府还大一半多,算得上京都王府里的翘楚。


  加之福王爷敛财有道,家里金山银库珠宝古玩堆积如山,有钱就是横!福王爷花了几十
  万银子,把个王府修建的雕梁画栋、金碧辉煌,光殿宇、楼阁就600多间,外头还有广
  阔的马号和花园子,时人称之为——聚金窟。


  振大爷在五间绿色琉璃瓦广亮大门外下了车,车夫引着马车去了隔壁的马号院子。府门
  外的长达3丈多的雕花琉璃影壁下,一拉溜挺着十几辆马车、轿子和菊花青骡车,庙会
  似得热闹,马夫、车夫们都蹲在影壁下头抽烟、聊天、吃烧饼喝水,乱纷纷说个没玩没
  了。


  汉白玉台阶上朱红金钉大门外,左右各有两条红漆大板凳,一边坐了四个华服恶奴,台
  阶下两旁两只一人高的石狮子下,各站着8名荷枪实弹的王府护卫,威风凛凛盯着外头。


  一见少主子回来了,几个奴才脸上笑成了一朵菊花,赶紧过来打千儿问安:“大爷!您
  老可回来了!给您老请安!王爷这两日还说呢,怎么没见着大爷??还是二爷说您去海
  淀花园子那边了,那边去颐和园近便,老佛爷召见也方便不是,呵呵呵呵,赶紧着,到
  上房看看,王爷在。。。。。。”


  “你这老小子,越来越会放屁了!我回自己家还用通报??滚一边去!听说你们收门包
  越来越没规矩啦?上回广东巡抚来,你小子一口要了人家8000两!胆子也忒大了点儿!

  你不知道他是镇国公载大爷的门人??一家人不认一家人?闹的那天在园子里碰上载大爷,话里话外寒掺我一顿,都是你们这些不争气的奴才!”振大爷满脸厌恶一甩手,往里走。


  门口的几个奴才嗔笑着一路送,一面轻轻抽自己嘴巴,脸上带笑嘴里不停:“大爷,冤
  枉啊!我们几个整天坐在门口,谁知道他是哪根葱??再者,咱们王爷是总理王大臣,
  载大爷再大,也漫不过咱们王府去,这门包的账目,王爷一个月查好几次,我们也是才
  拿五成,几个人分,您说,不敬着咱们,就是不敬着王爷嘛,再者说了,连当年恭王爷
  还收门包呢,广东那么富,多要点,他们外官来钱快嘛。嘿嘿,下回奴才们问清楚。您
  走这边,王爷没在暖阁,几个外官在花厅候着,王爷烦,不想见他们,在西跨院呢!”


  “啰嗦个啥,滚吧!”振大爷撇着嘴,随手从袖子里甩出一把金瓜子仍在几个奴才脚下,抬腿走了。
  几个奴才饿狗见了屎一样立马儿围上去乱抓着,还大着嗓子喊:“奴才们谢大爷赏!!”那声音,难听极了。。。。。。



  转过两个弯,振大爷进了西跨院,这座院子,南北共5进之大,是联体的5个大四合院子
  用游廊连通,地下铺的全是临清出的大青砖,又平整又气派,院子里用大修颐和园“挪
  借”来的山石花木,打理得优雅清净,华丽秀雅,几株西府海棠,还是从西苑三海偷偷
  派人挪移来的,点缀得亭台殿阁灿烂明丽。


  过了琉璃花池里的假山和六个储满清水的青花大瓷缸,面前一拉溜五间大厅,青砖素
  瓦,一派素雅,其实,这座厅堂,全是用海南岛出产的黄花梨木建成,不上漆、不打
  蜡,全是木植本色,檐柱下的石墩也是汉白玉的,镶嵌着大玻璃窗户,垂着银白色蝉翼
  纱,当年足足花了18万两银子,据说呢,是福王爷为了显示自己的“清廉”,才建的这
  么一座房子。


  门上挂的是一块黑漆底子泥金夔龙纹铜镀金字匾额,上头是老佛爷御赐的三个大字——
  清德堂!


  两边檐柱上是一副紫檀雕螭龙纹红漆字对联————

  为政戒贪,贪利贪,贪名亦贪,勿骛声华忘政事;
  养廉惟俭,俭己俭,俭人非俭,还从宽大保廉隅。


  这还是光绪爷的御笔。



  振大爷每次看了老爷子请来的这些对联、匾额御笔,都笑的肚子疼。贪就贪了呗,大
  清国谁不贪??从顺治爷入关,大大小小的贪官污吏就数不过来,有哪个是海瑞包
  公??!还整天装扮成一副道貌岸然正人君子的模样,一边当婊子一边还想立贞洁牌
  坊,比他娘的婊子都不如!

  比如光绪爷那几个清流党的老师,成天介子曰诗云的念叨着,可哪位学生送的钱他们没要??哪个官上门求字画,不得出个万儿八千的“润笔”费??装什么圣人!出过洋的振大爷,顶瞧不起这帮蝇营狗苟虚套子的官,很不巧,他老爹正是这些官儿的头。

  院子里的下人正要禀报,振大爷摆摆手,自己上了台阶,隔着玻璃窗户,偷偷往里瞧。



  两架楠木子孙万代福寿玲珑大隔扇,把五间屋子分成三部分,正中是大厅,挂了幅
  米南宫的襄阳山水,两边是元代柯九思写的对联,下头紫檀雕花翘头案上,摆着架翡翠大插屏、赤金座钟和两盆广东送来的杂色宝石镶嵌银镀金梅兰竹菊四君子盆景。

  屋里一色紫檀雕花嵌玉的家具,是扬州的“百宝嵌”工艺,东间是书房,也是老爷子
  会见贵客和亲信的地方,右边是老爷子“斋戒”的地方,还有个小佛堂。不过,这位福
  王爷内宠颇多,有名的7个,没名的十几个,都养在府里,老迈年高的王爷,有时候也
  实在受不了正是好年华的姨娘们争宠,隔几天晚上就在这儿睡。

  而佛堂呢,其实是王爷的内库,除了满满供奉的180多尊金佛、玉罗汉,还有不少见不得人的珍宝秘藏在这里,全家人,除了振大爷,别人都不晓得。这老头,精明着呢!


  这时,一身玄色贡绸便服,腰系黄带其实出头的老王爷,在东书房书案上,带着银腿
  水晶花镜,正低头舔着口水,聚精会神慢悠悠数着手里一叠银票子,书桌上摆着几样东
  西,在阳光照射下,异彩纷呈宝光四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