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你可以不信,但不能不敬——三爷给你聊聊真实的古玩圈


作者:齐州三爷  分类:鬼话


  “哈哈哈哈!”青帮大把头豪放大笑道:“对面的兄弟,老话说:做事留一面儿,日后
  好相见!您们也是混江湖的,干点什么不好?盘子暗了?跟哥哥言语啊,我手里的盘子
  白送你几个!说实话,我们的身份你知道,你的身份,咱们兄弟也门清儿,你手上的
  人,是我们帮的‘门里人’,人家不在江湖,是我们的贵客,千里迢迢来京城游览,就
  算带了什么,不带什么,也碍不着您几位的事儿吧??东西我们带来了,人呢??”


  说完一挥手,几人抬着那个装了黄金的箱子放在当地,三虎气呼呼的又把包着狮吼观音
  像和银票的包袱放在箱子边儿上,轻轻解开。


  青帮大把头亲自揭开箱子盖,盖一开,顿时几簇黄橙橙亮闪闪的金光迸射出来,在暗
  夜里直耀人眼目!里头全是赤金叶子和条子,整整1000两足赤的金子!

  包袱里一扎新的银票和那尊精光烁烁的狮吼观音,也露出了真容。

  老话说的好——清酒红人面、钱财动人心,甭说别人,就是这些正在壮年的二三十岁的
  小伙子们,一看见1000两金子摆出来,三霸这边儿的人可都瞪起了黑眼珠子,都有些跃
  跃欲试。

  大棒槌口水都快淌下来喽,冲二琉璃一努嘴:“老二,过去!”


  二琉璃一溜小跑到了当地,伸手就要抓金叶子,青帮大把头冷笑着断喝一声:“且慢!!”

  “嗯???”二琉璃被大把头的声音吓了一跳,大把头伸手从靴子里拽出一把雪亮的匕
  首,噗!插在金叶子堆里,朗声说:“我说兄弟,您们该懂得规矩啊!东西我们带来
  了,俗话说,一手交钱一手交货,人呢?咱要看人!既然到了这儿,咱可说好了,别玩
  儿什么牛黄狗宝。”


  大虎掐着腰气势汹汹,三虎也高喊:“先把孙公子交出来!”


  大棒槌呵呵一笑:“对面的兄弟,别急!不就是人嘛,就在车上水箱里呢,这么大笔钱
  财,我得让我兄弟检验一番不是??”


  二琉璃听了大哥撑腰的话,赶忙伸手一把抓了几块金叶子和金条,也不嫌弃腌臜,张开
  臭嘴,这边咬了咬,那边尝了尝,嘿,都有牙印,过去看了看票子,没错,都是四大恒
  的银票。


  只是那尊狮吼观音,他蹲在地下看了半天,只觉得好看,可他大字不识几个,也没看出
  啥,回头喊:“大哥!东西全对,溜儿清!”


  大棒槌满意点点头,这才示意身边的大汉:“把人拉出来,反正蒙着脸呢,让他们瞧
  瞧!”

  一面大笑:“这多好,省了咱兄弟多少事儿!对面的兄弟,不是我说,多咱有空,我也请兄弟们聚一聚,你们看!你们家的黄公子。。。。。。。”


  话音未落,身边的大汉们把车厢里的人往外拽,可里头的人不知道怎么了,发出一股叽叽咕咕的叫声,就是不出来!

  “老大,这、这是怎么回事??”

  对面的大虎、三虎立即紧张了,往前走了几步,手拿兵刃,就要出手。

  大棒槌哈哈大笑:“这位公子爷生的腼腆,这几日在咱们这些粗人手里待的不习惯了,
  来,我来劝劝!”

  说着一伸手,拽住了车厢里绑着的人,双臂一使劲,拽了出来,举着这人朝对面喊道:
  “对面的兄弟,你们的公子爷好着呢,你们往这儿看!。。。。。。”


  众人抬眼观瞧:“啊??!!”无不勃然变色!


  大棒槌看周围众人都目瞪口呆的盯着他,自己也觉得奇怪,得意洋洋抬头一看,“啊!!”

  傻眼了。。。。。。


  他手里的物件,倒是胡乱穿了件青缎袍子,可袍子裹着的,是一只硕大的山羊!!头顶
  着一顶帽子,全身被绑的结实,正咩咩冲着众人叫唤呢!


  “妈呀!!见了鬼啦!大哥。。。。。。这。。。。。这。。。。。”三结巴一着急,
  结巴也好多了,瞪眼挤出来几句话,可脸上又青又灰,死人一般。


  大棒槌赶紧放下山羊,手忙脚乱指挥着手下再往水箱里掏摸了一会儿,竟然是空无一物!!


  “他、他、他、他姥姥的,人。。。。。人呢?!!”大棒槌满头热汗,惊慌失措。


  对面的诸位英雄豪杰看得清楚,青帮大把头到底是见多识广,冷冷一笑,一伸手砰抓住
  了二琉璃的胸襟:“小子!胆子不小,敢骗起爷爷来了,看来不给你点颜色,你们不知
  道咱的厉害!”左右开弓,就是几个大耳光子。刚才就吓得不知所措的二琉璃立马儿鼻
  子嘴往外窜血,哇哇哇哇叫喊着,谁也听不清他喊得什么。

  大把头向左右一使眼色,大虎拽出来短枪,三虎和几个青帮的好手,过来就把二琉璃摁
  在当场,三虎大叫着:“兔崽子!敢他娘的耍老子!”说着拔出匕首,朝二琉璃的左耳噗的就是一刀。


  二琉璃嗷唠一声,一片血淋淋的耳朵被剁下来。


  得,这回计划没有变化快,别人的耳朵没下来,自己倒赔上一只。



  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的大棒槌一面命人四处找人,恨不能挖地三尺,自己见兄弟被剁了
  耳朵,顿足捶胸急匆匆大喊:“众位好汉!!住手!您们先别下手啊!听我说一句!”


  “说他妈狗屁!大棒槌,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仨坏小子的底细,咱们帮里都查的一清二
  楚,你们仨小子踹寡妇门、挖绝户坟,打闷棍、套白狼!干尽了坏事,平时老子们在通
  州,犯不上捏咕你们,这回你小子敢跟老子们玩这个,瞎了你的狗眼!今儿爷们既然来
  了,劝你把人安安全全送过来,算饶你一条小命,不介,哼哼,老子让京西三霸王变仨王八!”

  大把头一招呼,后头的众豪杰就要拉兵器往上冲。


  倒了血霉的大棒槌真是浑身有嘴也说不清喽!又喊又叫的作揖喊道:“诸位爷!众位
  爷!都是江湖上混的!我、我他妈就是再不是东西,也不敢在这场合骗人不是?!请诸
  位爷高高手,先放了我二弟,黄公子没事儿,在、在后头呢!我赶紧交人!您几位稍
  待!我、我这也是奉命行事,要是再敢骗诸位好汉,您、您把我脑袋拧下来当夜壶!”


  见局势大坏,众位英豪都虎视眈眈,大棒槌再也不敢拿大,赶忙命人一路跑到后头小树
  林里报信,让福二爷赶紧带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