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你可以不信,但不能不敬——三爷给你聊聊真实的古玩圈


作者:齐州三爷  分类:鬼话


  再看菩萨,念了几句咒语,脑后的圆轮圣光突然爆发出亿万道瑞光,耀的九霄天中一片
  烁目,瑞光彩雾中,赤橙黄绿青蓝紫七色祥光围绕菩萨法身,天衣风带五色迷茫,宝冠
  璎珞璀璨夺目,氤氤氲氲漫天香风天花瑞彩分明,菩萨法身随着圣光也迸发了亿万道金
  光直射斗牛,金红二色光芒一闪,香风彩雾中的菩萨法相鲜明,大放光明,瞬间变化出
  三十三变无穷真如瑞相。

  这一变化,惊得九霄云中过往虚空的一切仙佛神圣无不敬礼致意,二十四诸天神将明知
  菩萨现了法身,亲自降魔,赶紧合掌念佛,顶礼膜拜。

  七色光轮越转越快,种种不可思议的菩萨瑞相也越变越多,轰然一阵极光闪烁,耀的天
  地九幽一片通明。亿万极光中,显出一尊圣像来。

  只见这尊圣像,身高万丈、九色瑞光护身、脚踏七宝金莲、天衣风带长如游龙、光彩夺
  目,宝冠璎珞珠光宝气,仙佛不及,金铃玉佩、宝带珠围,一色流光溢彩光华夺目,彩
  雾缥缈、云龙飞腾,慈悲和悦、宁静安详,菩萨圣像微微一笑,光芒一闪,万丈法身后
  面又显出千手千眼来!那一千只长如白玉莲花的菩萨手,似孔雀开屏般排列在圣像身
  后,每只手展开来,都有一只上观九天十方恒沙无数世界、下看地狱九幽无限圆融、见
  澈空明的佛眼,千只佛眼放无穷大光明,照澈大千世界一片极光闪耀。

  这就是观音菩萨的无量法身之一——大慈大悲千手千眼威灵广佑观世音菩萨了。

  金毛犼被无极瑞彩佛光笼罩,胆战心惊、魂飞天外,身边又有天罗地网不能挣脱,只得
  在网中左右支绌,方才的骄傲不逊丁点不见,哭嚎震天、缩头缩脑、蜷缩一团,只要降
  服。


  菩萨为让此魔虔心降服,点点头,念动真言,再次光芒大盛换了法身,菩萨千手中佛眼
  闭目,最前面双手合掌,身后千手中九色光华纷纷涌出,各执神兵利器神通法宝,一色
  宝刀、宝剑、宝弓、宝箭、金刚杵、金刚铃、日珠、月珠、宝瓶、玉柄拂尘、金斧钺、
  金锡杖、金钩、白莲花、青莲花、紫莲花、玉莲花、红莲花、宝印、金刚镜、宝盒、金
  经、五色云、金法螺、如意宝珠、宝钵盂、玉环、金轮、玉净瓶、杨柳枝等等空明圆满、宝气纷纷,震慑天地九幽!



  金毛犼见观世音菩萨示显出神通无极、法力无边,早已心服口服之至,赶忙缩成一丈长短,哀哀鸣叫,在半空中叩了无数的头愿意归降。早被菩萨看见,单指一点,一道白光破空而出,直射入金毛犼胸前的一毫白毛中,没入肌肤,这魔怪疼的嗷嗷惨叫,再不敢逞强,温顺扭捏如猫狗一般。菩萨收了法身,化了天罗地网,用手一招,那怪才冉冉而来,拜服在菩萨脚下。

  原来,金毛犼全身金刚铁骨、刀枪不入、水火难侵,只有项下一撮白色毫毛是它的死穴,只要打中此处,金毛犼万年不坏的金刚之身,就得顿时毙命。观音菩萨慈悲为怀,为了教化此魔回归正道、虔心佛法,就施了破恶神通,将一枚宝箭钉入他项下的软肋处,以防它魔性难除。又掏出一只宝光四射的三束金刚铃,套了金毛犼的脖子上,金刚铃正好遮盖住项下的白毫软肋,这才拍拍金毛犼的脑袋,为防万一,便拿金毛犼当了坐骑,回首向过往虚空中的天仙神佛致意,跨坐上金毛犼,吩咐南海二十四诸天神将起驾回山。

  那金毛犼跟了菩萨,自然也是它的益处,四蹄生出五色彩雾、七色云烟环绕,背着观音菩萨,回南海普陀山去了。


  打那以后,这只世间唯一的金毛犼在南海紫竹林潮音洞前日日听观音菩萨讲经说法、教化慈悲,渐渐消除魔性,成了菩萨座下的护法神圣之一。


  据贫道所知,那日孙公子和三虎在刘家镇一番奇遇,既有惨死的凶案、又有多时大旱和怪异的活人肉僵,这,正是那对冤死的母子的尸骸因怨气冲天、埋葬之地又是绝地,才生出了僵尸里的一种——旱魃。旱魃本身除了致使四野大旱,其实并不主动杀生害命,然母子临难之际,刘家镇一镇的人,或见死不救、或隔岸观火、或屈于恶人的权势,致使旱魃母子双亡,怨毒在身,因之入了魔道,传播了一种极少见的瘟疫,此病在中医上叫“尸厥证”,因沾染尸毒所致,人高热不退、流血不止而死,但夜晚又复活过来,犹如生人一般行动坐卧,遇到活人,就会传染病气,扩大传播,其实呢,此类病症是一种似死非死的肉身,千古以来,就是绝症,无药可医。

  那些庙中尸骸的变体,则是入了魔道的旱魃因怨毒之气难解,用了“控尸术”,让染了瘟疫暴死的尸体戕害活人、残害生灵,不料阴差阳错,孙公子携带的这尊狮犼观音像,乃是有了神通的佛家至宝,尤其是座下的金毛犼,更是一般旱魃僵尸的老祖宗了,这才轻易镇伏了母子旱魃,救助了一方生灵!

  虽说是观音大士大慈大悲、寻声救苦,解了一方危难,也是孙公子该有此难,定数使然,非人力可以改变的。

  我在淮安府提醒公子的,就是此难,不料定数难改,所幸上天有应,好人好报。这番奇遇,才显出孙公子祖德深远,老天不亏负好人之意呐。


  孙公子家传的这尊菩萨像,如果贫道没有看错,是前明嘉靖、万历时期所造,铸造时,肯定请了高僧大德诵经祈福,造成后,又请大师行礼开光,在家中供奉数百年,早已有了真灵,不然,也不会忽然显圣,镇伏了刘家镇一对成形的旱魃妖邪喽!”


  无尘子道长一番详谈,说的众人恍然大悟,听得青帮大把头、大虎、三虎津津有味,此刻的孙公子,才终于把事情的来龙去脉回想一遍,终于明白了当日种种诡异和自己逃难时机缘巧合,带了家传的狮犼观音像。


  青帮大把头抱拳陪笑道:“长老所言,真是这些年小的们闯荡江湖以来闻所未闻的奇闻珍怪,我说福王、振大爷怎么会因一尊菩萨像,对孙公子下手,原来其中还有偌大的缘由!老话说——行万里路,读万卷书,可咱们帮内的兄弟,多不识几个字,今儿真是多亏长老指教。说句有罪的话,长老的口才,可比天桥说书的京城第一快嘴刘讲的可清楚明白多哦!”


  “哈哈哈哈这不过是茶余饭后的闲谈嘛,不是孙公子家传宝物,我们这些凡夫俗子,怎么能见识到呢?你别说嘴,我还告诉你们。这金毛犼,也并不是无敌于天下!”


  众人听道长说,又来了精神。


  “金毛犼固然万年成道,神通广大,也不是没有敌手。不说神佛菩萨和大罗金仙,就是高天大圣者的坐骑,也有不少能与之并驾齐驱。佛家里,有如来佛祖头上的云程万里鹏、金翅大鹏护法尊者,佛母孔雀大明王菩萨座下的七色孔雀,我道家中,有元始天尊的坐骑四不像威灵圣兽、太上道祖座下的青牛、太乙救苦天尊青玄九阳上帝座下的九头狮圣,都是与金毛犼不分高低的神兽精怪,只是诸位圣者高居三十三天之外,不与凡间来往而已。”





  孙公子长叹一声:“还是道长说的对,身带异宝,不可轻露!京都艰险,真够难受,看来我该回家乡了,离家多日,老母也不知急成什么样子,我想,这几天修养好了身体,就跟大虎、二虎兄弟回南边。只是此次遇难,多亏京城帮内的兄弟们和各位豪杰仗义相救,不知道如何报答!只能。。。。。。”

  青帮大把头赶紧握住孙公子的手:“兄弟,你太客气了,咱们江湖兄弟,不怕你笑话,就算是萍水相逢,只要认了咱,都是能帮就帮,江湖人讲的就是个义气!更别说你是我们长老的朋友,又救了三虎兄弟的性命,对我们帮可是大恩,这都是该当的,您可别客气。您啊,现在是咱们帮的‘门里人’,虽然没有正式入帮,可是咱们的贵客。一般二般的兄弟,知道您的身份,绝不敢造次。至于说回乡,我听兄弟你的意思,如果要走,我派手下兄弟沿途护送,万无一失。只是你这身体,还要养一养。”

  大虎笑道:“三弟不必客气,我们在江湖走动,不靠别的,就是个忠义!没有忠义,咱们青帮也不能够传了十几代,分布全国。三虎这条命,就是你给的。再客气就成看不起兄弟们了!嗯,看派往江南兄弟们打探来的消息,府上应该平静了,兄弟要回去,正好!我和三虎一起护从,正好去府上拜见一下伯母。”

  三虎刚要说话,无尘子道长点点头,换了庄容:“孙公子不必着急回乡,不久尚有一件好事要来。”

  “好事?!”孙公子苦笑,众人听了也面面相觑。这番生死劫难刚过,哪又跑出来一件好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