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你可以不信,但不能不敬——三爷给你聊聊真实的古玩圈


作者:齐州三爷  分类:鬼话

  孙玉宸、黄汉恒和拿着茶叶进来沏茶的三虎不约而同对视一眼,三人心里都咯噔一声,尤其是孙玉宸脸上突变,思索着问“王爷何出此言?小人不过是江南一书生,来京都。。。。。。”

  善王冷笑道:“你小子啊,还跟王爷我玩什么弯弯绕!看看吓得你们哥仨??别害怕!王爷我难道是傻子啊?管了民政部和警察总署这么久,朝廷六部的堂官都是我的奴才,你说说,你七八年前,是不是来京城应过试??是不是参与过当年康梁等人的维新变法??是不是被当年刑部尚书、军机大臣铁英这小子发下海捕文书?自己跑到亲戚家躲了起来,这些日子不知怎么想的,又回京都来,还诓我说是江南书生?你家祖上,不是前明陪葬明太祖孝陵的世袭北平侯,嘉靖、万历年间又出了阁老大学士,在江南常州府赫赫有名的孙家?!”

  三虎、黄汉恒都听孙安这个大嘴巴隐隐约约说过几句孙公子的来历,可哪想到有善王爷说的这么清晰明确?可善王爷又没长千里眼、顺风耳,孙家的隐秘又从哪里来得来?俩人瞠目结舌。

  孙玉宸闻言,顿时感到五雷轰顶!脑袋轰然懵了!善王爷一席话击中了他内心最深处的隐患——先不说老佛爷对康梁的维新变法深恶痛绝到极点,就是本朝自顺治爷开国以来,对前明的亲王皇族和皇亲国戚那可是防反贼一样诛杀殆尽,下手绝不含糊!例如清初康熙、雍正、乾隆年间对民间传闻的什么“朱三太子”一窝一窝的屠戮殆尽!这三位爷,嘴上说的好听,说什么要善待明朝皇族、贵胄后裔啦,可一旦哪里有一星半点的风吹草动冒出来,祖孙三位皇帝绝然是宁可错杀一万,绝不放过一个。死于屠刀之下的前明皇族贵胄后裔,成千上万,还连带着不少莫名其妙的无知百姓。


  今儿一听善王道出他家的实底儿,孙玉宸心中大骇,忍不住心里苦叫一声“我命休矣!”

  一时间,屋里死寂。


  善王看面前仨年轻人悚然惊骇的样子,得意洋洋放下手里玩的俩大核桃,从荷包里掏出
  玛瑙鼻烟壶,象牙小勺子挖了点放在大拇指甲盖上,凑近鼻孔使劲一嗅,摇头晃脑品味
  着滋味儿,“阿嚏!”一个响亮的喷嚏打出来,别提多爽快喽。

  孙玉宸刚要说话,善王放下玛瑙鼻烟壶,拍拍手哈哈大笑起来:“哈哈哈,你们啊!
  叫王爷我吓着了吧?孙公子啊,你说说,咱们爷们认识了这么久,你身上的事儿瞒着我
  干啥?大清国这都多少年了?早就汉满一家人了嘛!圣祖康熙爷六下江南,在孝陵外头
  还给明太祖朱元璋树了块‘治隆唐宋’的巨碑,世宗雍正爷不是找了明皇室后裔,封了
  一等延恩侯世袭罔替??你啊,对咱们太多心了。再者说,戊戌变法那年的事儿,确实
  康梁做的过分,可钟爱当今皇上、维护我大清的本意是好的,这些王爷我心里有数!你
  别小气唧唧的放在心里不自在喽。今儿来看你,一是关心你的安危,二是,有好事哦!”


  “好事??”孙玉宸立即想到无尘子老道临走前说的话,心中一动,又听善王不在意
  他的身份,算是放了心。可看着善王容光焕发大为高兴的样子,确实匪夷所思。


  “哎,对喽,还不是一件好事!”善王说着冲黄汉恒挤挤眼。黄汉恒有些羞涩,脸上一红:“孙哥,我、我快成亲了。”

  “哦!”孙玉宸立即明白过来,黄汉恒来京城,不就是要相亲成亲的嘛!拉着三虎赶紧给他道喜。

  三虎大笑:“黄公子,定的哪天啊?我说呢,咱孙哥过了危难,正赶上你这亲事!”

  几人笑成一团。

  善王笑道:“孙公子脱了大难,算是一件好事,小黄公子这好事,算是一件喜事,还
  有呢!福王爷俩吃了大憋,也算一件喜事,另外嘛,就是孙公子你自己的喽,来,听我
  慢慢说!”

  善王抓起俩大核桃哗啦啦转悠着,打开了话匣子。


  那日为救孙玉宸,善王爷也是费尽心力,一面防着惊动慈禧老佛爷,一面防着福王亲
  自出马,出什么幺蛾子,一面又得调动了自己掌管的“消防队”的兵力,派出警察总署
  的得力干将,亲力亲为,要救孙玉宸。他到不是怕死一两个“江南书生”,才大动干
  戈,关键是孙玉宸给那位神秘的“上头”看过病,带的这尊大明泥金狮犼观音像,又是
  尊宝物,万一泄露了治病的消息,又让福王真的把东西抢走了,在老佛爷那里讨了好,
  再密奏一本,自己这个铁帽子王,帽子是“铁”的,辈辈儿传承,可自己这颗脑袋,却
  是肉的。闹不好,老佛爷一发怒,牵连到皇上那里,可就崴泥喽。

  因此,善王爷带了王府侍卫、背着洋枪的“消防队”,亲自在民政部大堂上坐镇,又
  知会了九门提督步军统领的乌公爷,派了番役四处打探消息,跟住在黄家的江湖人暗中
  通消息。本以为是场大场面儿,不想当晚侍卫、警察、番役来报:在黄家捣乱的人,抓
  住了!

  善王虽然没在现场,不知道到底是谁拿住的贼人,可他心里有数——必然有高人相
  助,听警察总署的小子们说的天花乱坠,也就罢了,立即以“扰乱京畿、打劫良民”为
  由,下令把赛霸王一干人犯个个先打四十大板出口气,押进大牢。

  到了后半夜,“消防队”的管带又来报喜:八王坟一切顺利!带抓回来一大串地痞流
  氓。可把善王高兴坏了。

  善王仔细查了查,其中果然是福王二管家招募的匪徒,他心中有数:这案子,绝不能
  公开把福王和振大爷掀出来,得按照“民匪”处置,暗中给福王爷俩上眼药!

  万一不小心把福王爷俩掀出来,震动太大,甭说别人,就是太后老佛爷第一个不干!
  还得外带着把孙公子治病、狮犼观音像的事儿抖搂出来,谁也不落好。

  因此喜爱听戏、串戏的善王爷,异常兴奋的拉上九门提督乌公爷,仿照包公包龙图,
  连夜在九门提督大堂上来了出“夜审”,先把赛霸王一干人犯拿了来,大刑伺候,录了
  口供画了押,又把从八王坟抓来的地痞流氓重重处置,黑漆大板子满堂飞舞、上下翻
  飞,打得这帮坏小子屁股上、背上血肉横飞!连乌公爷也吓出一身冷汗,不知道这些嘎
  杂子毛贼怎么惹得善王爷不痛快喽。

  用完了大板子,善王还不足意,又让衙役们搬出来夹棍、铁叉、铁棒,一块乌木的惊
  堂木被他拍的哐哐震耳、签筒里的令牌撒了一地,两边站堂的衙役们,提前得了善王的
  赏钱,都卯足了劲儿的扯着嗓子喊堂威,算是陪着善王过了一把包公包大人审案的“瘾
  头”!

  过了半宿,善王下令把犯人收监,写了判词:赛霸王和几个身带命案的,移送法部预
  备处死;其余应该流放的,也移送法部下文流放三千里,都发配到黑龙江吃雪喝风去;
  剩下罪行不大的,戴枷示众三个月,监禁一年。

  闹腾了半宿,又听侍卫们密报说孙公子被江湖豪杰们救了,可能去了通州修养。善王
  一颗悬着的心落了地,又过足了审案的瘾头,高兴的听了半夜留声机里的“探阴山”。
  第二天就叫来法部尚书,说了情况。法部尚书当然唯唯听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