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你可以不信,但不能不敬——三爷给你聊聊真实的古玩圈


作者:齐州三爷  分类:鬼话

  桌上的铜镀金转珐琅西洋自鸣钟,叮叮当当打了12下。夜色深沉。

  刚脱了一件小衣,姨太太猛然听见大玻璃窗户外头,一声凄厉的猫叫,顿时一惊。这
  个日子口,野猫发春了?不该啊!正疑惑着叫丫头呢,外头丫头小声禀报:“几个猫打
  架呢。”,姨太太听了这才无话,脱衣入被,搂着振大爷睡了。

  院子里陷入一片死寂,只有正厅屋檐上挂着的几个玻璃灯和屋里紫檀角桌上的一盏楠
  木四方亭式玻璃面坐灯,散发着些许光亮。

  迷迷糊糊正做着好梦,姨太太觉得屋里有人,想睁眼,眼皮却有万斤重,悉悉索索一
  阵细微的声响过后,又安静了。

  自鸣钟当当当打了两下,振大爷酒过口渴,满床的扑腾:“来人、来人呐,水!
  水!”,被吵醒的姨太太打着呵欠,捶捶脑袋,噘嘴尖声叫到:“你们都睡死啦?!没
  听见大爷要水?赶紧把五更鸡上的冰糖银耳端一碗来,再端碗温水!这帮饿不死的奴才。”

  作更的小丫头赶紧捧了银耳汤、温水,掀帘子进来,这当儿,姨太太起来拿洋火点燃
  了银烛台上的几根红蜡烛。

  头重脚轻的振大爷搓了搓火热的胸口,被姨太太和小丫头扶起来,醉眼朦胧的在姨太
  太胸口揉搓了好几把,淫笑着香了个嘴,摇头晃脑的喝了水,又喝了半碗银耳汤,小丫
  头是常见他这副德性的,低眉顺眼没敢说话,姨太太红着脸拿过白铜唾盂让他漱了口,
  忽然闻见一股淡淡的腥气。

  “今儿没叫鱼啊,哪来的腥味??小蹄子,你们是不是偷吃什么了?!”姨太太放下唾玉,冷笑道。

  “嗐,大晚上你叫唤什么?爱吃就让她们。。。。。。。”振大爷刚要睡下,借着烛
  光往西墙根儿的紫檀条桌上一撇,顿时睁大了眼。

  “大爷?大爷?你怎么了??”姨太太烦躁的挥手让小丫头退下。

  “那、那是什么??”振大爷指着桌上的东西问。姨太太穿了绣鞋懒洋洋过去一看。

  “啊!!!”卧室里传出一阵凄厉的哭嚎,姨太太当场昏死过去喽。院里一众仆人顿时惊起,穿衣提鞋一窝蜂冲进来救人。

  等振大爷看清了,也是嗷唠大叫一声,吓得魂飞天外!全身打摆子抖成一团,脸色惨
  白指着桌上的物件冲着仆人们喊救命,众人再瞧:我的天爷!桌上一块打开的蓝布上,
  竟然摆着一双血淋淋的人手!

  仆人们早炸了营!有胆小的吓得尿了裤子、有的抱头鼠窜、有的瘫在地下哭嚎不已、
  有的跪在地下念佛不止、有的大喊着抓贼跑来跑去,屋里人热锅蚂蚁上一般乱成一片,
  有几个平日里随着振大爷的亲随还算老成,冲上来也顾不得礼法,抱起掉在床下的姨太
  太扔到床上,托着振大爷的身子,掐人中的掐人中、捶背的捶背、打嘴巴子的打嘴巴
  子,把个振大爷搓弄的如同小儿一般。

  这乱乎劲儿,就甭提了。振大爷虽说还在青年,多年的酒色早把身子掏空喽,这当
  儿,两眼上翻,脸色死青,嘴里妈呀爹呀的乱叫喊,四肢扎煞着乱舞,魔怔了一样。众
  人揉搓了半晌,还是没用,有人大喊着去叫大夫,可这早晚,上哪儿去找?

  有个机灵俊俏的小仆人,也是振大爷平日用来泻火的“内宠小兔”,最得振大爷的宠
  爱,做事面面俱到、称心如意,见振大爷生死不明,异常心疼,嘬着牙花子想了会儿,
  一拍大腿,跑到西墙脚的柜子里,掏摸了一会儿,取出个珐琅小盒子,掀开镀金铜页,
  里头白花花一堆细白的粉末,叫喊着让人递过来一根香烟,顿了顿,烟卷前头空出一
  块,小仆人把粉末放进去,摁了摁,打火点烟,冲着振大爷的脸就开始喷。

  众人围着瞪大了眼珠子看,喷了半根烟,小仆人都有些站立不住头晕目眩了,只听振大
  爷嗓子眼里咕噜噜一阵痰响,脸色由青变红,哇的声吐出口又黑又臭的浓痰,长吸了几
  口气,一把拉住小仆人,抢过烟卷嘬了几大口,烟雾缭绕中,振大爷打摆子似得出了身热汗,已然是神智清醒!


  众人刚松了口气,振大爷抹了抹脸上的虚汗,顾不得众仆人在场,喘息了几下拉过小
  仆人先香了一口,摇摇头接过递过来的热毛巾擦擦脸,喝了半口水,瞪大了眼见鬼似得
  盯着桌上的人手,半晌看看自己的几个亲随和小仆人,冲其他人挥挥手:“都滚出
  去!!今儿的事谁要是敢漏出去半个字,爷揭了他的皮!”

  仆人们诺诺连声赶紧散了,姨太太躺在床上还算有气,振大爷让人把她抬到东套间休
  息,灌碗姜汤再说。

  自己起身围着人手转了几圈,人手看起来很新鲜,是从小臂上齐根斩断的,看起来砍
  手的人力道拿捏的正好,又狠又辣。

  “啊!大爷!这、这是福二爷的手!”小仆人惊叫一声,已是面无人色!

  “你怎么看出来的?!”振大爷猛地一转身,盯着小仆人。

  “您瞧他无名指上的紫宝石戒指??这、这是前年您赏给他的,说是暹罗国进贡的东
  西,您嫌水头不好,赏了小的一只,给了福二爷一只。”

  振大爷拿了根白银的香铲,拨拉着人手,灯火明亮,果然,人手上有一只紫宝石戒指!



  

  老年间的香铲,用来清理香炉里的灰渍,一般有一尺多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