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你可以不信,但不能不敬——三爷给你聊聊真实的古玩圈


作者:齐州三爷  分类:鬼话

  自打善王说了亲戚看病,孙玉宸心里结了疙瘩,在黄家住着,吃不香睡不好,年轻人
  嘛,身上本来就带着官司,又在异乡,心里更是装不下事儿。黄汉恒、三虎都看出来
  了,却问不出来咋回事,只能每日陪着他出去散心。


  过了不到半个月,这天上午,黄汉恒正拿出家里珍藏的古书字画跟孙公子赏玩,孙安也
  在院子里跟三虎妆模作样的练武,外头仆人匆匆来报,有人来找孙公子。


  “谁??”黄汉恒觉得奇怪,除了自己家,孙公子在京都并没有什么熟人。


  “说是善王府的,车在后门等着,只请孙公子一人前往,说王爷早先跟公子说好了。”

  黄汉恒更觉怪异,三虎、孙安也进来了,听了,三虎劝道:“不成!三哥,你不能一个
  人去,王爷也不成!万一有个闪失,我们上哪儿找人呢??”

  孙公子心里焦躁,斟酌着把看病的事说了,黄汉恒这才放了心,三虎见多识广,对朝廷
  勋贵和当官儿的,从来不放心,想想说:“这么着,三哥,我陪你去!你自己去我不放
  心,黄公子和孙安在家等着。”

  不容分辨,三虎换了衣服,带了短枪和匕首,跟孙玉宸到后门,是一辆高头大马的朱轮
  大车,赶车的是个伶俐的下人,伺候着孙公子上了车,看三虎也要上,连忙阻拦。


  三虎把眼一瞪,一把抓住他脖领子:“怎么着??!这是我哥哥!你们请他去,我得跟
  着开开眼。”


  下人苦笑道:“爷、爷您松手!!我们王爷说了,只请公子一人,不然小的回去没法子交代。。。。。”

  三虎冷笑几声:“哼,不用你小子交代,别啰嗦,赶车!”



  下人看三虎神勇,不敢再言,赶车离开孙家,拐弯抹角走了好久,转的车里俩人都晕了,不知道来了哪里。


  “吁!~!”车停了。


  三虎先跳下来看看四周,是条不大的胡同,可周围尽是青砖壁垒整齐的房子,绝不是外
  城那些破草屋,东边还能看到一座不大的小山,南边隐隐约约显露出红墙黄瓦的宫墙。


  孙公子下了车:“这是善王府??你们王爷呢??”
  下人陪笑:“不是,这儿是我们王爷的另一处宅子,您别问了,放心吧公子,王爷在里头等您呢。我在外头伺候。”


  面前是个黑漆油光的大门,三条青石的蹬台,两边是上、下马石头和拴马的青石桩子,
  水磨的砖墙非常规整。


  门口有两个老仆人迎候,进门正中一座砖雕的照壁,雕刻的五福捧寿异常精美,转过
  弯,二门里头一道木架子屏风,上头帖着四个大字——天恩锡福。一个不大的四合院出
  现在面前,五间青砖素瓦的屋子,屋前有架藤萝,白石桌椅,四周是各种青翠的绿竹和
  花卉,好一个清幽的所在。


  正屋前头,善王爷一身银灰暗织万福纹的纱袍,神采奕奕得站在那里,笑吟吟的迎上来:“公子,久候了!这位。。。。”


  孙公子抱拳拱手:“这是我的四弟,非要跟我来见识见识,王爷见谅。”


  善王笑笑:“无妨,来了就是客嘛,不过,您这位兄弟可要守礼,委屈他在客厅等着。
  还有。。。。。。”善王拉过孙公子,神情有些诡秘:“我这位亲戚,性子有些执拗,
  说了什么话,公子别放在心里才好,都看我的面子了。他这病,自己也略知一二,只是
  不喜欢医生说他肝郁,更不喜欢说他肾虚,再者不问你,别乱回话,公子注意才好”


  “啊?!”孙公子这才觉得自己接了个烫手的山芋,思索着:“王爷,医者父母心!您
  也知道,讳疾忌医这个说法,您这位亲戚又不许说病源,万一是这种病,怎么下手开方
  子呢??这、这小人不敢领命。”


  “误会!误会了!公子,大户人家嘛,都有些怪脾气,哈哈哈哈,我看这么办,您看出什么毛病,就往别的地方说,开药的时候,还是按您看的治,两面都好嘛!不然我也不好交差不是??”


  这种奇异的诊病方式,在孙玉宸看来,简直闻所未闻,但事到如今,也得硬着头皮去办
  吧,毕竟人家一个世袭的亲王这么请求。


  进了屋,善王安排三虎在客厅喝茶,桌上摆满了点心、水果和各种烟卷,三虎警觉的坐
  下,四处打量,东西两间,是用红木雕花的落地罩遮挡,东间门口,是座紫檀木框的大
  理石山水屏风,堵得严严实实。


  心里忐忑的孙公子,跟着善王进了东间。


  这是间书房,不大,东墙一座大书架,前面楠木大书桌,四周有几个天然形态的紫檀坐
  墩,上面摆着各种各样精致的紫砂盆的山水盆景,有的如老树盘枝,有的如飞龙探海,
  有的像黄山云雾,色色精丽清雅,北墙上挂了一副十分清晰且少见的大清国地图,南墙
  上是一副北宋李成的《晴峦松林图》,古色古香,牙轴玉帧,名贵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