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你可以不信,但不能不敬——三爷给你聊聊真实的古玩圈


作者:齐州三爷  分类:鬼话



  二十八


  听不听可也由不得他,年青人仿佛见了个知己似得,开始自言自语,善王倒是没事人一
  般,给青年人端了杯茶,又递给孙玉宸一杯,自己坐在一边静静看着诊脉。


  半晌,孙玉宸诊完脉,青年人立即问:“说说病因,一五一十,别像他们似的瞒着
  我。”俊秀明亮的大眼珠盯着孙公子。



  弄得孙公子心里一阵阵发急。




  “咳咳。。。。。咳”善王爷故意咳嗽了两声,示意孙公子说。


  孙玉宸努力斟酌着词句,借着隐隐的茶香说:“此病有些棘手。”

  “哦??”年青人瞪大了眼。


  “此病因,在于先天亏损,后天失于调养,久思伤脾,郁怒伤肝,平日多有不得意之
  处,又不能疏散,古人说,人生不如意事十之八九,积累过多,自然伤肝,肝胆相依,
  都伤了,必然血气不充盈,又加上先天亏损,脾胃纳差,气血不充,因此竟是全身酸软
  无力、饮食不消化、易燥怒、胸膈胀闷、四肢懒散、夜眠不安、易惊醒、行动无力、言
  谈说话气短、还有,小水不净、房事。。。。。。”


  “别说了。。。。!”年轻人突然发了火:“你不如直接说我百病缠身、病入膏肓罢
  了!肾亏!!郁怒伤肝!脾胃不和!善王,你说,谁敢给我气受?!老。。。。。。亲
  爸爸不是说了吗——谁敢给我气受?又是哪个让我气不顺??肝不和了?!我。。。。。。。。”




  孙玉宸顿时吓懵了!这人怎么如此讳疾忌医?!


  善王也傻愣愣的站在那里,低头不语,连大气都不敢喘。


  “别打量着我不知道你们怎么想的!我、我软弱!我无能!我暴虐!我轻率!呵呵呵
  呵,老天,你怎么把我弄成这个样子!我连个守成之人都做不了,左右支绌掣肘!呵呵
  呵呵,不如早死了。。。。。。”


  年青人双肩抖动,看起来痛苦的无以复加,刚才还好端端的,此刻却涕泪横流,无奈而
  无力的伏在案上,屋子里一片死寂。


  善王悄悄走过去,拿了手帕轻轻递给那人,又小声在他耳边说了几句什么,年青人才渐
  渐回过颜色,气色已是悲切不定。

  “你开方子吧,能治好了我的病,就是你的功劳。必然有你的好处。”


  “不敢!小人治病本身就是为了救人,不敢居功。”拱拱手,孙玉宸提笔在手,写了三
  个药方,自信的嘱咐道:“这病既不轻,也绝没有性命之忧。请贵人不必担心。只要按
  时服药调养,一两年内可见大愈。”


  “真的?!!”年青人眼睛里冒出希望的精光,仿佛抓住了救命稻草!


  “是,小人不敢说谎。第一副药疏肝养胃汤加减,吃一个月,中间停半个月,第二服是
  妙香散加减,吃2个月,中间停20天,还有一副益肾固精丸,吃1个月,停半个月,最
  后吃十全大补汤或者补中益气汤一个月,这俩方子药铺都有,直接去拿。切记,不急不
  躁、不嗔不痴、不怒不悲,饭后散步两刻钟,晚上休息时用热水烫脚,房事要稀少,多
  吃小米粥,两年之内,可保痊愈。”


  善王听了,有些惊讶的看看孙玉宸,觉得不可思议——这小伙,太神了!怎么能把面前
  病人的病症,说得这么清楚!!如果不是当着面前的病人,他真想吼一嗓子京剧!又一想病人的遭遇和日常生活还有他家那位“亲爸爸”,善王不由得忧愁上头,轻轻叹了口
  气。


  年青人凝神细听了,使劲儿点头:“不错!!你的脉象看的非常好。话说的虽然直,可
  病源根本说的条分缕析、井井有条,比那些狗屁的庸医好的多!如果不错,这个医案不
  要流出去,今天你开的药方,我会严谨得吃,一年之内,有什么变化,让善王去找你
  说。咱们今日相见,就是有缘!”


  言语之间,年青人大为赞赏孙公子,满眼都是欣喜,在身上摸索了一会儿,实在没带什么东西,可又觉得不好意思,只笑了笑:“诊金不给你了,在京都有什么事找善王去。等几个月吧,我、我有个恩赏。”


  善王示意孙公子跪下谢恩,孙玉宸只得不情不愿的半跪了,拱拱手。


  一时出了东间,三虎在客厅正等得焦急,听里面一会哭一会笑,可又不能乱闯,见了孙
  公子安安稳稳出来,赶紧迎上去。


  ”大哥,您没事吧?“


  善王一摆手,拉着二人出了屋子,在院子里透透气,善王舒展着腰身,呵呵笑道:“今
  天真悬!孙公子,你差点让我也下不来台哦!还好没事。这么着,辛苦你了,今儿不能
  请你在此用饭了,我派人送了两个一品锅去府上,还有些我庄子上的零碎物件,先请
  回。咱们有缘再见!!公子,记得有事派人去我府上。今天的事切记要守口如瓶,于你,于我,都有好处。”


  善王送到门口,就回去了。


  孙玉宸如今已经若明若暗的猜出了屋子里的那人是谁,但是,他不敢、也绝不能说!满
  身冷汗直流的他知道,只要话一出口,祸不旋踵!


  坐在车上,孙公子才觉得彻骨的无力,他不想动,懒洋洋的靠在三虎身上,闭目养神。
  说不上是担心还是害怕、紧张,刚才那光怪陆离的景象,像是印在他脑海中,久久不能
  散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