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你可以不信,但不能不敬——三爷给你聊聊真实的古玩圈


作者:齐州三爷  分类:鬼话



  吃喝半响,知道孙公子久饿之后,不能多用酒肉,道长便停了筷子,让换了茶果,又令
  大把头、大虎、三虎端着酒跟外头闹哄哄的豪杰各桌陪了三杯,自己却跟孙公子品着浓
  浓的普洱茶,闲话了一番。


  大把头、大虎三虎兄弟都是好酒量,在外头陪了多半个时辰,才进来复命,兴致很高。

  道长喝了半杯茶,问:“公子在德州府一行,可谓惊心动魄了吧??”


  孙玉宸大惊失色:“这事儿,您老人家也一清二楚??”

  除了三虎,屋子里的人都懵懵懂懂,孙公子顿了顿,见无尘子道长点点头,便将跟孙
  安、三虎在德州府一行,怎么夜宿荒村鬼宅、怎么去的刘家镇、怎么遇到了鬼魅僵尸细
  细备说了一遍,只是碍着忌讳,没敢把当日南海观世音菩萨显灵之事说详细,只说是神
  灵护佑,才逃脱了大难,也救了刘家镇方圆百里的百姓。


  屋里众人听得一会儿惊悚、一会儿可怜、一会儿憋气、一会儿惨然、一会儿释然、一会
  儿欣喜,连青帮大把头听完讲述,也毛毛咕咕出了一身的白毛汗!只喘着粗气咕咚咕咚喝了一碗普洱茶。


  勇猛刚强的大虎惊得两眼发直,直盯着孙公子不言语。三虎也是面色肃然,不敢乱插话。

  其余的人更是闻所未闻,冷汗直流。


  明摆着,江湖人闯荡江湖,天南地北、四海为家,别说大清国南北十八省里奇奇怪怪的
  事多少知道一些,就是内外蒙古、西域、藏地的各种逸闻轶事,随便拉出个兄弟,就能
  说出一大车来。可任谁也没听说过,就在大运河边上山东省刘家镇能出这档子事!还是
  亲历者亲自说出口。


  孙公子说完,半天众人没人言语,震撼久久。

  “这么说来,孙公子家传的那尊泥金五彩狮吼观音,真是万中难见的神通至宝喽?!!
  怨不得连福王爷、善王爷这几位王爷都想搞到手呢。还是长老所言极是,宝物不能轻易
  泄露哦。。。。。。只是,兄弟们可否瞻仰瞻仰此等异宝呢??”

  青帮大把头,连同大虎都是好奇心大起。

  “这。。。。。。。”孙玉宸问无尘子:“道长,可否请出来一观??”

  无尘子点点头:“既然带来了,又是自己帮内的兄弟,可以。不过,你们几个”道长顺
  手一指“知道此事,不得随意传播出口,以免自寻天谴

  “遵命!”


  孙玉宸亲自跟了三虎,来到后房,抱着大包袱来了客厅,大把头见外头众豪杰好在吃
  酒,兴致颇高,划拳的划拳,叫喊的叫喊,把屋里伺候的人都赶了出去,关了门户。


  孙公子轻轻将观音像双手抱出来,大把头赶紧从内室里,取出一条大红织金的锦缎,折
  叠好铺在红木八仙桌正中,请孙公子将观音像供了上去。



  众人都肃然过来瞻仰金身,只见这座观音像,并不是中原常见的那些千手千眼、鱼篮、
  莲花、水月观音像,而是二尺多高,佛冠天衣,璎珞宝钏,端的是栩栩如生、精细非
  常,混金加装五彩所饰,清癯明净、宝象潇洒,座下骑着一只摇头摆尾形象怪异的怪
  物,再往下,才是浅浅一层莲台。

  观音像有些地方,金色斑驳,金光内敛,出现了一层琥珀似有润润的浆,细细欣赏,确
  实不是近代之物。


  无尘子道长伸出两指,深深鞠躬,口中默念着什么,几人都跟着行礼如仪。孙公子望着
  桌上辉煌夺目的狮吼观音,又想到千里之外的家乡,赫赫扬扬数百年门阀贵盛,自己流
  落在此地,临行时守望在家的母亲大人和年少时的生活片段,一时思绪万千,收摄不住
  心神,鼻子一酸,热泪涌了出来。。。。。。


  “公子不必伤怀!你们预备一炉素香,供在菩萨像前,来,我们在这儿说话。”无尘子道长仿佛如无其事


  青帮大把头赶紧命人取了一只宣德炉,插好了素香双掌合十祈祷了几句,又命人换了茶果,这才跟过来。


  道长拍拍孙公子的手,慈爱微笑道:“公子是江南书香显贵世家出身,一时遭遇家变,
  流落在此方,路途之上、北京城里,受了些惊吓,因此感怀伤逝郁郁寡欢,也是有的。
  只是公子博闻强识,文采风流,应该知道,大凡世间事,大不如意者十之八九,月有阴
  晴月缺,人有旦夕祸福,此事古难全,自有天意注定,非人力所能注定。”


  “多谢道长教诲!小生只是多了些书生意气罢了,跟诸位英雄勇猛刚强不敢相比。”


  “呵呵呵呵,”道长扫视了一下众人,缓缓言道:“谁也不是生下来就有什么勇猛刚
  强,就说贫道,活了这六七十年,自小身子弱,先去庙里剃发修行,不成。又去峨眉山
  修道多年,也不成。读书多年,没有个功名,只跟着师父们练了些功夫,后来人到中年,才入了帮。”

  “原来长老佛、道都精深!方才我还疑惑,长老在道门怎么还礼佛、菩萨呢。”大把头
  轻轻赞道。


  “不论佛、道、儒,都是一家,哪一本经书上,不是教人向善做好事的?佛教自东汉传
  入中土,数千年来,不融合道家、儒家的精髓,怎么能在我中华之地生根发芽?反过来
  也一样,道家源流虽源自中土,千年以来,也融合了佛、儒两家的精髓,以至于今。贫
  道少年时,天资不坏,师父们也传授了一些阴阳子平之术,自以为堪透世事、大有作
  为,后在江湖上行走,遇见能人异士不知凡几,碰了多少硬头钉子?头破血流不知多少
  次,才知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不经历些磨难困苦,怎么能稳步持法到如今呢?不是
  \有那么几句民谣嘛,说的是就是这个意思。


  未曾清贫难成人,不经打击老天真。
  自古英雄出炼狱,从来富贵入凡尘。
  醉生梦死谁成气,立马横刀定乾坤。
  挥军千里山河在 留名扬威传后人。

  ”

  屋里的其他人都是豪杰,些许认得几个字罢了,谁也不懂这话,而孙公子听了心中一
  亮,思索着这话好像在哪本书里见过,读了这么多年书,竟然没细细琢磨这最简单的
  话!真是一语惊醒梦中人。


  “受教了!道长才是高人,小生读书多年,竟然。。。。。。”

  无尘子摆摆手,淡然一笑:“咱们是说闲话嘛,说说闲话,也解了公子一片心事。我在
  淮安府一见公子,细看了你的相貌,又见公子瑞光随身,便知你家中有变、身带宝物,
  又加之公子宅心仁厚、慈善为怀、古道热肠,这才与你有了几分溯缘。你可知,你带的
  这尊观音像,一路荆棘坎坷险象环生,又在刘家镇显圣,铲除魔邪,就是你命中的定
  数。”


  “哦??这、这倒要请教道长?子平之术,小生旧年在家也看过一二,只是不大懂。虽
  然知道这尊菩萨像是几百年的宝物,也并不知道跟我逃走一事有什么关系??再说,刘
  家镇被镇伏的魔怪,到底是什么东西作祟呢??”


  众人一听,也来了精神,都瞪大了眼,听无尘子道长侃侃而谈。




  观世音菩萨,鸠摩罗什法师翻译成中土文言,是观世音菩萨,大唐玄奘法师后来译的
  是,观自在菩萨,方为得体。其尊,乃西方三圣之一,是阿弥陀佛的左边侍从,是佛教
  中最具慈悲的圣尊。其源流,在《法华经普门品》、《悲华经》、《千手千眼大悲心陀
  罗尼经》等各种大乘佛法中都有所载。

  玄奘法师自大天竺国传经入中土,为避讳太宗皇帝李世民的名讳,世间所称的观世音菩
  萨,便改为观音菩萨了,经中全称,乃——大慈大悲广大灵感观音菩萨。佛法所说的
  “慈悲”,与世间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