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你可以不信,但不能不敬——三爷给你聊聊真实的古玩圈


作者:齐州三爷  分类:鬼话


  三十一

  善王爷这几天很高兴,在他王府新修的西洋二层小楼里,时常打开洋人送的会放音乐的大喇叭话匣子,放一段儿谭老板的《定军山》或者《空城计》,一边随着哼唱着曲调,一边点燃英国人送的雪茄烟,深深吸一口,再吐出来,那精神头儿和滋味儿,简直美极了!

  这种美妙,比他兼任御前大臣和领侍卫内大臣这几天得的那些万岁爷或者老佛爷的赏赐还美。听大内熟悉的御前太监悄悄说了,这几天,万岁爷身子骨儿一天比一天好起来,吃东西也有滋有味,胃口也开了,原先一宿宿睡不着,如今晚儿,一夜能睡3个多时辰,每天除了批奏折,也能在瀛台周围溜达溜达活动活动喽。

  这可是个天大的好消息!!在宫里,谁不知道当今光绪爷在老佛爷的残酷压迫下,活的惨极了!自大清国入主中原以来,还从没有过这么悲惨的皇上呢。

  且不说自小吃饭喝水就没吃饱喝足过,成天在老佛爷那张喜怒无常、暴虐、残刻的冬瓜脸和虎目瞩目之下,战战兢兢如履薄冰的生活了30来年,就是戊戌变法后老佛爷那种“无微不至”的虐待,天天派太监恶心皇上,到庚子年八国联军侵华,老佛爷一怒赐死珍妃。这一切一切的打击,都让才30出头可病病殃殃的光绪爷一阵时间丧失了活下去的希望。这位主子,别说比康熙、雍正、乾隆这几位老祖宗,就是连道光咸丰这俩祖宗的生活,也差了十万八千里。让一个老太婆跟关犯人似得圈在瀛台,爱新觉罗皇室哪辈子受过这个罪??!!没法子,谁让老佛爷是咸丰爷的二房妃子,同治爷的亲妈呢?

  哎,要是恭亲王六爷或醇亲王七爷在世,老佛爷冲着俩小叔子的面子和宗室皇统的家法,也不敢这么对待皇帝吧。至不济,那位惇亲王的老五爷还能跟老佛爷顶顶嘴,经常能把慈禧太后顶的哑口无言,老太太对这位小叔子也着实怕几分。

  可现而今,老哥儿几个全都驾鹤西去,剩下这几位比如福王、小恭王、小醇亲王,加上远支的八大铁帽子王,哪个不是匍匐在老佛爷脚下吓得瑟瑟发抖,小醇亲王连他亲哥哥万岁爷重病,都不敢亲自探问,何况其他呢?

  妈的!看来当年康有为说的也不错,要说大清毁就毁在这个老娘们儿手里啦!
  尽自善王爷对光绪爷忠心耿耿,对老佛爷残忍跋扈、穷奢极欲牢骚满腹,可他也是远支亲王,从来也不敢把心思表露出半点儿来,要知道京城里屁大点儿的地方,老佛爷和各王府的探子众多,一个不留神,自己就先玩完喽。

  不过,这回偶遇的这位孙公子,确实是高手,看病诊脉那是手到擒来,这不,光绪爷好多了。嘿嘿,老佛爷,您就等着吧,您都70多了,皇上才30出头,就是熬,也能把您老人家熬糊啦!等熬到你老人家一口气上不来,皇上躬亲大政,任用贤能,革除弊政,咱们大清国还是大清国!

  因此,信心满满的善王爷这几天无论进宫伺候差事还是回府,都是雄纠纠气昂昂,挺胸抬头,大步流星,精神头儿十足!见了各王公亲贵大臣,也是提着气,要让他们知道,总有万岁爷出头的那一天!

  自然,光绪爷身体日渐好转是一个原因,另外一个原因,则是他从来没跟任何台面上的人物说过的机密大事。

  原来,自从庚子事变之后,善王爷跟日本人热络起来,东洋人不错,不仅在八国联军侵入京都战争中,保护了他的财产,赔款大纲确定后,还拿出点儿给了善王,要“亲善亲善”。东洋人还帮着大清国建立了巡敬制度,成立了巡敬部,后来改成内政部,敬茶总署这个管治安的总部,现而今就掌握在善王手里。

  不仅如此,善王还以“京城内向来没有专业救火队,万一皇城大内失火,各衙门及禁军救护不及“为理由,奏请建立了一支内城”消防队”,老佛爷和秉政的福王不是老迈不堪就是颟顸守旧,只知道消防队各国都有,就是救火的嘛。可善王得了准奏的旨意后,却从自己管理的蒙古正红旗、满洲镶红旗下,秘密招募了1500多名年轻壮汉,拉到南苑兵营里,借助日本教官和自己旗下的心腹军官,天天训练登梯子爬墙和体能、军纪、射击,这些人不仅练习救火,最主要的却是按照军队的格局教训,善王还从日本偷偷进口了一批村田步枪和小钢炮,配发给这支”消防队“,逢年过节,都是大把的银子撒出去,这群生龙活虎的旗人小伙子们都被他喂得饱饱的,为的就是万一等到”那一天“,老佛爷不行了,防备福王和袁大军机的北洋军危害万岁爷的招数,到时候真闹腾起来,善王第一个登高一呼,号召蒙古各旗主王爷带兵入京,自己领着”消防队“入京,勤王护驾!先护住西苑三海和皇城内外,再请圣旨将福王爷俩儿和袁世凯等人一口气全杀掉!除掉这些祸国殃民的败类,给万岁爷好好出出气。
  如此再一步步扫清老佛爷的人,请皇上亲裁大政!

  善王爷厉兵秣马的预备着可不是一天两天了,就是担心皇上的身子骨太弱,等不到那一天,如今晚儿没关系了,有了孙公子,算是保全了大清皇室,这个功劳到时候怎么重赏也值得,前些天在瀛台跟皇上提了提,光绪爷悄悄说了”朕早已心中有数,亏待不了他。过段日子先给他个出身再说。“

  善王管的内政部里,也养着一棒子密探,跟九门提督步军统领衙门的密探番子,算是并驾齐驱,凡是京城内外九城的大事小情儿,密探们每日都有密奏呈上本部堂官儿,再直报给善王,善王爷对京都内外的防务、兵力部署也是一概门清儿。这不,这些天外头密探来报,说是福王的大儿子振大爷,整日在四九城里跑个不停,专门去买卖家和古董铺子,要找寻一尊什么狮吼观音。

  狮吼观音??善王爷隐隐约约也听在颐和园乐寿堂伺候差事的太监、侍卫们说过几句,是老佛爷要的。”呸!这个傻东西!还想着请尊佛像继续给老佛爷遛沟子拍马屁呢!等着吧,有你和你爹好瞧的!!“

  善王爷狠狠的啐了一口,吩咐人:”来人,今儿把黑龙江巡抚送我的那对熊掌做一只,配上一样儿鹿尾、一样儿山鸡、一样松鼠鳜鱼,打个盒子,给孙公子送去。就说我说的,过几天有好信儿,让他等着。“


  ”嗻!!“


  善王掏出赤金怀表看了看,又喊来管家:”去备马!爷要去南苑看看!午饭你们伺候福晋们吃就得了。“

  说完大踏步出了王府,直奔南苑。善王府外头树荫里,有几条短衣打扮的汉子盯着善王爷骑马匆匆去了,赶紧坐上驴车,也一溜烟儿没了影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