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你可以不信,但不能不敬——三爷给你聊聊真实的古玩圈


作者:齐州三爷  分类:鬼话


  福王醒了,喝了药,除了心疼,哪里都不疼。白白丢了金银财宝,还不敢往外说。振大
  爷跳着脚骂了半天,要去找法部和九门提督、警察总署的人抓贼,让福王给拦住了。衰
  老不堪的福王只把信儿偷偷透给了九门提督乌公爷,其他人一个不找。

  明摆着,那么大一笔钱财,找的回来找不回来还两说着,万一嚷嚷的满世界都知道了,
  自己这个大赃官的名声,岂不是要坐实了!!传到老佛爷耳朵里,又透着自己窝囊贪
  财,那还了得??


  因此,尽自此事闹得满城风雨,街谈巷议纷纷,福王只能打碎了钢牙往肚子里咽,没
  事人儿一样,只请了十天假,在家休息,早成惊弓之鸟的福王严厉吩咐下人们,一定小
  心谨慎,千万别再招摇过市、欺男霸女,自己也关闭府门,不见外客,一心念佛诵经,
  为老佛爷祈福。振大爷也成了斗败的公鸡,蔫头耷拉脑去了自己的“金屋”,说是要
  “斋戒”,不在市面上走动了。


  这爷俩一偃旗息鼓,朝廷里仿佛空了一大半,那些成日介围着福王嗡嗡嘤嘤苍蝇一般
  的马屁官儿,也顿时不见踪影,以为出了什么大事,都上赶着跑到镇大爷、乌公爷、寿
  王爷、善王爷这里重投新主儿。市面上也安宁如常喽。


  善王爷说的口干舌燥,从袖子里掏出把川金折扇,忽闪忽闪哈哈大笑:“这回,这爷
  俩算是栽了大跟头!我听见说,老佛爷知道了这事儿,气的把膳桌子差点掀了。军机上
  几位中堂,正嚷嚷着参他呢。万岁爷听了,也比平日里多吃了一碗饭。嗨!也不知道是
  哪位江湖豪杰的大手笔,想必也是诸位的朋友吧?!要说,我还真想见见!”

  孙公子听善王意味深长的结尾,心中明了,这位王爷,还在为皇帝招揽江湖豪杰呢!
  无尘子道长的功夫着实了得!可绝不能说出真相。


  “王爷,据我所知,确实不是咱们这头青帮的豪杰,不然天子脚下、帝辇之中,谁敢
  如此造次,说不定是哪位名山大河中的高人临世,也未可知呢。”

  善王笑吟吟看了看孙玉宸,已然会意,轻叹一声:“哎,孙公子哪里知道这些,既然
  高人不愿现身,本王也不勉强喽。古人云,侠之大者、为国为民,现而今这些练武的人
  当中,都是些莽汉武夫,要不然,就是些街面上打把势卖艺的江湖骗子,哪有什么大侠
  啊!孙公子、小虎子兄弟有缘,可代本王向江湖上的豪杰们致意吧。另外呢,今儿我
  来,是要接你回京。还有件小事请孙公子帮一帮忙。”


  “回京??帮忙??”孙玉宸此刻最头疼的就是帮什么忙,万一又是看病什么的,他可受够了。


  一边的黄汉恒笑道:“孙哥,是这么回事。我大哥说了,孙公子万安了,在外多有不
  便,请您回京,还是住在我家,我不是要定亲、成亲了吗?少个傧相,又得年轻、又得
  家世好,还得没成过亲的最好,王爷说,您就最合适,此事您不要推辞嘛。还有三虎兄
  弟,一起回京,此次孙哥遇难,都是我的下人不好,让您大惊一场,不得补偿补
  偿??”


  三虎听了要回京,皱眉不语,孙玉宸想了想,觉得无尘子道长走时说的话,还有后
  缘,又觉得黄汉恒毕竟是结拜兄弟,仆人说漏嘴,闹出一场大难,想弥补当然在情理之
  中,人家成亲,请自己去帮忙,无可厚非,只是善王这里。。。。。。

  黄汉恒知道孙玉宸踌躇,拉着他的手诚挚的说:“眼见孙哥受了难,又是因为小弟,
  我心里着实不安,孙哥不去,就是不认我这个弟弟了。这里虽好,也不如自己家嘛,城
  里新设了电报局,孙哥担心老伯母和家事,正好可以打个电报给常州府,又快又稳当,
  朝廷现在来往的公文都用这个了,再说,王爷不过是请孙哥将家藏的观音像给他看一
  看,他画个模样,好照着做一尊,进贡给老佛爷,正好也让此事赶紧平息,不知孙哥意
  下如何??”


  说完看看三虎,三虎冷着脸:“我听三哥的。”

  孙玉宸听说能发电报,也动了心,便答应了。善王大喜,赶紧叫下人帮着收拾东西,
  青帮大把头闻言,把三虎叫到一边,细细嘱咐了一定要联络好,也不强留,给孙公子大
  包小包的带了些柜上的各类干鲜果子、绸缎点心。几个大汉抬着黄家的金银、三虎抱着
  狮犼观音,往外就走。


  这当儿,青帮大把头想起什么似得,叫过来三虎、黄公子和孙公子,悄声说:“诸
  位,还有件小事,黄家那个小仆人还在我这里,另外呵呵呵呵。”

  大把头一招手,一辆小小的驴车过来,青白花粗布的门帘一开,出来个二八佳人。众
  人面面相觑,那小妞满眼感激之色,冲着众人跪了下去!


  原来,这就是当日让振大爷套了话的青楼妓女,莺哥儿!后被福二爷关在城外一处隐
  秘的处所,黄家仆人被救后,昏迷中还念念不忘表妹的安危,也算对苦命鸳鸯,大把头
  的徒弟们在扫荡三霸天的居所,偶然发现了线索,才到城外救了这位姑娘,带了回来。


  黄家的小仆人,伤势也好了七七八八,知道自己罪孽深重,不敢正面见主人,只吊着胳膊跪在门外,嗵嗵叩头!

  黄汉恒一见俩人,顿时怒从心头起,刚要迈步大骂,让孙玉宸拦住了,孙公子摇摇
  头,轻叹一声,扶起了俩人:“你们起来吧!大家都是天涯沦落人,相逢就是缘分,你
  们的事,我也知道了,冤有头债有主,不能算在你们身上。你说是吧,老弟??”

  孙公子用一种明面上询问,实则暗示肯定的口气,冲黄汉恒使了个眼色,黄汉恒翻翻
  白眼,气鼓鼓的骂道:“你俩啊!有功的臣子,赶紧起来吧,辛苦了大把头一趟,又让
  我孙哥求情,真真是一对活冤家!”

  俩人千恩万谢拜了又拜,孙玉宸日久漂泊在外,看不得这个,小声跟黄公子说了什
  么,黄公子点点头,微笑道:“大哥真是海量宽厚仁义!既然大哥有成人之美的意思,
  小弟怎敢不附骥尾??你俩过来!”

  小夫妇俩不知所以然,疑惑着走到众人跟前儿,黄公子摆摆手,让人从自家凑得银票
  箱子里,取出一张票子,递给傻呆呆的俩人:“你俩记着,这是500两银子,满够你俩
  回咱们山东老家了。想回我家老宅,就说我说的,让你们回去接着干。想远走高飞,小
  夫妇过日子,就拿这个当盘缠吧!”

  俩人不敢接银票,还是三虎看不过去有钱人假模假式的“慈悲”,夺过银票塞进二人手里。

  俩人跪在地下失声大哭,又念叨着感恩的话头,孙公子感慨万千,心里五味杂陈,转过
  脸问大把头:“把头大哥,这俩人年纪轻轻,回山东这么远的道儿,我怕出啥事,烦请
  您给安排一下。。。。。。”


  “哈哈哈哈,孙公子言重了,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这次,我不敢居功,您宽恕另
  外他俩,黄公子又赠银成全,咱们是仨好合成一个好!都好!您放心吧,这事儿交给我
  了。绝对让他俩安安稳稳全须全尾回到山东。”

  这番成人之美,确实拉近了几人的关系,且青帮大把头这一手,不仅给了孙公子十足
  的面子;还为黄汉恒遮了丑,扬了善名,拉近了情分;还外带着给执法长老无尘子一个
  好印象!真真是办的滴水不漏、八面玲珑。

  哎,毕竟是自己多年的仆人惹出来的事儿,面子上还下不来,知道大把头有心成全自己面子
  ,黄汉恒不禁对其大起好感,掏出张名帖双手奉上,以后有合适的生意,定来商议。
  这就是大家子生意人和江湖人的不同喽。

  远望着俩人一步三回头的跟着大把头的徒弟走了,那辆小车的车轱辘碾压在石板路
  上,咯吱咯吱的,孙公子拉着黄公子品咂着做了善事的滋味,真舒坦。


  “嗨!我说你们几位,走吧!人家都走远了,今儿城里还有小杨老板的安天会呢!快
  着啵!”善王爷从车厢里伸出脑袋叫道。一众侍卫、仆人在街边饭馆里吃饱了饭,精神
  奕奕,在四周伺候。

  三虎看着装好了马车,送两位公子上车,自己骑上匹枣皮红的马匹,跟青帮大把头拱手
  抱拳。

  一行人离了通州,直奔京城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