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你可以不信,但不能不敬——三爷给你聊聊真实的古玩圈


作者:齐州三爷  分类:鬼话



  书桌前头坐着一人,大概30多岁年纪,和中身材,宽阔的额头,容长脸,眉目清秀,俊
  雅非凡,细长的眉毛下,一双晶莹明亮却带了些许忧郁含蓄的大眼睛非常出神,脸色也
  有些青白的病容,却并不柔弱,穿了身青色月云纱的长袍,也是金黄的金头腰带,只别
  了一把镶着红蓝宝石的小顺刀,脚下一双玄色缎鞋。手上、身上也没有八旗贵胄公子哥
  们常见那些零碎。


  可看起来,让人一见忘俗,气度端凝,毓华贵重。
  王爷领着孙玉宸只抱拳拱手为礼,孙公子也不知道该称呼什么,善王爷不介绍。
  那人却说了一句:“伊力!”(伊力:满语起立、平身的意思。)想想不对,自己抿嘴笑了。


  “啊??”孙公子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什么意思??

  善王爷冲孙公子摆摆手,换了肃穆面容,冲那人点点头,却不称呼什么,只说:“这就是那日我说的大夫。请他诊脉试试吧。”


  那人平静微笑,点点头:“不料你这么年轻??是哪里人士??什么出身?”


  孙玉宸有些不知所措,这人怎么偌大的口气??看个病还得问出身?正犹豫呢,善王爷陪笑道:“他是江南人,来京都游历的,也算个举人吧。因为老母年高,没出来应试。。。。。我看,还是先请脉吧?”





  年青人放下手里的书点点头,孙玉宸赶紧过来坐了,善王从抽屉里,拿出个精致的金黄小脉枕,面上是缂丝的双龙戏珠,那线头都是金丝的!


  天气温和,孙公子心里却像揣进一团冰雹,怀疑陡然涌上心头。迷惑着看看那人伸出手放在脉枕上,自己这才搓搓手,搭在那人的手腕上。


  一搭上,孙玉宸就知道这人身体不好——这都快六月的天气了,此人皮肤却冰凉,连血管都能看的清楚,瘦弱没有血气,本源亏衰。可不应该啊,这人才30出头,怎么会这么虚弱呢?


  “你是个孝子”年青人微笑。

  孙公子在凝思着脉象,善王用胳膊碰了碰他,孙玉宸才眨眨眼:“哦,您过奖了。”


  “看来你也是个书香门第的子弟,有学问怎么不出来给朝廷效力呢??书上说,始于孝亲、终于事君嘛。”


  孙玉宸就怕别人问这个,面前这位爷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又不能不回答,还得琢磨脉
  象,真是够头疼的。


  “小人老母年高,自己又才疏学浅,想过几年安闲日子。”


  “哦??”年青人抿嘴:“这几年你们家乡过的怎么样?朝廷举办了新政,你们江南士绅大户和百姓们怎么看呢??”


  “这。。。。。。”孙玉宸觉得有些闷热。


  “别紧张,有什么就说什么呗。”年青人追问。


  孙公子盼着善王爷来解围,可王爷却在一旁笑嘻嘻没听见似得,摆弄着一个紫砂的风炉
  和水壶,看来要烧茶。


  提着气壮着胆子,孙公子说:“年景还算不错,我家乡那边,土地少,可天气好,田里一年两三熟,经商的人多,百姓们还能吃饱饭。至于说新政,朝廷自有盘算,我们小民百姓的,不懂那么多,反正看着比前些年略好些。”


  “略好些??”那人突然换了副狡黠的大孩子气般的笑:“天下兴亡匹夫有责!我不信
  你看不见朝廷举办的行政弊端甚多,各级官吏横征暴敛、残民以逞,这些你都不知
  道??还是不敢说?”


  孙玉宸心浮气躁,头上冒了汗。暗想不妙,这到底是谁啊!怎么还盘问起自己来了。


  “不敢说也罢了”那人若有所思,“你们江南人怎么看当今皇上的,觉得他是不是个。。。。。。用西洋新词来说,是不是个称职的皇上??”


  “啊?啊?!”孙玉宸吓得一哆嗦,手抖动的厉害,赶紧起身擦了擦头上的冷汗,稳稳
  心神冲充耳不闻的善王说:“王爷,这、这病小人不敢看了。”

  善王手脚忙个不停,抬头问:“怎么了?吓着了?哈哈哈,我们这位爷,就是喜欢吓唬
  人,方才告诉你了嘛,没事,有我呢,快坐下继续诊脉。”又冲那人笑笑:“我的爷,这孙公子是个老实人,别吓唬他了”说完挤挤眼使了眼色。


  那人只无奈的笑笑,长叹一声:“坐下吧,说起来,皇上还不如汉献帝呢!”


  孙玉宸极力按捺着内心的惊惧,这种大逆不道的话,他可再也不敢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