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你可以不信,但不能不敬——三爷给你聊聊真实的古玩圈


作者:齐州三爷  分类:鬼话

  刘公子和宋小姐,都才十七八岁,虽说逃出生天,去哪落脚,颇费思量。想去南方避难,可小姐毕竟挂念家里的父母,再说刘公子又要准备科考,俩人在昌平住了几个月,又转回了京城,潜伏在南城,租住在一个三合院里。


  这所院子,在南城唐家胡同,地方偏僻,住家也就二三十户,都是普通老北京,离宋小姐家远得很,不怕家中知道。


  自此,俩人过起了甜蜜的小日子。


  按宋小姐的想法,刘公子要先用功温习功课,待2年后的科举考试,反正带的那些陪葬的金银珠宝,足够俩人过个半辈子,因此大门不出二门不迈,自己在家伺候刘公子,也为了躲避闲人。


  刘公子可不是这么想的,他毕竟遭受过父母双亡,舍家撇业的危难,知道有金山银山,也得坐吃山空。自己闲来无事,在家读书习武,想着再出去找个差事,多混点嚼裹。


  干点什么呢??还得不招风显眼,还得能赚点钱养家。


  思来想去,点检宋小姐陪葬的珠宝,刘公子有了主意。。


  两人虽互换了定情信物,但毕竟在家,用不着那么讲究,宋小姐就把那枚扳指跟自己的陪葬玩意,一起珍藏了。


  刘公子想定了,换了身短打扮,出门奔了大栅栏。。




  天子脚下,万方辐辏之地,说起来京城的富贵繁华,就是苏杭江宁等地,那是都不能比的。


  那些五行八作齐集,青楼会馆云聚的地方暂且不说,就是普通最热闹的地界,一是天桥,一个就是大栅栏了。


  天桥是老北京看热闹的地界,跟隆福寺火神庙的厂甸相似,而大栅栏,则都是坐商了。
  这里,也是京都数百年老字号云集之处,而跟琉璃厂那种书香文雅不同,此地是吃喝药物珠宝金银钱铺杂玩汇集,平日里就人头涌动,到了年节和皇帝万寿、大婚,这里的铺子更是热闹翻了天!!


  为啥??这里的物件,都是京都八旗贵胄、世家大族和富豪官僚们喜爱的玩意,当作贡品的珍奇宝物应有尽有,而价值不菲,远远不是琉璃厂那种文人雅士逛街的去处。


  而廊房二条,就是帝都最为有名,也是驰名海外的京都第一珠宝市场。


  前文书说了,在老年间,琉璃厂、厂甸、各寺庙庙会和大栅栏的珠宝市以及打小鼓的,形形色色等级分类详细。
  那当儿,任谁也不会轻易随便经营别处的长手货,就是专业玩意儿。这是规矩。


  您要上琉璃厂买珠宝,对不住,人家店家即使有,也是寥寥无几的几件传世的小玩意,绝不会大包大揽的给您端上珠宝盘子请您挑!在老北京的话里,这是打醋的碰上卖盐的——完全满拧!!


  反过来亦然,您要去大栅栏廊房二条买古董书画??对不住,不仅没有,即便是有那么几件,也是店里陈设的玩意,绝然不会卖您。

  自打前明那当儿,大栅栏已经成了规模最大的坐商区域,经过大清200多年的发展,历经风雨,这里确实成了贵人、福晋们爱逛的地方。
  而这里的三条、五条等处,又是牛街的清真们玉器手工匠人的天下,您只要想买,各类珍品玉器,色色精美。


  刘安生想在这里找个合适的差事,哪怕当伙计也成。


  然而,他想错了。


  就像外省人到了京都,连花钱都闹不明白怎么花一样,这里的规矩,那叫一个严肃整齐不近人情。


  那位问了,怎么到了京城不会花钱了??


  非也非也,那当儿,京城的钱跟外地不一样。
  外省各地,包括通州、天津卫都用制钱、白银和银票。
  京都不是,京都用大钱,也就是咸丰三年之后,朝廷因为平定长毛乱匪,因军费不足,铜材缺少,铸造的当十大钱,名义上一个大钱兑换10个制钱,然而,老百姓却不认,又薄又毛的铜钱,一个当十个??骗傻子呢。


  所以,进了京城,您买东西就要忙活了,先去找钱铺,把带来的制钱银子按照京钱的标准,换成大钱,再按照大钱的购买能力,去买东西!!


  反正一般人来京城,绝对蒙了,因为京城的铜钱汇率跟外省绝然不同。


  这种特殊规矩,更彰显了京都各行各业跟外省不同的行业规矩和标准。


  假比说大栅栏的珠宝店铺,收学徒的规矩,不仅跟其他衣食住行五行八作不同,就是跟同类的琉璃厂也不一样。


  来了这儿,相当学徒,必须有五家铺面,或者其他商家的联合保证,写个字据,叫铺保。
  3年之内,没有工钱,只能在柜上吃饭,再过2年,每年年底结余,干的好,给几个钱,干不好,店里直接辞人。
  3年之内,不能无故请假、偷懒耍滑、旷工等等,必须遵守店里的规定,不能随便离开,晚上不能随便外出,不能结婚娶媳妇,不能抽烟喝酒赌钱听戏,不能。。。。。。反正一切基本都不能,算是卖给店里了。


  等出了徒,虽说松了点,还是得照规矩办事,钱赚的不多。


  有的大铺子,连铺保都必须得各省司官一级的官员们签名保证,可见规矩之大。


  而店铺里的掌柜到大师傅,完全有任何理由把徒弟踢出去,一文钱不给,即使看你不顺眼或是早上忘了给师傅倒尿盆。


  为啥这么严??


  这里每家店铺里的货物,都是成千上万两银子的价值,高的有几十万的,资本之雄厚,别说一般买卖家,就是当铺、金店等地方,也不敢跟这里叫板。
  而这里的东家,也全是腰缠万万贯的金主儿,不服气?随便拿出一颗南珠,就能买您一溜铺子!


  所以,刘公子对此完全蒙了。


  来了这儿,猛一看,廊房二条,就是一条不到300米的小街,道路狭窄,门脸小的还赶不上自己老家临清的磨坊大,屋宇毗连,街道一般,一点也不气派。


  但是,这就是外表,您往哪家店里仔细一瞧,立即会发现一个珠宝乾坤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