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你可以不信,但不能不敬——三爷给你聊聊真实的古玩圈


作者:齐州三爷  分类:鬼话


  三十二

  黄家上下,乱成了一锅粥。。。

  “什么!!三哥让善王劫走了?!!”从通州赶回来的三虎紫涨着脸色,哐啷一声一拳砸下去,红木螺钿桌上盘子碗四散飞溅,摔了个粉碎。

  大夫正在给孙安医治,吓得一哆嗦,眼镜子掉了,侧身问:“好家伙!这小伙子火气太盛了!怒气伤肝啊!”
  仆人小声说:“我说老爷子,您老赶紧着吧,我们家出了大事,别抻着了,看好了重金酬谢您,看不好,嘿!瞅见没有??您就等着挨那小伙儿的拳头呗!!”


  “啊?!!”老大夫一着急,眼镜子又掉了。。。

  黄汉昌、黄汉恒兄弟俩大眼瞪小眼,浑身不停哆嗦,就怕在屋里气势汹汹铮铮铁骨、面目如大力金刚的三虎气急了,再把老黄家一家子宰了,黄汉恒心里可有数,三虎这小子可是杀人不眨眼的土匪头子!!有孙玉宸在,还能降服着他,孙安也跟三虎相处的好,可现而今孙玉宸失踪、孙安昏迷不醒,咋办呢?!

  黄汉昌劝道:“三虎兄弟,稍安勿躁!此事绝没有那么简单!定然不是善王府劫的,善王忠义仁厚,又请过孙公子治病,怎么会忽然变了脸??肯定是有人瞒天过海。我已经派人去王府询问,很快就有消息了。”
  黄汉恒也说:“哎!当时就怪我太大意了!没仔细问问,第二次来接孙哥的奴才,肯定是假扮的!才让咱们上了当!”

  “呸!还忠义仁厚?!!“三虎急的满眼冒火”:朝廷里这帮子王公亲贵蝇营狗苟的,就他娘没一个好东西!看起来都是一家子,背后谁不跟乌眼鸡似得,要你吃了我,我吃了你!这次要是能把我三哥救出来还罢了,不然,我就带着山寨的弟兄们,把他王府全屠了!给我哥报仇雪恨!”顺势就要带刀枪出门,被黄汉恒死死拉住。暴跳如雷的三虎和黄公子扭打在一处,黄汉昌是说了这个说那个,正闹得没开交出,外头仆人匆匆来报“善王爷亲自来了!!”

  “啊?快出去迎接!三虎!你先别急,见了王爷再说!”黄汉昌忍耐不住,大喊了一声,众人才算消停。

  外头善王爷领着俩彪形大汉脸色不善气呼呼大步流星往里走,身上的宝蓝色的满洲王公行服,掖在金黄色的腰带里,油黑粗亮的大辫子缠在在脖子上,脚下的牛皮铁头靴子砸着地下青砖噗通噗通作响,嘴撇的跟八大胡同似得。

  “他妈了个臭鸡蛋!!光天化日之下,哪个不开眼的杂种操的敢借着王爷我的名号绑人!!没了王法啦!丫头养的狗杂种,敢在老虎嘴上拔毛!!”
  俩王府的护卫也横眉立目,黄家众人在院子里打千儿问好:请王爷安!!

  “安个屁!都滚起来!屋里说去!”善王气嘟嘟大马金刀迈步进了屋子,先看了看昏迷的孙安,又坐了正坐,听大家伙七嘴八舌的念叨当天发生的事故。

  “妈的,这屎盆子扣得好!!三虎、黄大爷和黄公子,不瞒你们说,今儿爷确实派人送来了一桌席面,熊掌山脊那都是爷派人掂对好的,我的管家在外头伺候着,把他叫进来,一问可知!!”善王的管家显然是被王爷抽了耳光,脸蛋子肿的像深州大蜜桃,跪在地下期期艾艾说了实情。

  ”说完了滚出去!!“善王啪的一拍桌子:”后来我带着王府护卫去了南苑练兵场,查看消防队训练去了,好几个护卫跟着,练兵场上千的兵丁都看着呢!咱们爷们办事向来是光明正大,正大光明!今儿咱们三头对证!你们说,我跟孙公子远日无怨、近日无仇,他还是我的恩人哪!我绑他做什么?!再者说,我真绑了他,干什么用处?!三虎,你小子瞪什么眼??你再瞪一个试试?!真要是爷干的这缺德带冒烟的事,我、我他妈不得好死!天打雷劈!”

  三虎从善王进来就一直满眼仇恨的瞪着他,善王为了青白不依不饶,手指头差点就戳到三虎鼻子上,连气带骂的,真是声震屋瓦,三虎正怒火万丈,见善王爷发飙,一抓王爷的指头,腰间使劲儿,右脚一推,想给王爷来个大马趴。“好小子,有功夫!!“善王自然也不是善茬,右手被抓,左手伸出抓了三虎的腰带,双臂一较劲儿,脚下撤步:”你给爷出去吧!!“

  呼的一声,善王借着劲儿把三虎週过肩膀,摔了出去!
  三虎借力打力趁机一拍善王的肩头,脚尖一收,来了个燕子三抄水,双腿十分优美的在半空中化了个圆弧,稳稳当当落在地下,大喊一声:”善王!!今天不是你死就是我死!!接招吧你!“作势又要往上冲。王爷的俩护卫都傻了,他们平日里只练过摔跤捂得,谁见过这种功夫,等反应过来冲上去,早就晚了。

  善王爷不在乎,在屋里跟三虎交了几手,他虽然也是满洲亲贵里的高手,”德和乐“摔跤功夫都是跟蒙古高手练的,可毕竟是世袭的黄带子亲贵,尽自使出了全身解数,却都是花架子,哪能跟绿林出身的三虎相比,很快就落了下风。”好小子!!好功夫!!等找到黄公子,你小子就跟着爷吧!“善王见落了下风不能取胜,纵身跳出一大步,指着三虎称赞。

  黄汉恒和黄汉昌扎煞着手苦笑不得看着这二位交手,又怕王爷受伤,又担心三虎吃亏,谁知善王三个人都不能近三虎的身,黄汉昌是生意人,看出善王称赞有意下台阶,赶忙大喊:”三虎兄弟!!住手!!住手!先找孙公子要紧!“

  这一声,把三虎喊明白了!是啊,这当口自己人怎么打起来了??善王要是真的绑了孙公子,也不能够就这么来。
  三虎立即住了手,一抱拳示意停战”不是小人故意敢跟王爷动手,实在是孙大哥是我的救命恩人!我们江湖人有江湖人的规矩,就算是闯天牢、劫法场,小的水里火里万死不辞!“

  ”仗义!!豪杰!!我说孙公子身边的兄弟不能是怂人!”善王坐下灌了半碗茶,长叹一声“:小兄弟,别说你急,爷我比你们谁都急!黄公子,快说说,当时到底怎么个情由??”

  黄汉恒赶紧说了当时的情况,又皱眉道:“孙哥刚走,我才想起,这碧螺春是康熙老佛爷南巡赐名,出产在江苏苏州府太湖之滨,王府的书房管家伺候王爷必然见多识广,怎么会把碧螺春的产地还能记错了??因此才干净派人去找,可还是晚了一步。”

  “不晚!!”善王目光如炬脸色阴沉的厉害,“这就不晚,这帮子嘎杂子贼毛儿,这是太岁头上动土。不过,既然是绑票,孙公子千里迢迢来京都,又没有什么财产银子,又没有仇家。。。。。。。为什么绑他呢??!”

  “是啊?!这才是我们几个百思不得其解的地方。王爷是宗室亲贵,又兼着民政部尚书、管着敬茶总署,此事只有拜托王爷搭救了!花多少银子小的们听着!只要能把孙公子全须全尾的救回来!”黄汉昌诚挚的跪倒作揖,被善王拉起来:“不是这么一说!我担心。。。。。。是别的事害了孙公子。“善王沉吟摇头,几个毛贼他不怕,怕就怕那日请孙公子给”贵人“看病的事漏出去,这要是传到老佛爷耳朵里,别说善王,就是万岁爷亲自去求,孙公子也性命难保哪!”嘶。。。。。。。“善王不敢这么想,可这个念头像鬼影子似得钉子般钉在他脑子里!四九城里的黑白两道他这里都有消息,任谁也不敢吃了豹子胆打着他的名头大白天绑人,谁要这么干,还想在京城里活嘛?!对,只有宫里,只有老佛爷。。。。。。想到这儿,善王觉得自己太冒失了,脸色立即变得又青又白,战栗不已。三虎看出善王心里有事,大声问:”王爷,您老人家说实话,是不是那天领着我三哥给那位贵人看病出的毛病??“

  ”胡扯!!“善王被人说中了心事,顿时慌乱了,站起身大吼:”别胡说八道!那事儿除了咱们几个任谁也不清楚,不是,绝不是因为这,要我说,或许是。。。。。。”大爷!!大爷!!有、有人往咱们家门房里扔了块砖头,上头绑着一封信!!“黄家的管家嘴里大喊着一溜小跑进来禀报。

  一屋子人跟着善王火烧屁股似得奔出来,拉过管家手里的信就看,一张纸快撕烂了,上头歪歪斜斜写着几行字————

  本家儿听好了,人在我们手里,五天后,预备1000两黄金、20万两银票、还有那尊狮吼观音,送到八王坟儿
  土地庙里,夜里子时再去!记住,要是敢报了官府,立即撕票!切切!

  善王爷看了顿时送了口气——看来,不是大内老佛爷的人,她老人家在颐和园一天就得花1万多两银子,看不上这点钱,也不必使这种下三滥的手段。可。。。。。。。怎么还有尊狮吼观音呢??

  黄公子和三虎一见要狮吼观音,顿时头皮发麻,黄公子立马儿想起来仆人黄平安失踪的诡异事儿,看来,这事儿绝没有那么简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