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你可以不信,但不能不敬——三爷给你聊聊真实的古玩圈


作者:齐州三爷  分类:鬼话


  那天在车上被劫匪一掌打晕,等醒来,就到了个陌生的地方。孙公子艰难的睁开眼,晃
  晃头,身上被麻绳绑了个结实,嘴里还塞着个麻核桃,憋得他喘不上气来。


  粗粗打量,三间屋子青砖壁垒,打扫的干干净净,窗户纸都是新糊的,屋里桌椅板凳齐
  全,都是些粗粝的家具,眼前是三个彪形大汉,为首的,正是假装善王府管家那位,换
  了短打扮,眯着眼哈哈大笑:“吆!醒了,我说公子,别怪哥儿几个手黑,不是我们要
  你的命,是有位贵人要你的东西,给了咱们不少银子,俗话说拿人钱财与人消灾,您就
  委屈委屈吧!等你家里把东西送来,我们兄弟一准儿送您平平安安回去!二驴子,先把
  公子嘴里的麻核桃取出来,给他喂点水!”




  孙玉宸吐了吐嘴里的污秽,由着一个扫帚眉驴脸的汉子喂了水,无力的问:“诸位好
  汉,我孙某跟你们远日无怨近日无仇,千里投亲,又没有什么银子财宝,何苦为难我
  呢??是不是你们绑错了人?”

  “呵呵呵呵哈哈哈,我说公子爷,您可真逗!!我们京西三霸可不是溜门撬锁的小贼
  毛,绑您哪,绝没错!您就放心该吃吃,该喝喝,我们兄弟们也是江湖中人,绝不为难
  您,只要五天后东西送到,保管您全须全尾儿的回家享福呢!”


  三人正嘲讽嬉笑着,外头有人来报“福二爷来了!”


  好似老鼠听见猫叫,三人立即换了庄容,赶紧出去迎接。孙公子靠在柱子上,万般无力
  百爪挠心,到底是哪件事漏了底??!是自己参加戊戌变法?不像。三虎的身份暴
  露??也不像。难道是给上次那位“贵人”看病??

  不对啊,除了王爷和自己,别人压根不知道。


  那么说,就是自己带的家里的几件宝物!!哎!真是逃离狼窝,又入虎穴!




  外头三人见的不是别人,正是福王府的二管家。二管家一身川缎大褂,撇着嘴猛然吸了
  口鼻烟儿,阴笑着问:“怎么样,事情都办好了??”


  为首的汉子外号大棒槌,满脸堆笑:“您老人家就放心吧,这点子小事交给我们哥几
  个,就算保险喽。您瞅瞅,人绑来了,书信也扔给黄家了,这人还算安静,没怎么闹
  腾,要是闹腾,我一掌拍死他!”

  “别扯淡!”二管家放下脸瞪了大棒槌一眼:“这是我们主子爷要的人,只要东西,千
  万别伤了人,过几天,我们爷还来瞧瞧呢!喏,这是吃食和酒菜,别委屈了他,这人就
  是个富家公子,没什么功夫,平日要好吃好喝,亏待了他,我可不依!”


  “嘚来!!您老人家就放心吧呵呵呵,有我们哥儿几个吃的,就有他吃的。人既然绑来
  了,这剩下的银子。。。。。。”大棒槌哈着腰陪笑,眼珠子滴里咕噜直转悠。


  “事儿还没完你就想要银子??!哼,先给你三成,这是600两,剩下的,等完了事再
  给你,说不定我们主子爷还有赏,记住,这几天哪儿也别去,由我给你们送吃的!京城
  里藏龙卧虎,要是让别人知道你们在这儿,不用我说,你也知道规矩吧??”


  “知道,知道!!误了您的事儿,我们哥仨儿陪命!!”


  接了银子酒食,三霸关好门,回屋吃喝。
  三十四



  两天多过去了,善王发起了愁,嘴上起了一溜泡,都是急的!本承想自己手下这些密探
  衙役,怎么着也能找到人,福王爷俩在他眼里,简直就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棒槌货,
  可找来找去,犹如大海捞针一般,就是不见孙公子的人影!派到福王府和振大爷私宅的
  探子来报,人家家里安然无恙,福王府还是如往日一般车水马龙,送钱的官儿排着队
  等,振大爷几处私宅都不见人,听说振大爷最近爱上了春香楼的一个小妞,俩人如胶似
  漆,振大爷根本脱不开身子!


  这可怪了!难道不是福王搞的鬼??可思来想去,只有福王爷俩找观音像最积极哪。三
  虎那边联络的江湖朋友很多,也音信全无,这可如何是好?


  第三天早上,赶着在西苑勤政殿御前伺候站班的工夫,善王终于下了决心,把事情给光
  绪爷说了。光绪皇帝听了默默无语半晌,突然暴怒:“这帮人还嫌朝廷不够乱?!!为
  了件神像就欺男霸女、横行不法、残害百姓?!善王,这件事就交给你,上回我还说要
  赏点什么给孙玉宸,这么一来,他们是打朕的脸哪!!找不回来,你就自请处分!”


  看万岁爷罕见的发怒,善王连连称是。


  勤政殿里,两宫升了宝座,慈禧老太太发觉今儿个自己那个一向孱弱的外甥兼侄子,脸
  色又青又灰,仿佛着了什么恼怒,奇怪,最近皇帝的身子骨越发好起来,也没见那些御
  医怎么诊治的,老太太心里嘀咕着,回去还得嘱咐嘱咐太医院那帮子废物!


  传进来军机大臣和几位大学士商议了几件政务,老太太觉得累,刚想说退朝,皇帝突然
  开口说话了!!

  “福王!!”


  惊得下头跪着的众位亲贵大臣仿佛被地下的金砖冰得一阵凉意!!这位皇上,自打庚子
  之变回了京,在朝会上从来不说话,连老佛爷问,只会诺诺连声:“听亲爸爸的,亲爸
  爸说了算。”今儿这是怎么了??!


  丹陛下东边为首的就是福王,他刚抬头,就看见了皇帝一道恶狠狠的目光直直盯着他,
  吓得福王赶紧爬下。




  “奴才在!!”


  瘦弱的皇帝冷笑一声,也不顾身边的老太太匪夷所思的直看他。


  “你和你儿子最近收敛点儿。听明白了吗??”


  皇帝这句谕旨纶音好似五雷轰顶,一个个炸雷炸的70出头的福王悚然震动!全身哆嗦着
  冷汗直流,伏在金砖地面不敢抬头,发疟子似得抖成一片。

  偷偷看看皇太后老佛爷,老太太也奇怪的看着皇帝。


  皇上点着名儿问,又不敢不回答,福王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自己干的哪件事儿让皇上
  抓到了??不能够啊!送银子的那些官儿都不敢乱说,再说所有奏折都得经过军机处,
  也没看到有啥对自己不利的。


  “你听明白了吗??”宝座上的皇帝又阴冷的发了声。


  “奴。。。。。。奴才明白,奴才全明白。。。请皇上放心,奴才一定精忠报国!一定。。。。。”
  没等他说完,皇帝又冷笑一声:“有些事问问你儿子,别无法无天!”


  “嗻!嗻!!奴才教子不严,一定。。。。。。”
  花白胡子抖成一团的福王神色大乱,神经质似得只顾叩头,话还没说完,皇帝早就传旨退朝了。




  还是袁大军机会来事儿,赶紧过来扶着干爹,慢慢出了西苑,远处,善王领着侍卫笑成一团。


  “这个狼羔子混账王八蛋!!又在外头惹了什么鬼事!!我、我这一条老命就得送在他
  手里哦!!慰廷,你得管管你这个不成器的弟弟吆!!”老泪纵横的福王气的迈不开步
  子,直往下出溜。


  袁大军机陪笑,心里却骂的厉害:嘿嘿,我管??!我算哪根儿大葱!!你那个儿子,
  简直就是个混世魔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