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你可以不信,但不能不敬——三爷给你聊聊真实的古玩圈


作者:齐州三爷  分类:鬼话

  振大爷童心大起,笑眯眯装着没事人一样,一把推开门:“阿玛!!儿子来给您老请安来喽!我的老阿玛,您在哪儿呢??”

  正低头数银票的福王一听外头有动静,吓得一哆嗦,顾不上嘴上的口水,动如脱兔猛地跳起来,眼镜子掉了一半,拖拉在脸上,扎煞着手一面四处找寻,先把手里的一嘎子票子塞进抽屉,慌乱从身后拿起天青色马褂,盖在桌上的物件上,紧接着从后头紫檀大书架上抽出几本书,胡乱打开放在桌面,一套动作下来,如行云流水般麻利,全然不像70多岁的老头,等他隔着眼镜一看,原来是自己的大儿子,振大爷! “阿玛!您吉祥如意!儿子给您请安来了。”
  振大爷一个漂亮的千儿打下去,不料老王爷一拍桌子:“混账!你小子成天就知道惹是生非!说,这几天上哪儿胡闹去了?!一回来就耽误我看书。”


  振大爷嬉皮笑脸的起身道:阿玛,您那眼镜子掉了一半! 老王爷长舒一口气,把眼
  镜推到鼻梁上,想换一脸严肃,可不知为啥,他见了这个漂亮伶俐的儿子,就是严肃不
  起来,或者说,儿子知道的宫廷内幕,比他还多,有时候遇事还得跟他商量,哎,人大三分客嘛。

  “坐吧。你这是打哪儿回来??看看你穿的这一身!哪是咱们王家气派,简直就是整天游逛在八大胡同的浪荡公子哥儿!明儿赶紧换了去!”福王拽拽桌上的马褂,生怕儿子看出什么端倪,装着清闲从袖子里拿出个象牙小梳子,装模作样的梳理花白的老鼠胡。


  振大爷看看自己身上的衣服,里头是月白宁绸裤褂,外头是镶了金边的苏绣银白纱袍,系着金黄色赤金梅花镶红宝石圆版的金头腰带,金圆版下,挂着两条水红的长带子——这叫“忠孝”带,带子下也缀着几个金丝荷包,腰带周围呢,挂满了滴里嘟噜的大小五彩缂丝京绣荷包、扇套子、眼镜套、鼻烟壶套、烟袋套和顺刀套,还有什么护身的小金佛、玉佩、流苏,加上手上的翡翠扳指和赤金嵌金刚钻的大戒指,整个儿跟大戏院里唱小生的戏子一样。


  不过呢,振大爷觉得,自己这身儿装扮,可是北京城八旗子弟里最时兴、也最漂亮的喽,别人家的孩子,还不一定这么好看呢! 撇撇嘴,振大爷说:“阿玛,我可是来跟你请安的,我都这么大了,您老人家也别成天捏咕我,连老佛爷都看我漂亮呢!”
  “呸!!你小子就作吧!老佛爷夸奖你?那是看在我的面子上才这么说。没有我,你算个啥!!你看看你都多大了?20多岁的人了,成天不干正事,斗鸡走狗花天酒地!连
  个官儿也不好好做,丢官罢职!能耐的你!要不是我,你小子早让那帮子御史言官们给
  骂化了!上回你四妹妹在宫里来信儿说了,最近老佛爷对咱们爷俩口风可不好!闹得翻
  了天,你就等着宗人府高墙圈禁去吧!”


  说的慷慨激昂口干舌燥的老王爷喘着粗气,端了茶杯正要喝茶,突然发现面前的儿子不知哪去儿。


  一回头,嗬!振大爷正翻腾他书架上的小抽屉,一面翻还一面笑嘻嘻:“知道了我的老阿妈!您见了儿子能不能有些新鲜的??别跟见了外头那些外官似得,整天说什么勤政清廉?!哎,我记得内务府大臣小那,给您送了几盒英吉利的雪茄,您又藏哪儿了??哦,这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