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你可以不信,但不能不敬——三爷给你聊聊真实的古玩圈


作者:齐州三爷  分类:鬼话


  路上善王嘴里不停,俩大核桃都快转碎了:“你俩啊,真是书生意气,古人说慈不掌兵
  义不掌财!孙公子受了难,不全是那小子的罪过?要是王爷我,先打他80大棍子,
  赶出去罢了,像杨老板扮的那位楚霸王项羽,千古英豪!要不是心慈手软,鸿门宴上放
  跑了刘邦这小子。。。。。。”


  孙、黄二位公子哭笑不得,听着善王瞎扯。


  回了黄家,孙安在大门外跟孙公子抱头痛哭,又是一番泪水喜悦。善王亲自护从几人
  到了家,也是功德一件。喜气洋洋的黄汉昌,赶紧叫家人预备八珍席面,感谢王爷,为
  孙公子压惊洗尘。

  孙玉宸又在黄家落了脚。转过天,先去东单二条胡同的京都电报局,给常州府老家打
  了个长长的电报。

  清末年间,盛大人继承了李中堂北洋的大部分产业,跟袁大军机不怎么对付,俩人满
  拧,于是乎,盛大人内中联络了李总管,外头又投到度支部尚书、镇国公载大爷门下,
  把北洋传下来的产业,包圆了一大堆,袁大军机呢,又没有李中堂那么大的势派,只能
  睁只眼闭只眼。

  京城电报局,就是盛大人奏请了老佛爷,设立的“新政机构”,用的都是洋字码儿,
  一个电报打出去,贵极了,顶上去东兴楼吃一顿喽。

  孙公子这一封电报,足足花了近8两白花花银子,电报打出去,蓝衣小帽的电报员透过
  大眼镜子说:“公子,您这电报打完了,估摸着这几天有信儿,如有回复,贵宅上
  是??”


  黄汉恒拿过宣纸簿子,写了地址,俩人才坐车回家。善王又来了,还带了位老画师,
  原先是大内如意馆的师傅,已然告老在家了,让善王请回来画观音像。

  老师傅见了观音像,照猫画虎认认真真画了两天,善王性子急,一会儿跑来看看,一
  会儿又拉着两位公子去广和楼听戏,一会儿又要去正阳楼吃烤肉,聒噪地厉害。总算三
  天画完了像,善王忙活铸造菩萨像。

  无所事事的孙公子,只好跟着黄公子到处游览,黄家为了黄汉恒的喜事,定完亲,就
  开始预备成亲,忙乱纷纷,孙、黄二位却是每日里东游西逛,小日子过得舒坦。

  秋去冬来,黄公子成亲的日子到喽。

  黄家说的这位亲家,乃是山东胶州人,巧的是也姓鲁,在京的大商家之一,他们家专做
  山东土特产,什么山东大枣、枸杞,博山的瓷器、鲁南的绣品、东阿的阿胶、章丘明水
  的大米等等,尤其是一味乐陵的金丝小枣,是京都各大饭庄、酒楼、果子店的制作食
  物、菜品的必备之物,驰名远扬,连慈禧太后也爱吃,特意下令,命鲁家在鼓楼西大街
  的土产铺子,挑上好的,每季进奉宫中数百斤,用来做消食解闷的甜点。

  自然喽,鲁家家业不小,比黄家还差些个,因此,鲁家对这门婚事,非常欢喜。黄汉恒
  娶的,就是鲁家的第三位小姐,双名亚敏,小名小苗,虽说不上有沉鱼落雁之容,也是
  天生丽质、温柔敦厚、知书达理。

  老年间婚姻,都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自己做不得半点主,无论定亲、成亲,俩人不能
  见面,直到掀开红盖头那一刻,才知道自己的爱人到底长得啥样,大富大贵人家也是如
  此,富贵人家的傻子,瘸子,娶了小门小户的聪明美丽的少女;贫寒人家的少年,娶了
  蠢笨粗傻的女孩,都在媒婆子一张巧嘴上,遇到些好心的媒婆还罢了,有些黑心烂肺的
  媒婆,专干这些昧着良心赚钱的坏事,不知毁了多少青春小男女的一辈子,一言难尽。
  不过,黄汉恒家算是比较开明的士绅人家,找了不少人相看这位小姐,又把脾气秉性细
  细给黄公子说了,黄汉恒自然乐意。


  黄家专门从天桥,找了那位闻名九城的刘半仙儿,给算好了日子,大肆预备了一番,由
  黄汉昌以大哥的身份做家长,操办起来。


  婚事正格儿按照六礼举行的,临近日子口,不仅黄汉恒打扮的焕然一新,年少英俊,连
  作为大傧相的孙玉宸公子,也是华服美冠,幸好早先善王专门给孙公子送来的绫罗绸缎
  华服衣带多的数不清,连孙安也跟着沾光,换了江绸裤褂,青缎鞋,喜滋滋的跟着忙前
  忙后。


  正日子那天,黄家大宅门锣鼓喧天,前门外大栅栏、廊坊头条、二条和西城不少跟黄
  家有买卖联络的富商、土豪云集,都来贺喜送礼,车马纷纷、人声鼎沸,直闹得整条街
  菜市场一般。内务府和户部几个有头脸的司官,平日没少吃黄家的孝敬银子,此刻也都
  预备了喜联、喜幛子、四色水礼,赶来贺喜,既给了面子,又是场面儿上常常走动的,
  这才是礼尚往来嘛。

  善王虽然跟黄家熟悉,不过大清的典制森严,亲王是金枝玉叶,不能亲临臣子们的婚
  丧嫁娶,来了就是有失体统,本家儿也不知道用什么礼节招待,又赶上善王忙着催督金
  匠们铸造观音像,便送了个硕大的红帖子,送了绸缎、铜镀金掐丝珐琅宝瓶,算是贺
  礼,另外,给孙公子又送了两身量身定做的全套苏绣银丝袍服靴子、马褂、腰带、帽
  子,闹得孙公子摸不着头脑。


  大傧相嘛,得陪着新郎官去女家迎娶,孙公子从来没骑过马,有些头疼,幸好内务府
  来家是相马、玩马的世家,祖辈在雍正、乾隆年间,就是内务府大臣、做到大学士,算
  得上内务府的八大世家之一,跟黄家交好,知道了这事儿,古道热肠,从自家马厩里挑
  了两匹外蒙古台吉送来的好马,黄、孙两位公子一人一匹,派了马夫来伺候。

  黄家大门内皆扎起了一丈多高的彩棚,都是一根根杉杆儿插到底,彩绸红布搭起来
  的,四周出廊子、天花上一块垂着五彩璎珞的玻璃花板,一根钉子没有,却浩大庄重、
  豪华富丽,这就是京城扎棚铺老手艺人的技术。门口扎了座五彩门楼、悬灯挂彩,大红
  绸子高搭门楣,取得是光耀门楣的好意思。

  随着最前头一班盛大的锣鼓唢呐乐声,前头四匹顶马开道,后头是朱红木杆的旗、
  罗、伞、扇紧紧跟随。帽插金花、身穿枣红缎袍、外披狐皮大氅的黄公子由家人领着,
  一路在前,一身绛红江绸袍子、外披天马皮大氅的孙公子由马夫领着,孙安喜气洋洋的
  扶着马鞍子在旁,两人后头还有迎亲的八抬大轿,轿子两边是穿红挂绿的迎丫头数名,
  后头跟着打着婚礼仪仗——金瓜钺斧朝天蹬、头戴雁翎帽、身穿大红褂子的小伙子,这
  些人和家伙执事,都是打东四天合喜轿铺子雇来的,黄家招待的好,先给了份儿赏钱,
  吃了顿下八碗的鸡鸭鱼肉席面,满嘴油光的小伙子更是肚里有酒不慌张,抬得那顶大轿
  忽闪忽闪稳稳当当。跟前头的锣鼓班子有的一比。

  一水儿大红的八抬大轿里,压轿的“全福”小男孩,提着把五彩大茶壶,嘴里嚼着蜜
  糖,眨巴着大眼珠子,不停掀开帘子,打量着外头喧闹的人群。喜轿后头,跟着两乘枣
  红色小轿,里头坐着黄家本家的两位迎亲太太。

  再后头,是本家儿迎亲的亲朋故旧的年轻人,坐车的坐车,骑马的骑马,因黄家老家在
  山东,这些都是京都里大富商们的少爷、公子,年轻人爱热闹,都打扮的光鲜亮丽,一
  起去瞧热闹。