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你可以不信,但不能不敬——三爷给你聊聊真实的古玩圈


作者:齐州三爷  分类:鬼话



  大虎问大把头:“兄弟,你看,是不是那里出了纰漏??咱们计划的应该不差吧??”



  大把头手里两个大铁球转的越来越快,思索道:“老哥,不瞒你说,这事儿只要是在京
  都,跑不出去咱的手心儿,连花子帮的和杆上儿的兄弟们,我都布置过了,就算咱们帮
  内的兄弟们失察,可花子帮、杆上儿的兄弟可是四九城到处都有,无论东西南北哪个城
  有消息,哪怕半只苍蝇飞过,也瞒不了他们,虽不敢说天衣无缝,却也十拿九稳吧。再
  说,那三个小毛贼也不该有那么老大的神通,能瞒得住咱们呀。不过。。。。。。都这
  个时辰了。。。。。。我再派人去其他几个城门瞭瞭!来啊!”




  闻言,过来几个机灵的小徒弟垂手肃立。




  “你们几个,立即传我的话给城内、外的兄弟和花子帮的兄弟们:东城、东直门这边松
  一些,南城、西城几个城门口,再添补几个人去盯着,只要看到不寻常要出城的人,人
  盯人给我盯死了!再派人来报信儿,有发现的,多给银子拜谢!”


  “是!”


  几个小徒弟匆匆下楼去传话。




  晚上八点钟。




  大虎、二虎着急,其实青帮大把头内心更是焦急如火,两位山东来的兄弟不知道,他对
  京城内外的规矩可是门清儿——万一再找不到人,今晚换人这事儿,恐怕要泡汤,因为
  城门就要关闭了,城门一关,再要是想进去出来的报信儿,可就比登天还难喽!



  原来,当年这座北京城,那是大清国第一座固若金汤的天子首府之地,别说金元明清四
  代定都于此,也不说城墙高大厚重到了极点,就说这京都警戒的规矩之大、守卫关防之
  严密,也是天下第一!


  单说城门和钟鼓时辰,就有外九内七皇城四,九门八点一口钟的说法。


  顺治爷那当儿,初临中原,海内震荡,兵匪多乱,顺治爷亲政之后,便亲自定下了规
  矩——大内紫禁城和皇城守卫,皆由上三旗的禁军、内务府的包衣三旗警卫和护军营、
  亲军营负责,按钟点关闭皇城四门,内城由各旗分别防护,还设立城门领,专门守护城
  门。外城治安、警卫,则交给九门提督步军统领衙门,由下五旗、汉军旗和绿营兵守
  卫。


  城外边西山、北苑、南苑一带,又驻扎了数万八旗劲旅,专门在外防卫京师。


  因天下初定,为防止京都有大变,顺治爷还下旨在西苑白塔山上,设置了几尊信炮,一
  旦京城内有变乱,由皇帝派人手持赤金的令牌,去白塔山上放炮发信号,皇城、内外九
  城的城墙上,各有信炮,接到白塔信炮,都得放炮相应,随后,侍卫们再手持由御前亲
  自发下或是镀金、或是楠木的开城信符,跑到内外各城门跟守军的信符对照合符,一旦
  对照无误,就得开城门接应城外大军。


  城外大军一旦接到信炮消息,必须第一时间由各军统领、各旗旗主带领亲兵、各营兵马
  立即从相应的九门各门入城,城内王公亲贵大臣必须带领家丁、各衙门主官带领衙役兵
  丁,各按照预定方位守卫皇城禁门,统领、旗主和大臣们,齐集午门外五凤楼下,听皇
  帝亲宣调兵遣将,指挥兵马或是平叛、或是平乱。




  其实呢,这套规矩从定下来那天起,就一次也没有用过!无论是康熙爷初年诛鳌拜、杀
  吴应熊,还是雍正年间的九王夺嫡之乱,都是爱新觉罗氏或是对付奴才,或是一家子闹
  家务,根本没有什么所谓的大变,即便是到了晚清时期,咸丰皇帝对付长毛、同治皇帝
  对付捻子,这套家法也从没起到任何作用,只是记载在《大清会典》和《禁城白塔信炮
  则例》里罢了,毕竟当年大清气势昂扬嘛。


  跟天安门里的登闻鼓一样,就是个摆设罢了。


  可是,九门关闭的钟点和警卫规矩,自打顺治爷定下来,除了到十分喜好标新立异的乾隆爷改过一些,其余的规矩,就一直代代相传,成了死规矩。


  这死规矩,就是听钟鼓开关城门。


  老年间把一夜分为五更,每更次为一个时辰,就是西洋说的两个小时。顺治爷定规报时
  方法为:定更及亮更,皆先击鼓后敲钟,其二至四更则只敲钟不击鼓。


  乾隆爷改为只在夜里报两次更,每晚定更(即一更,19点—21点)和亮更(即五更,3
  点—5点)先击鼓后撞钟。


  定更时钟声响城门关,四九城的交通断绝,这时候,您该回家回家,该上板儿关门就上
  板关门,称为“宵禁净街”;五城巡察御史衙门的御史老爷和五城兵马司的指挥使老
  爷,都该上夜班,巡街的巡街,查夜的查夜,谁要是犯了夜、在大街小巷闹事,不论何
  人,直接奉命拿下,关到巡察御史衙门里,俗称叫——蹲号子。当官儿犯了夜,受罚更厉害,被都察院一本奏到御前,万一这天赶上万岁爷不高兴,您就等着丢官罢职呗!


  亮更时,钟声响城门开,就是所谓“晨钟暮鼓”的说法。钟鼓楼击鼓和敲钟的方法相
  同,俗称:“紧十八,慢十八,不紧不慢又十八。”如此两遍,共108下。这个108声代
  表一年,因为一年有12个月,24节气,72侯(古人把五天称为一侯,六侯为一月,一年
  七十二侯),也有的说,108是代表36天罡、72地煞,加起来108,表明北京城是天子所
  居的圣地,皇上是北极紫微大帝转世临凡,由天罡地煞众星宿围绕护佑的意思。




  按规矩呢,外城九门,在八点二刻钟就关上一扇门,到了九点整,全部关闭,内外戒严,兵丁晚班上岗。


  此时,要开城门,只有两种特例——其一,是由皇帝亲自颁布谕旨,命领侍卫内大臣或
  是御前大臣,手执由御前下发的镀金合符,由九门提督陪伴,叫开城门。


  其二,则是西直门城门,专门为大内御膳房的水车开城门一次,因为皇上喝的是玉泉山
  的泉水,来去一趟也得半天工夫。


  其余不管是各省发生重大变故,还是边关紧急军报军情,必须在城外停留,由城上放下
  个大筐子,把军情、奏本连带报告人,拉拽上城墙,再由专人陪送,入皇城,报告人在
  皇城外留候,禁军管带将奏本、军情由紫禁城门缝里递进去,交外奏事处,外奏事处首
  领太监,再交内奏事处太监,送达御前开拆处置。




  这套眼花缭乱的规矩,执行了200余年代代不替,也算朝廷尊之有效的一项铁规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