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你可以不信,但不能不敬——三爷给你聊聊真实的古玩圈


作者:齐州三爷  分类:鬼话


  好家伙!善王这一抓、一审、一判,闹得四九城都轰动了,老百姓自然是欢欣鼓舞,连
  那些大大小小为非作歹的富豪、官员们,也收敛了不少。等他一进宫,大内的侍卫、御
  前行走、太监都窃窃私语,偷着朝他伸大拇哥呢!

  等回明了光绪皇帝,光绪爷自然倍加欣慰,西苑仪鸾殿里的老佛爷听说这事儿,也问
  了问案情,大大夸了他一回,传下懿旨:令法部重办匪徒。

  不过,聪明的善王并没有说出福王二管家的事儿,只说“京畿之内,治安最为重要,
  帝辇之下,绝不许匪人横行,首犯在逃,奴才不敢领功,只是这些年本来就是福王主持
  朝廷中枢大政,虽然此事看起来小,可对京畿民心十分要紧,在朝的大臣们难辞其咎、
  不能置身事外云云。”

  不明所以的老佛爷听了,心里自然不痛快,明摆着,福亲王掌管中枢这么多年,还有
  个振大爷在身边,怎么连京畿出了这么大的匪案都懵懵懂懂糊里糊涂呢!要他们爷们是
  干什么吃的?就会蹲在家里卖官鬻爵?!又传下话:传旨对福王严加申饬!

  老佛爷知道李莲英跟亲王贵胄平日联络的好,故意派了新近提拔的寿膳房掌案张太监,去福王府传旨申饬。

  大多数清宫太监,最是势利眼儿、鸡贼精,蔫、损、阴、毒、坏,张太监是新近发起
  来的寿膳房大掌案,顶看不惯老迈年高成天和稀泥的李总管和傻头傻脑、好勇斗狠的崔
  副总管,这次让老佛爷点了名,自然要不辱圣命,上赶着表现一番“忠心”喽!

  清廷制度,凡是有圣命派太监去皇亲国戚、文武百官家“申饬”,本来就是把皇帝、
  皇太后斥责的话背诵一遍,文质彬彬、言辞严厉些,背完了回宫交旨罢了。可太监们多
  鸡贼,知道这是个发财的好机会,因此从道光年间开始,太监领命申饬大臣,都开始骂
  娘,不仅骂娘,还把宫里太监打架骂人的话,加上市面儿上老百姓骂人的脏话一股脑的
  掺了进去!既然是奉旨申饬,王公大臣自然不敢还嘴,更不敢给皇帝告状,太监再小,
  代表皇上嘛!听完了一大堆骂人的脏话,被骂的还得恭恭敬敬三跪九叩的领旨谢恩,由
  打这儿开始,奉旨申饬,就成了太监们一项赚钱的好生意!派谁去训斥,大臣们只要送
  上个不菲的“红包”,训斥起来,自然是和风细雨、温暖如春、言辞雅致,谁要是舍不
  得花钱或者得罪了传旨训斥的太监,那可就惨喽!

  福亲王爷俩虽然诡计多端,毕竟人有失足马有失蹄,想不到善王动手这么快,老佛爷
  又这么狠!等开了王府中门,摆好了香案,请进来张太监,听说传旨训斥,振大爷赶紧
  预备了500两白花花银子递过去,谁知张太监冷冷一笑,根本不理。

  等一头冷汗的福王爷领着全家跪在红锦垫子上三呼万岁,面南背北站在院子里的张太
  监张嘴了:老佛爷有旨意!福王,尔近来昏聩!京畿之下,匪人猖獗,尔身为天室支
  脉、位居首辅,何以懵懂。。。。。。

  以为听完了老佛爷的懿旨,福王刚要谢恩,张太监紧接着撇撇嘴喊道:“福亲王!你
  们爷俩知罪不知??你们爷俩算什么东西?!一个亲王、一个贝子,京城出了这么档子
  事儿,不仅无知,还不奏闻天听?拿着朝廷的俸禄不干人事儿!读的书、吃的饭都上哪
  儿去啦。。。。。。”打这儿,张太监一通臭骂,什么脏话都带出来了,骂的福亲王爷
  俩狗血淋头、一脸惨白、冷汗直流。


  等骂完了,满脸扭曲的福亲王颤巍巍领着儿子叩头谢恩,张太监一脸坏笑,过来打千
  儿请了安,立马儿回宫了。

  张太监一走,从没受过这鸟气的福亲王又气又怕,顿足捶胸、嚎啕大哭。振大爷气的
  暴跳如雷、怒骂连连,福王一家子也陪着生气。

  善王这一招着实狠,不知不觉给福王脸上抹了一把臭狗屎,人证物证俱在,身为领班
  军机大臣、总理外务部大臣、练兵处总理大臣、主持中枢的福王爷满身是嘴也说不清
  楚,只能兜着喽。

  这下,赔了奴才又折兵的福亲王和振大爷,着实吃了个大憋,还说不出什么。等花钱
  从李总管那里打听出真相来,福王爷狠狠抽了儿子十几个大耳光,打得振大爷晕头转
  向,跪在院子里一天没吃饭,爷俩又见二管家不知所踪,不知道善王葫芦里卖的什么
  药,也不敢再出坏水。



  屋里的众人听善王爷绘声绘色的说评书一般讲了,笑的声震屋宇,三虎咧着嘴哈哈大
  笑,孙玉宸拉着黄汉恒的手捂着嘴,俩人笑的东倒西歪,说笑了一会儿,孙玉宸皱眉
  道:“可惜孙安没来,要是他来了,更得说几个笑话。”

  黄汉恒忙说:“孙哥放心,孙安在我家养伤,快大安了,吃的胖了好几斤呢!过些日
  子,咱们一起回去瞧他。”

  “咳咳!”善王憋着坏笑咳嗽几声:“我说你们几个听王爷说话还带打岔的?这事儿还
  没说完呢!后头出的事儿,更是奇闻哦!”



  “奇闻?!”三人不约而同盯着得意洋洋的善王爷,都纳闷,还有啥奇闻?

  善王撇着嘴手里俩大核桃唰唰转着,大马金刀喝了口茶,又故意慢悠悠嗅了鼻烟,才忍
  不住咧嘴笑道:“不是王爷我幸灾乐祸,这事儿你们可都不晓得,连我,也是听来的,
  四九城都嚷嚷动喽!”


  那几天,福王尽自吃了个大憋,气的在家摔盆子砸碗,振大爷也让老爹狠狠收拾一
  顿,眼见事不好,赶忙一溜烟躲了。可朝廷上的事儿还是那样,福王毕竟还是老佛爷跟
  前儿最得力的奴才,外头官员们不晓得宫廷隐秘,福王府依旧门庭若市。

  振大爷呢,本来在京城里就置办了十几个“金屋”,失魂落魄地他,只有跑到各个外
  宅找乐子,也远远躲开老爹,眼不见心不烦嘛。

  福王琢磨着,这口气能忍,不过,老佛爷那头说的观音像,也不能不跑在前头嘛。老
  话说:主子想到的、吩咐到的,下人做好了,这是忠心奴才。算不得什么,只有主子没
  想到、没吩咐的,下人们替主子想到、办妥帖了,这才是一等一的好奴才!

  福王自然是好奴才,眼见事不成,赶忙接了大总管李连英到家里,送了一份重重的厚
  礼,又是拜托又是感谢,请他在老佛爷跟前儿转圜些个,年纪老迈的李总管,不为已
  甚,还透了些消息,福王让府里能写会画的西席师爷,把李总管描绘的老佛爷梦里狮犼
  观音的形象画了个精细,再让内务府大臣那大人,找来几位内务府如意馆的画师,修修
  补补,完成了画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