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你可以不信,但不能不敬——三爷给你聊聊真实的古玩圈


作者:齐州三爷  分类:鬼话

  三十九

  孙公子就在通州住下了。每日里除了吃饭就是睡觉,有了道长的吩咐,这里谁也不敢慢
  待,加上大虎、三虎陪伴在旁照顾着,也一起说说笑笑,聊聊往年江湖上的奇闻异事,
  青帮大把头更是每日来问候,陪着吃饭聊天,又安排人给孙公子剃头、洗澡、做衣服,还怕他寂寞,又买来一大堆乱七八糟的书籍,一出门,就有三虎陪着、扶着,一拿杯子,就有人赶紧上茶、上点心,一到饭点儿,一大桌子肥鸡大鸭子、燕窝鱼翅、鹿肉咸鱼满满铺排。热络似火,温情如春,闹得孙玉宸心里着实不安,感觉自己像个坐月子的小媳妇,整日介吃喝说笑,足足胖了好几斤。



  懵懵懂懂间,孙玉宸想到无尘子道长说的“好事”,也有些胡思乱想——说他是瞎说八
  道故弄玄虚吧?可无尘子在淮安府一席话,竟然成了真!说道长料事如神吧,然而子平之术再精通,自己这个“戴罪”的书生,一路来京加上在京城都九灾八难的,还能有什么“好事”?!又顾念着京城里养伤的孙安和黄汉恒的安危,心里七上八下忐忑难宁。


  三虎也看出哥哥吃喝恬淡,心中不安,就使劲儿陪他聊天散心,大虎看事情安稳了,也惦记山寨的事儿,住了几天也告辞回了山东,临走吩咐三虎,要照顾好孙公子,回去时一起去山寨云云。

  无尘子道长走了半个多月,这天上午,孙玉宸正跟三虎在屋里说狮犼观音身上泥金的工艺,又聊起孙安和黄汉恒的安危,外头大街上传来一阵马挂銮铃声,踢踢踏踏的马蹄子敲打着石板路。外头有个小兄弟满头大汗跑进来禀报:“孙公子,三虎大哥!外头有客人求见,我们大把头说了,在此不便,请随我去柜上!”


  孙公子是惊弓之鸟,有些担心出什么事儿,三虎说:“没啥,既然大把头看过了,必然不是什么坏人,三哥,我随你一起去柜上吧。”

  俩人一起起身,跟着小兄弟出了屋子,却不走大门,从东院墙上,有道小门,开门进去转了几个弯,又过了一道门,豁然开朗,竟然到了青帮开的货栈后院了。

  这种把戏,孙公子觉得稀奇,三虎心里可是门儿清。原本就是江湖人士,青帮再大,只手也遮不了天,一向跟南北十三省的英雄豪杰黑白两道打交道,黑道不必说,有那些不懂规矩的亡命之徒,万一得罪了,人家偷着找上门来作案使坏,一个不小心,通州这块总堂的基业可就难保;而官府做事一向心狠手辣、翻脸无情,说是对青帮另眼相看,可人家毕竟是官儿,用得着江湖帮派了,热情似火待若上宾,用不着了,一转脸就把这些人当成尿壶,扔到床底下,厌恶极了。

  这就说老话说的——用着人朝前,用不着人朝后喽!

  所以,各家帮派和上、下三十六门的江湖兄弟们,开买卖、盖房子,都防着这一手,外
  头看起来都是民居,不过坚固些,可里面格局布置却是别有洞天,大门、小门、旁门、暗门、密室齐全,万一有江湖仇家或是官府来寻衅拿人,本家的兄弟们便能从容应对,能支应最好,不介,外头抵挡一阵子,里面的总堂大把头和首领们,就能从容逃脱。不懂行的仇家或官府,就是派人进来了,迷宫似得一转悠,也得抓瞎。

  这青帮通州总堂,经营了上百年之久,屋子、院子里头当然机关密布了。再者孙公子、三虎住的那个院子,乃是供奉祖师爷和综理本帮家务、存放钱粮和帮谱的机密之地,自然不能让外人随便进去。


  货栈老板和大把头接着孙公子、三虎,请到外头一看。嗬!外头大街上一片人马,前头是八匹一水儿枣红的高头大马,上头坐着的都是镀金顶子王府侍卫打扮,后头一辆大车,最后还有十名骑马的侍卫。侍卫们都背着十三响的快枪。中间一辆大车,是洋氏的,西洋大玻璃车厢,镀金铜如意把手,前头两匹大白马,坐着个顶精神的车夫。玻璃门开着,一看孙公子迎出来,车厢里猛然跳出几人,前头那个冲着孙公子就扑了上来。


  “孙哥!你。。。。。。还好。。。。。吧!”为首的青年公子抱着孙公子又惊又喜,热泪盈眶。

  原来是黄汉恒公子。

  孙公子见黄汉恒真情流露、凝噎流泪,也动了手足之情,俩人抱了好久,大有劫后余生之感,周围的三虎也感慨良深。

  俩人正简单说着说,车厢里又走出一人,精气神儿十足的大嗓门嚷嚷:“我说孙公子!你就这么在大街上待客哦!安安全全回来了,不说请爷们喝杯茶叙叙?哈哈哈哈,在大街上哭天抹泪的,像什么样子嘛!”

  “善王爷?!”三虎盯着眼前高大身躯,一声宝蓝贡缎,腰系黄带,手里呼啦呼啦转着俩大核桃的善王爷,目瞪口呆。

  “哈哈哈,还是小虎子眼尖!怎么着,就这么几天,不认识王爷我了??咱俩还比过跤呢!这回你孙哥哥救回来了,就不理会王爷了?”

  孙公子见善王爷亲来,赶忙安抚了黄汉恒,抹抹泪拱手陪笑道:“不知王爷大驾亲临,小人失礼了。只是身在客中,这里也是朋友的买卖,王爷不嫌弃,请进来喝茶吧。”


  善王多精明,笑着点点头,眼光一扫,看出这买卖铺户不简单,站在门口的几人也是高大壮汉、目不斜视、不亢不卑,心中已然明白——这里是江湖人自己的地盘。


  善王毕竟是天潢贵胄,又在御前多年,什么大场面没见过,哈哈一笑,吩咐下人侍卫:“走了一路,也累了,你们去街上的饭馆里吃一顿,吃完过来候着!”

  “嗻!”众人去了斜对过的饭馆吃饭。善王这才大摇大摆晃着膀子跟随孙公子进了货栈。

  在后院客厅里落座,青帮掌柜的和大把头可没见过这么大的人物,也不想跟他打连连,送上茶点,告罪一声就退下了。黄汉恒直拉着孙玉宸的手傻乐,嘴里说个不停,老是亲热不够。


  喝了半杯茶,嫌弃茶叶不好的善王又让三虎去车上拿自己带来的茶叶,闹得三虎不情不愿的出去了,善王爷这才说:“小黄啊!你孙哥哥这回救回来了,他那个小跟班儿也快好了,以后相处的日子还长着呢,我说孙公子,这回为了你,不光是你江湖上的朋友,连王爷我也是大振王威!你小子,还真有福气哈哈哈哈。”

  孙玉宸拱手陪笑:“小人只带了孙安一人,孑然一身北来投亲靠友,不想有这么些奇遇,多亏了王爷喝众位江湖朋友兄弟们,不然我可回不去了!这回我的事惊动了王爷的大驾,无以为报,真不知。。。。。。”

  “哈哈哈哈,你小子,别跟我说什么场面儿上的客套话喽!谢不谢的,王爷我不在乎,只是,既然王爷我救了你,说起来于你有救命之恩,可你怎么连实在身世都不跟我说呢?遮遮掩掩,所为何事?”说完,善王变了肃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