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你可以不信,但不能不敬——三爷给你聊聊真实的古玩圈


作者:齐州三爷  分类:鬼话


  为此,表哥洒泪而去,想办法筹银子,一定要给莺哥赎身,才激得莺哥这几日思绪纷纷、心神不宁了。


  饶是班子里的小妞,众位窑姐儿听了也唏嘘不已,跳入火坑之人,谁不想着有个善解人意的“卖油郎”来搭救呢??


  然而,却见一向放荡不羁玩世不恭的振大爷脸色青红不定,变幻莫测,一脸诡秘的奸
  笑,目光穿过众人幽幽盯着明亮的红烛不言语,连手里的酒杯掉了都不知道。

  半晌,振大爷突然换了副悲天悯人的慈悲笑容,露出白森森的牙齿说:“莺哥,这是
  好事嘛!!哎,你也是苦人家清白姑娘出身,这些年在那种地方,还有一颗清白之心,
  从良之念,这就是好事!!既然你跟表哥情投意合,爷不是铁石心肠,没有不成全你们
  的道理!!不然,爷就不配在风月场里混了这些年!这事儿,包在爷身上了!”

  众人仿佛见了爪哇国土人似得被他的话惊得哑口无言!纷纷起身行礼,莺哥噗通跪倒
  在地,痛哭失声:“我替我自己和表哥,谢谢贝子爷如天之恩!!我们无以为报,只能
  给您老人家立个长生牌位,天天叩头礼拜,愿贝子爷和老王爷福寿安康,长生万
  年!!”

  噗通噗通叩了无数的头,众人也陪着掉泪。 振大爷赶紧拉起了莺哥,异常安详温馨
  的看着她问:“可是你得告诉我你表哥在哪儿住,爷好把他找来问问,再赏银子赎你
  啊??说吧,我这就叫人去寻他,然后给你赎身,再送你俩高高兴兴回家享福!!”
  “他、他是大栅栏嘉恒当铺黄家的仆人,就是进去大栅栏东口那一家,离同仁堂很近,是跟他们家公子从山东来的。住在棉花胡同黄家。”


  莺哥惊喜交加抽泣着说了,只顾振大爷的笑脸,没注意他意味深长的目光。“来人!
  快去王府把二管家叫来,说大爷我有急事找他!!”振大爷朝外喊道,一转身,嬉笑着
  跟姑娘们闹成一片,特意掐着莺哥的白嫩嫩的小脸说:“你该敬我几杯哦!!呵呵呵
  呵,莺哥,这回你可给爷帮了一个大忙!” 见莺哥不明所以的呆愣愣望着他,振大
  爷阴阴笑道:“放心,佛天菩萨也必定保佑你!呵呵呵呵”

  三十




  在黄家避难的孙玉宸公子自从给善王爷介绍的那位“贵人”看过了病,一直没敢出门,只留在黄家读书写字,或者跟黄汉恒聊天、下棋,日子过得也算安宁。
  不过,善王爷显然没有让孙公子离开自己的眼睛,时不常派王府仆人来送东西,顺便给孙公子“请安”


  这“安”请的实在令人厌烦,今天送满洲饽饽、明天送正明斋的大八件、小八件点心、后天就送正阳楼的烤全羊,不然就是柳泉居的莲花白、果子露,东兴楼的一品锅,或是
  几件订做好的绸缎华服、鞋帽袜子连同夏季避暑用的丸散膏丹、扇子冰果、江南的茶叶
  和塞外的黄烟,有几次还送来了大内祭神的白肉,送东西的人整日川流不息源源不断,
  把个孙公子住的地方堆成了杂货铺子。


  黄家大爷看在眼里,可有点闷闷不乐,倒不是他嫉妒,他找了弟弟和黄公子谈了——跟皇室来往,可别太近乎,宫廷王府的事,可都没谱,不定哪天说翻脸就翻脸。


  因此,弄得孙公子更是坐立不安、郁闷不已。


  不几天,三虎从青帮的通州把头那里,接到了江南来信。


  信是山寨的大当家大虎让人写的,信上说自打孙公子走后,大虎就派人去了江南寻访孙
  家的境况并通知了常州府青帮的兄弟们,不知为什么,孙府安然无恙,据从士绅和邻居
  那里打探来的消息说,起初确实是有人想迫害孙府,此人来头还不小,不过被江苏巡抚
  和常州知府给化解了,孙家老太太倒是没事,只是深居简出,并不见人。具体情由,尚
  在访查中,大虎先给孙公子报个平安信儿,并提议,如果在京无事,可以跟三虎先回山
  寨,待打听好了,再护送他回家。


  这信儿一来,勾起了孙公子的思乡之情,便跃跃欲试着要回家。黄公子自然不依:哥好
  容易出趟远门来了京都,再多待阵子,等兄弟相完了亲成婚之后,再一起南归不迟嘛!
  再说信里说了,令堂在家也没什么大事,先写个信,让三虎派通州的人送回去安慰安
  慰,说等秋凉儿了回家。


  孙玉宸觉得有理,好容易在人家黄家住了这么久,黄汉恒还要结亲,自己这当口走了,也说不过去,便连夜给老母亲写了封平安信,让三虎去通州送信。


  这天早上,黄汉恒一脸忧郁的来见孙公子,孙公子问:“贤弟这是怎么了?”


  黄汉恒迟疑的说:“哥,您还记得在山寨里救了我们主仆三人那段,跟着我的俩仆人吗??”


  孙玉宸回思了一下,点点头。


  黄汉恒搓搓手为难的说:“其中有个叫黄贵的小子,20多岁,是我从小的仆人,人也算忠义,在刘家镇那趟,也是他跟着我的。哎,也不知怎么了,前天不见了。。。。。。”




  “啊?!!”孙玉宸顿时大惊失色,“怎么会呢??不是一直跟着你在家吗??”孙公
  子不知为什么,很有些不安——虽说在刘家镇再次会面之后,就嘱咐黄汉恒吩咐仆人们
  千万不能乱说,尤其是三虎兄弟的身份和刘家镇狮吼观音显灵一事,这俩事,一个是三虎毕竟是土匪,在京都天子脚下,一旦查出来,那不是羊入虎口?!


  《大清律例》上载有明文——凡是盗匪,一经确认,不论首犯从犯,一律斩首示众!!还得牵连黄家一大家子!


  而自己家这尊狮吼观音的神异之处一经传播,还不得引起别有用心人的觊觎之心?!


  黄公子急的团团转,孙玉宸劝了劝,赶紧派人去找,三虎去通州送信,几天才能回来,又不敢跟黄汉昌全说实话,俩公子坐在家里生闷气。


  话分两头。


  振大爷在私宅吃喝嫖赌闹腾了两天,外头又没有外事,老佛爷最近也没叫他,好容易过了几天舒服日子。这晚,把福王府的二管家叫来说话。


  “事情办得怎么样了??”振大爷抽足了大烟,在景泰蓝鎏金紫檀框玻璃面明灯下显得
  神采奕奕,宽大的红木云榻炕桌上摆着一套十分精致的鸦片烟具,白金的烟灯、赤金的烟碟、烟盒,一只玉竹烟管镶着象牙的烟嘴和海泡石的烟斗,烟管上嵌着满天星似得红
  蓝宝石,在振大爷手里摩挲得更加明亮,看得二管家两眼冒光,口水直流,心说:好玩
  意!!比老王爷那支碧玉的还名贵!


  “嗨!!我说你又踅摸上什么了??眼珠子都直了!别打爷这套烟具的心思,这可是内
  务府那大人从东洋日本给爷订做的。我知道,你也好这口儿!这事只要办成了,爷赏你
  一套镀金掐丝珐琅的,带外一箱印度产的上等人头土,比咱们的云土有滋味儿多了。今
  儿爷先给你的点香的尝尝。”说着振大爷从赤金圆烟盒里,拿出一个白色小包。


  二管家伸长了脖子盯着问:“大爷,这、这是什么奇巧物件??”


  “这叫白面儿!也是打东洋日本来的,贵极了!也香极了!30两银子一小包呢,比咱们
  的烟土、烟泡儿都过瘾。拿回去,找根纸烟,这么一墩,前头空出一块,用指甲盖挑一
  点白面放进去摁一摁,点上洋火猛吸一口,保管你小子什么忧愁烦恼都忘了哈哈哈哈哈
  哈,确实是东洋小鬼造出来的好玩意儿!拿去尝尝。”


  摇头晃脑的振大爷哈哈大笑扔给二管家,馋的他把白纸包摁在鼻子上使劲儿闻了闻,直舔舌头,忙不迭揣进怀里。


  “你坐下说,站着这么高,爷看的脑仁儿疼!”


  二管家赶紧打千儿谢了,谄媚的笑道:“奴才们站惯了!哪有在主子面前坐的道理。大爷,放心吧,事情有眉目了!”


  “哦?!真的?!”振大爷不敢相信似得努着嘴。


  “是!那天晚上大爷吩咐完之后,奴才就叫了几个忠心得力的家丁,第二天就在黄家附
  近埋伏了,等那小子一出来,当时就给了他个闷棍!带回咱们王府马厩,跟那个小贱人
  见了一面儿,俩人抱头痛哭,甜哥哥蜜姐姐的说了好一阵子话,按您的吩咐,奴才又把小贱人弄走了,那小子骂了半天儿,也就老实了!大爷,您真是诸葛孔明在世,这计策用的实在是高!!”


  二管家满脸笑成了菊花,举着大拇指伸给振大爷,岂料振大爷一摆手:“别他娘拿好话
  甜呼我!赶紧说正事!”


  “嗻!奴才软硬兼施,给那小子说明白了,只要是老老实实听贝子爷的话,把那个什么
  孙公子观音像的事儿说清楚,贝子爷必定大发慈悲,不仅重赏他!还把莺哥许配给他,
  让他们远走高飞,过他们自己小日子去!嘿嘿,还真灵!那小子没用大刑,一五一十就
  全撂了!孙公子带的行礼中,确实有那么一件观音像,好像还是他们家祖传的物件,据
  说在山东省德州府一带遇险,全靠了这尊神像,当时宝光万丈!瑞彩千条!菩萨还显了
  广大神通呢!救了一方百姓,他们主子吩咐他们不能乱说。因为这位孙公子,在山东一个土匪窝里,救了他们,跟随的,还有个土匪头子!!”


  “土匪??哪儿又来了个土匪啊!?”振大爷摇摇头“别说那小子胡扯八道吧??一个小小的毛贼土匪,敢大天白日的进入京都!谁给他的胆儿!”


  二管家连连作揖:“我的爷!他都那样儿了,哪里敢说瞎话蒙咱们?真的!土匪窝里、
  德州府这俩事,他都在场,看得真真儿的!当时吓得他们都屁滚尿流的,不然哪能在莺
  哥面前诉说呢??而且,我派人盯着黄家了,最近,善王府跟住在黄家这位公子,走的
  可是很近,据说,善王爷还请他去给看过病呢!”


  “看病?!”振大爷一脸迷糊:“善王一顿饭能吃3斤白煮肉!他有个屁的病啊!上回撂跤,连曾格林沁的孙子都不是他的对手,他还有病??”


  “土匪、神像、黄家、看病。。。。。。这他妈都哪儿跟哪儿啊!!”振大爷沉了脸:
  “这黄家是不是山东把当铺开的满世界都是的那个黄家??庚子后给朝廷捐了100万银子,老佛爷还赏了他个3品衔儿??”


  “大爷圣明!!不是他家还能有谁??!听说他们家是金银满库、米烂陈仓!良田数十万亩,牛羊百万。算得上山东第一个大富豪。。比胡雪岩当年不差呢!”


  振大爷缓缓躺在大红金线蟒缎的靠枕上,不知在思索着什么,二管家一看主子这样,知道是想心事呢,低头哈腰的陪着。


  半晌,振大爷猛然坐起来,咬着细细的白牙眯着三角眼仿佛一条看见猎物的眼镜蛇,幽
  幽的目光变幻莫测,招手叫过二管家:“先把那小子和小贱人分开关好,好吃好喝的供
  着,爷自有妙用。这回该着咱们爷们发财!又有神像,又有银子,哈哈哈哈呵呵呵,该
  着爷走一步大运,在老佛爷跟前儿露脸儿!你听着,咱们。。。。。。。。”


  灯光摇曳,青玉香炉的檀香氤氤氲氲充满了屋子,振大爷和二管家咬了半天耳朵,定下毒计,要害人抢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