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你可以不信,但不能不敬——三爷给你聊聊真实的古玩圈


作者:齐州三爷  分类:鬼话


  振大爷翻着眼皮思索着:“听说内务府那帮子奴才为了烧香就送了5万银子,都知道咱
  们府有钱,嗯。。。。。。这么着,先给我预备3万两银票,我亲自送过去,事成之
  后,再送3万!就在公账上支钱!”

  “啊?!”二管家挤眉弄眼的为难:“王爷一个月查好几次呢!这。。。。。。”

  “说你是猪脑子你就是猪脑子!小子,记住,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麻利儿的快去办。今儿正好李总管下值,在西苑东夹道住。”

  “嗻!!”

  事不宜迟,振大爷带了银票跟福王说了一声,老爷子点头同意,想想3万银子还不够他
  半个时辰收的银子多,又从百宝柜中,拿出一个花梨木的小盒递给儿子:”这是四川总
  督送来的2件金刚钻,我看着像火油钻,不太透,让他们打了一对白金戒指,你拿一
  个,送给李连英,就说我说的,让他多多帮忙!!”

  “嘚来!放心吧阿玛!您交给我就得了!”振大爷打开一看也是一惊,里头白金戒托上,是一枚莲子大的金刚钻石,宝光四射五色迷离,晃得人脑仁儿疼。


  脸上带笑,心里不满意了——老爷子眼界高,也对儿子们抠门!这么个东西,就是从外
  洋买,最少也得3万银子!自己竟然一无所知,看来这位总督大人着实有俩钱!等他下
  次进京,得好好敲打敲打他。


  振大爷坐了自己那辆拉风的洋马车,到了西苑东夹道细细嘱托了,又送上银票和钻戒,
  李连英满脸堆笑的答应下来,只是老佛爷自打上回做了噩梦,除了听政,懒得动弹,只
  好等几天再说。




  振大爷跑了一趟,觉得有门儿,高高兴兴回了自己在东城交道口的私宅,叫厨子做了一
  桌苏州菜,又派人从春喜班一口气交了5个小妞来热闹热闹。




  不大一会儿,花红柳绿莺莺燕燕一群婷婷袅袅的美女来临,宽大的花厅里宴开芙蓉,金
  壶玉碗摆了慢慢一桌,振大爷左拥右抱,如入仙境。


  半晌,跟小妞们玩得高兴,振大爷酒气醺醺的看着有个叫莺哥的小妞神色抑郁,心里便
  有些不满。


  “怎么着?来我这儿伺候你还不愿意??!妈的,你以为自己还是九天仙女王母娘娘的干女儿啊!!给爷摆什么臭脸!来人,给爷掌她的嘴!”

  好好的酒宴,振大爷暴怒,吓得众窑姐脸色苍白,纷纷站起身不敢说话。不过久在风流
  场中讨生活,这些人早就把礼义廉耻扔到爪哇国去了,从小学的就是察言观色、陪笑卖
  风流,都是风月场里的老手,对振大爷这种八旗子弟心思摸得最清楚,因此得赶紧圆
  场,不然,这位爷耍起大爷脾气,就是一把火把春喜班烧了,谁也不敢管!


  个年纪大点叫春红的知道内情,端了杯酒,扭着小蛮腰走到振大爷面前:“吆我的振
  大爷!您老人家最是我们这些人里的英雄豪杰!四九城打听打听,谁不知道咱们振大爷
  最是体恤下情、怜香惜玉的贵人?!今儿怎么就跟我们置气了??实话说,莺哥妹子确
  实心里不爽快,可绝不是因为您!您要是想听,我们姐儿几个给您唠叨唠叨,还得求您
  示下,您要是不想听,我们还是照旧伺候您。”说完一个媚眼儿抛过去,把个振大爷的
  三魂六魄早就震没了。

  “说吧,说吧,谁欺负爷的小心肝儿,我要他的狗命!”振大爷一把拉过春红坐在自己大腿上,色眯眯舔了舔她的葱管白皙的手指,示意姐妹几个坐下。


  “莺哥,你给振大爷说吧!”

  原来,莺哥原是保定人,早年保定遭了大灾,被爹妈卖到了京都班子里,其实呢,她早
  有个意中人,是自己的远房表哥,可这个表哥,也因为家里穷,10几岁被卖到山东大财
  主黄家去当奴仆,两人便没了音信。


  不想几天前,有个客人叫条子,几位姐妹坐了马车正经过大栅栏,却在街上看到莺哥的
  表哥跟在两位公子后面,欣喜之余,莺哥却不敢相认,只悄悄得叫伺候自己的小丫头塞
  给表哥一张纸条。


  当天晚上,她表哥就跑到春喜班认了表妹,真是千里有缘相逢恨晚,俩人抱头痛哭,做
  了夫妻之事,可表哥毕竟在山东成了亲,有了孩子,家里也不富裕,而莺哥看似青春常
  在,却早已遗恨青楼,坐了娼妓。情意绵绵夹杂着苦痛,把一对青年男女搅得五脏焚
  烧,激动之余二人尽了几次鱼水之欢,表哥说起闲话,把自己主人和带来的那位客人在
  山东土匪山寨被救、又在德州府附近刘家镇遇见凶魔,得观音菩萨搭救的故事,详详细
  细说给了莺哥听,吓得莺哥心胆俱裂,直往表哥怀里钻。


  然而莺哥的表哥毕竟是人家的奴仆,天光大亮,二人起床还拥抱着不肯撒手,只想着日
  后怎么处。表哥要给她赎身,却没有那么多钱,莺哥要走,可身为春喜班的头牌,老鸨
  子必然狮子大开口,不放。


  这可如何是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