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你可以不信,但不能不敬——三爷给你聊聊真实的古玩圈


作者:齐州三爷  分类:鬼话



  昨晚更得最后一句——青帮大把头说,应该是孙公子被救了,因为笔误,写成黄公子了。大家见谅!!故事完全手打的,出错难免哈哈。今天继续!





  道长一面飘飘洒洒往前走,一面逗前头两头拉水车的大叫驴,微笑道:“此人助纣为虐,带回去,我自有道理。那边树林里,还有个黄家的小仆人,怪可怜见儿的,让人救护去通州吧,你久在京城行走,不知善王跟福王那点事儿?派人给黄家送给信儿,善王自然就知道了。通州那边稳不稳??”

  “是!小的明白”大把头赶紧诺诺连声,叠声吩咐手下赶紧去树林子里救人,自己躬身道:“您放心,通州是咱们在直隶的总堂,一切有小的操办经营,修养吃饭的地方都是现成的。只是怕慢待了您老人家。”

  无尘子满意的点点头,回身叫架着孙公子的大虎、三虎:“你俩大个子!把水车卸下来,请孙公子坐在车上,金银一起放在上头拉着走嘛。另一头驴也拉上,留着我用。这回,福王爷他们爷俩,是赔了奴才又赔驴哈哈哈哈。”


  众人听了,又复大笑。



  三十八


  通州茂福货栈,在官道边上,离着通州八旗、六部官仓不远,自打乾隆年间开设,已然
  160多年了,是通州地方最老、也是最为繁盛的一处买卖。


  货栈啥生意都做,无论是官私两面儿,还是红白两道,100多年来,不管是京都里的王
  公贵胄还是文武百官、大买卖生意人,无人不知这处货栈的生意红火、路子之深远广
  博。

  可是,很少有人晓得,这里,就是青帮在100多年前在京都设置的一处分支总堂口,不
  仅是直隶省的总堂,且是山东、河南和山西分堂口在华北的枢纽之地,各省帮里的兄弟
  们,凡是来京办事或有机密任务,都得先来此地报道,送帖子、对切口、礼拜大把头,

  也是自雍正年间青帮大兴之后,祖师爷们传下来的严密帮规所规定的。

  一旦帮内兄弟在此报道,通州大把头必须要对来往的兄弟们一帮到底,不论是饮食住宿
  还是钱粮旅费、京内外各路江湖、官府的消息,为其提供周周道道的各类方便。


  由此,一直传下来七八代人,此地的生意盘口是越来越红火,手下也越来越多,对北方帮内的掌控,也远远超过了远在江南的青帮总堂。


  货栈一拉溜五个大四合院子,表面上看起来,也有坐堂的掌柜、算账的账房先生、对外
  跑腿的大大小小的买办二柜、运货拉车的各种年纪的力巴、等船的船夫和船户,前三个
  大院子里,除了柜台、钱箱、厨房、住宿就是堆得满满当当的货物。

  其实呢,第四个院子里,别有洞天,这里不接待外客,一水儿的青砖壁垒,门户森严,
  从外头看不出来,黑漆大门永远关闭得严严实实,里头两条大长板凳,见天儿坐着八个
  彪形大汉,看守门户,左右厢房里,就是专门接待帮内兄弟的客房,正房三大间,是接
  待帮内兄弟、对切口、接帖子的大厅喽。


  正房正中,一色硬木家具,北墙上是一副名家手绘的刘关张桃园三结义的画像,不过,
  一拉旁边的吊绳,这张画就卷了起来,里头露出来三位坐在太师椅上的江湖人物——就
  是青帮的三位祖师爷了。



  无尘子道长半是戏耍、半是认真的救了孙公子,又亮明了自己的身份,通州的大把头悚
  然震惊,原来是总堂的执法长老到了!

  这可是近十几年来从未有的情形,便忙不迭亲自执鞭,赶着驴车,领着众位英雄豪杰和
  孙公子来总堂歇息,摆酒庆祝。


  说起来,其实自打几十年前那场震动大清国十几个省的洪杨长毛之乱开始,青帮在江南
  各地的堂口,就因为战乱萧条了不少,别说青帮,就连朝廷也是使出了九牛二虎之力,
  靠着强大的国力和兵力,费劲了心机,耗尽了国库,仗着汉人曾胡左李几位中兴名臣,
  才把长毛兵乱镇压下去,不然,早让长毛和捻子赶回东北老家野树林子里吃冰啃雪去
  了,由此,大清国国势也急速衰弱,病入膏肓。

  青帮也是如此,江南堂口萧条、毁灭了不少,对北方各省的掌控,更是鞭长莫及,逐渐
  无力,十几年中,只有几次派了长老一级的元老,来这里看看,所谓的看看,也就是
  “看看”罢了,对通州这处北方总堂口,远在江南的总堂说是指挥一切,实在话说,也
  就剩下了征调人力、财源和监督之权了,剩下的什么帮众入门、奖罚、处置帮内兄弟、
  每年帮里的收支、用钱等等权力,就各自为政喽。


  不过,传了快200年之久的大帮大派,大面儿上毕竟还好,老话说——虎死威风在嘛。


  大把头见这位道骨仙风的无尘子道长轻轻松松玩了几手偷天换日,心下大惊,知道此位
  长老不是凡人,行走江湖多年的他大把头,深知青帮里头能人异士甚多,长老来了这里
  隐藏了这么久,又轻松在众人眼前玩了这么几手,焉知不是为了让自己这个堂口把头心
  里掂量掂量总堂分量的??

  因此,大把头对无尘子道长恭敬到了极点,自然也是事出有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