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你可以不信,但不能不敬——三爷给你聊聊真实的古玩圈


作者:齐州三爷  分类:鬼话

  十

  刘公子按照宋小姐的主意,花了50多两银子,请客送礼,办好了铺保文书,算是有了正式身份,进了一家叫尚宝堂的铺子。


  这家铺子的老板,凑巧也姓刘,看刘公子长得一表人才,又识文断字,着实喜欢,就教授了他不少珠宝买卖的绝活,而刘公子毕竟读过书嘛,又惦记着早赚钱,下功夫使劲学,不到半年,刘公子算是对各类珠宝心理有数了。


  转过年,这天,早上起来吃了饭,刘公子去店里,在大栅栏口上,遇见一码子事。


  正走着,前头嚷嚷动了“快闪开!!快闪开,马惊了!!“一匹高头大马,拉着一辆朱轮铜钉豪华轿车,在大街上飞奔驰骋!


  大红呢子的挡车围子,宝蓝锦的车门帘,四周攒着一色黄铜镀金的活计,懂行的人一看,这就是京城里二品以上大员们才能用的红围子马车,马匹嘶鸣嚎叫着,满嘴吐着白沫,疯了似得东撞西碰,满大街的人声鼎沸,大人孩子呼叫着乱跑。


  赶车的在后头大喊着追着,车里头,好像做了俩人,一老一少,也不知是吓得还是咋的,老的死命抓住车框,少年狠命的大喊救命。


  前门外被闹了个不亦乐乎!!


  别人逃跑,刘公子没跑,不仅没跑,文武双全的刘公子,身上功夫一直没撂下,只见穿着短打扮的刘公子,小腹一沉,丹田一叫力,大喝一声,一纵身”嗖“的声,窜出去2丈远近,离的马车非常近了。


  看马疯了,刘公子顺着马车车辕一纵身跳了上去,双手狠狠拉着缰绳,两臂一用力,噶蹦蹦,”嗷!!!吁。。。。。。。。。。“那么一匹疯马,竟然活生生被刘公子拽的四蹄乱舞,在原地打起了磨旋儿,直直一袋烟的功夫!!


  车厢差点翻了,但在刘公子千斤坠的功夫重压之下,终于,马匹耗尽了精力,瘫倒不动了。


  周围的老少爷们,齐声鼓掌高呼:壮士好功夫!!!


  端的是满堂彩!!
  ”佛天菩萨!!佛祖保佑!!妈呀,可把我吓死了,师傅??师傅?您老人家没事吧??!多亏外头的壮士,不然。。。。。”


  说着,车帘一挑,有气无力的出来一个年轻俊秀的青年,一把抓住刘安生的袖子:多谢壮士!不知在哪里发财?!亏了神功相救,不然,我们可就交待在这里喽!!请受我一拜!”说着要行礼,可被颠簸的厉害,行礼都站不稳。


  刘安生见四周围上来的男女老少太多,担心漏了痕迹,赶紧一抱拳:举手之劳何足挂齿!您二位赶紧看看伤着没有,我还有事,就此告辞!!“


  说完,晃动身形,几个窜步就远离了事发地,后头还一个劲儿的喊叫:壮士!!壮士留下姓名!!。。。“


  过了几天,忙忙碌碌白天上店铺学习,下午回家温习功课的刘安生,就把这事忘了。助人为乐嘛,那年月,谁不想着行善积德?



  春天来了,又过了一个多月,刘安生跟宋小姐说,想出去卖货了,宋小姐倒是大方,挑了两件赤金点翠的凤头簪子,交给刘安生,押在店里,再跟掌柜的说好了,取货出去卖。


  没现钱,这个也成。
  掌柜的听了却不大愿意,敦敦教诲说——”不是我信不过你,你来的时日太短,有些门道儿你还不清楚,再说京城里的大宅门和贵胄王府多如牛毛,你才熟识了几人??这事不能急,等哪天我介绍几位大爷福晋,先混个脸熟,再说吧。”


  正说着,外头有人步履匆匆的进来”刘掌柜,刘掌柜在吗??这趟差事让我跑的,腿都断喽!“


  话音未落,进来一个华服青年,身穿酱色绸长袍,深蓝色马蹄袖翻着,一双薄底靴子,一尘不染,头上还戴了金顶的凉帽,腰里别着彩绣的宝蓝色荷包,一段白银的表链露出半截。


  这人大喇喇进来,也不看刘公子,只冲刘掌柜微微抱拳:我说刘掌柜,您的活儿干的太慢了,木总管可是说了,下回再这么慢,我可去别家做了,您不是不知道,老佛爷这几天就去颐和园驻跸了,到时候我们都得一窝子跟了去,难道我还得来回好几十里地跑来找您??”


  刘掌柜一见此人,像天上掉下来个凤凰蛋,满脸堆着笑,仿佛看不见青年一脸的傲慢和虚荣、故意拿大的表情,赶紧打千儿行礼:哎吆我的木爷!!木公公,哪阵风把您老人家吹来了??别说活计做完了,就是做不好,我也不敢在这廊坊二条开买卖,我不得原汤原味儿的给您老人家踅摸齐全了?不价,大总管也得拿您问询不是??伙计,赶紧上茶,把礼部张大人送我的毛峰拿来,咱这里现成的甜水,比不得您老人家在宫里喝的玉泉山水,您先尝尝,我去拿货。“


  霎时间,一套嘉庆官窑的五彩瓷器端了上来,刘公子心理有数,这套茶具,连掌柜的自己都舍不得使用,来了贵客才拿出来,可眼前的这位,好像就是个小太监,没啥了不起的。


  正纳闷儿,刘掌柜拿钥匙打开铁柜,从最里面,掏出一个紫色绸缎精装的锦盒。


  ”您试试这个,“掌柜的先掏出玻璃鼻烟壶递过去,”这可是纯正的英吉利货,辈儿地道!我都舍不得闻。“说着递过锦盒——“您老人家瞅瞅,这是从雅玉堂踅摸来的一块整玉,纯粹的和田青,您这物件,太贵重,是乾隆爷那当儿的玩意,现成的这么贵的玉,上哪找去??我还是讹人家马大头的,要来了我就找了工匠,按照原物雕琢了1个多月,不然,也不敢拿出手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