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你可以不信,但不能不敬——三爷给你聊聊真实的古玩圈


作者:齐州三爷  分类:鬼话



  成竹在胸的福王得意撅着胡子笑的厉害:“儿子,别看老佛爷整天说让咱们少收礼,其实呢,咱们这个地位,你越贪,老佛爷越放心,等哪天你要是不贪了,老佛爷兴许就会觉得你不可靠、不安稳!快说,还有什么事儿,一会儿我还得见外官呢。”


  振大爷这才明白了老爹的城府之深,听得他一愣一愣的,半晌,振大爷一怔,换了笑
  脸:“阿玛。真有您的,不愧主持中枢这些年喽!有个事,前儿我进园子请安,听李莲
  英说的,说最近老佛爷心神不安,想请一尊佛菩萨像,这里头仿佛还有什么说道呢。”




  “我当什么大事,不就是佛像嘛,大内、西苑三海和颐和园里那么多金佛、玉佛的,还
  用得着你操心??不介咱们家里也有的是,挑一尊大的,我记得库里有两江总督送来的
  赤金三世佛,不行就送进去,算咱们的孝敬。”

  福王无所谓一笑,摆摆手就要让儿子走。


  载大爷却一脸诡秘:“阿玛,哪有那么简单?我刚才不是说了,李总管说,里头有说道
  儿呢!”


  “说道儿?什么说道儿?!”福王来了兴致,“没听你四妹妹来信儿说啊!”


  “她除了陪着老佛爷吃喝玩乐,懂什么,再说是前儿的事,我听李莲英
  说。。。。。。”




  二十六




  前些天晚上,老佛爷下半晌游玩昆明湖,回乐寿堂吃了晚膳,因为八宝鸭子做的不好,还打了寿膳房厨子20板子,随后跟皇后、瑾妃、大公主、四格格等人玩了会叶子牌,就乏了,躺在西暖阁的安乐椅上打盹。

  八点多钟,正迷迷糊糊的老佛爷听见外头有人叫她,便起身独自走了出来,发现原来站殿内和院子里的宫女、女官、太监们,都不翼而飞了。


  前头一个黑影,领着他走啊走啊,走啊走,仿佛上了一座什么山,慈禧老佛爷哪走过这么远的路,一面走,一面累的气喘吁吁,可两条腿像不听自己招呼似得,还是一个劲儿的迈步,四周的天际阴云密布,大块大块的浓云在广袤的天穹上漂浮移动,显得周围更加黝黑,阵阵阴风袭过,激的老太太身上一阵阵起栗。


  这、这是哪儿啊!!此刻,这位高居九重至尊的大清国圣母皇太后,才第一次真真切切感到无边的恐惧,从心底里夹带着以往那些罪恶、欲望和诡计、杀戮,一层层雨后春笋似得冒出心头!


  山上全是茂密的松柏,满山慢岗的高树摇曳婆娑,被阴风撩动得像无数黑影拍手欢笑,丛丛皑皑的蒿草暗潮涌动,此起彼伏,只有前头一条几尺宽的石板路还算平整。


  足足好几个时辰,老佛爷还没走到头,可脸上、身上全见了大汗,那张涂了厚厚官粉、像长了醭似得冬瓜脸极具抖动着,嘴唇跳动的厉害。。


  前面草丛里,好像有什么物件,趴在地下缓缓蠕动往这边来。。。。。老佛爷睁大了那双平时威严残刻儿而此时惊恐的眼,看了半晌,眼熟。


  那堆白乎乎的东西蠕动到近处,突然冒出一股股黑气,一阵凄厉的笑声顿时响彻寰宇:哈哈哈哈哈哈。。。。。。皇额娘,你也有今天啊!!您皇太后的黄粱美梦还没做熟!40多年了,你终于也来了!报应!!报应啊!!不是不报时候未到哈哈哈哈!”


  老佛爷想聚集起哪怕一点点在朝堂上对着匍匐在她脚下文武百官那种飞扬跋扈、凶狠暴虐的玉音,可张了张嘴,发现自己只能挤出几丝颤音:“放、放肆。。。。。。你、你是什么东西!敢这么对我说话,你知道我是谁?!我是。。。。。。”


  “嘿嘿嘿嘿嘿嘿嘿。。。。。哈哈哈哈哈,你是谁??你是叶赫纳拉氏玉儿,你是咸丰
  爷的妃子,你是同治皇帝的额娘,你是光绪皇帝的四伯母和大姨妈!!你是大清国慈禧
  端佑康颐昭豫庄诚寿恭钦献崇熙皇太后,你是牝鸡司晨、残民以逞私欲、昏庸暴虐的老
  妖婆!你是不顾国家大局,挪用海军军费大修颐和园,丧师失地致使北洋海军全军覆没
  的祸首!你是放纵乱民祸国殃民的贱妃!哈哈哈哈,你知道这是哪儿嘛?”


  “来人!!来人啊!!你到底、到底是谁?!!”魂飞天外的老佛爷吓得玉容变色,一脸死相。


  缓慢蠕动的物件,慢慢抬起头,那影子淡淡的,赤了一只脚,尖叫道:“这里是鬼见崖!过去就是黄泉路!哈哈哈,皇额娘,你看看,你看看我的脸!!看看我的脸!!你看看我是谁!”

  一张在被水泡的浓胀不堪鼓囊囊的惨白的脸庞,一只只蛆虫在眼窝、鼻孔里爬进爬出,裂开的大嘴里,喷出一股股浓重的恶臭!

  “啊!!!”老佛爷惨叫一声,瘫软在地,阴云密布之下,再看,原来眼前是庚子大变时,被她下旨扔到井里的珍儿!


  “哈哈哈哈呵呵呵呵,老佛爷!呵呵呵呵皇额娘!你看,远处是谁接你来啦??都是你的熟人!大家都来瞧。看看咱们大清国的老佛爷也到了!”


  顺着珍儿烂没了皮肉的骨头一指,远处出现了一丛人,或者说不是人,正缓缓而来。


  那些人各种各样——为首的,是抱着自己大辫子脑袋的无头中年男子,嘴里吱呀嚎叫的,是肃顺!

  脖子上套着明黄绫子,吐出一尺长舌头的俩中年人,是郑亲王端华和怡亲王载垣!

  后头或走或爬过来的,是几十个肢体残缺的太监,那是她在辛酉政变时处死的肃顺在大内的余党!

  后头几乘纸人抬的八人大轿,下来一个,是儿子同治皇帝,还有个婷婷袅袅的美人,啊!是被她逼死的嘉顺皇后!!


  又出来一个,七窍流血、凤冠龙袍的中年女人,是她、是、是一向温厚慈祥,也暴死在她手里的慈安皇太后!


  还有无数面貌不一的人头攒动慢慢涌过来——戊戌六君子、维新人士。。。。。。都张牙舞爪的来抓她了。


  “姐姐,姐姐救命啊!!”老佛爷一把抱住慈安皇太后的大腿,放声痛哭:“姐姐救
  命!!只怪妹妹鬼迷心窍、私心作祟!妄想自己掌握皇权,才让姐姐暴死!不想相会于
  九泉之下,请姐姐大发慈悲,看在咱们姐俩一起伺候咸丰爷20多年的份儿上,看在咱们
  一起垂帘听政10几年的份上,饶了妹子吧!!”说罢嗵嗵磕头。


  “呸!!你这贱人还在这里甜言蜜语蛊惑人心!呵呵呵呵,没想到你也有今天!我想着
  你把我谋死了,这大清的天下,就交给你们娘俩折腾去吧,看你到底能折腾到哪天!不
  想你也不过是折腾的大清国苟延残喘、奄奄一息!今天你既然来了,就别想回去了!”


  众人一拥而上,把个慈禧老佛爷左推右搡、又撕又咬、又捶又打,顿时乱成一片。


  老佛爷被打得抱头乱滚,正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哄然一声巨响,山头上忽然闪出一阵九色圆光!


  那圆光冉冉氤氲,飘飘浮动,仿佛一霎那,将天穹照耀的一片明亮!四周的阴风鬼音怪声豁然无存,全都消失了。


  慈禧傻愣愣不知所措,抬头再看,圆光中天花香雨、金光万道瑞霭千条,正当中,宝相
  庄严,是尊跨着金毛犼的观音大士,左手执了净瓶,右手捏着杨柳普洒甘露。喜得慈禧
  老佛爷叩拜念诵不已。


  闭了眼忽悠悠身子很轻,像羽毛在空中飞旋似得,脑中轰然乱颤了一阵,再睁眼,心里噗通噗通乱跳的厉害!


  原来是场噩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